近期網誌簡介

2011年10月25日星期二

政黨追隨者價值之迷



無論閣下是人民力量或社民連支持者,真的無須再研究討論「黎智英一百萬捐贈社民連」這個問題,在愚蠢的事情上不斷作愚笨的討論是愚不可及的。

文件列明哪種寫法「陶君行 / Mr. To Kwan Hang」及「社民連 / LSD」已經好清楚,日期、金額相信無須要高學歷都看得明,對嗎?重要的是,文件寫明陶君行收款,當然可以存往社民連戶口,在程序上總要有個抬頭收款人名字,但陶主席始終交待不到這筆錢去了哪處,除非社民連公開戶口全部日期收支 ( 必須有銀行正式文本,具法律效力,不是隨口噏 ),否則根本無須討論,只能說「啲錢歸左陶君行本人」,講完,就係咁簡單。根據文件記載,筆錢無特別註明「五區公投專用」,所以法律上,亦不可以執著這筆錢必須用於公投。不過,在黨的聲譽及主席個人誠信上,黨的財政一定要非常軍真,不可能不斷講一堆官方推搪說話,一方面又堅決否認收過這筆錢,一陣又用好多技巧字眼講來講去兜幾十個圈,但又講不出重點 ( 或根本無重點 ),話說回來,即使以前黃毓民、陳偉業、陶君行及一些核心人物曾有共識不接受黎的捐款,由於未必屬正規會議表決,也勉強說是有灰色地帶,頂多是陶君行與黃毓民一派的分歧,到現在黃毓民等人早已離開社民連,退一步說,陶君行陣營的追隨者,即使未必普遍認同可受黎的捐獻,但由於要鞏固陣營的凝聚力,所以也會不太計較黨收了黎的錢,不過,當捐款文件外洩後,陶君行否認有收過這筆錢,暫且 ( 竟然 ) 相信陶主席所言,那麼這筆錢應該歸入社民連黨戶口,即是社民連的錢,根據捐款日期 2010年2月,正值五區公投全力啟動時期,候選人極需要錢,但詭異的是,若果從來沒有這文件外洩,到現在還未暴露了原來有這神奇的黎老闆一百萬,既然當時已有這筆錢,為何不能用於五區公投?又即使不想用於公投,又有否用於黨的運作?總之沒有外洩文件,這一百萬是隱了形,而收款人是陶君行。

事情至今,已不是那筆錢的問題,而是黨主席的個人誠信及黨聲譽的沒落,釋除以下兩個迷團就可打破死局,現再複述:

1. 陶主席若堅持沒收過這筆錢,甚至認為從來沒有這筆捐款,即表示文件是假的,而報道這事的傳媒一律負上報道失實之名;又若果黎智英沒否定文件真確性,即表示文件屬實,但陶主席堅持沒這筆捐款,理應立即報警查究,不論文件作假傳媒失實也好、黎智英做假數訛稱捐款也好,只要陶君行履行法律追究,一旦真相大白,「陶君行」誠信自然歸來,「社民連品牌」的聲譽也從此穩固。


2. 相信追隨社民連出來抗爭的朋友,多屬年青人,本著一番為公義的熱血參與政黨作公民抗命、為市民討公義,這是很崇高又極其艱辛的路,可能沒終點,也可能中途吃不消,更會冒犯官非及政府白色恐怖的風險,對年青人來說,這是成本極高昴的賭注,追隨一個黨、認同一些政治人,出於一股信念,但在捐款一事上,陶主席能否維繫個人誠信及黨聲譽?只能望一個完滿解釋,要讓所有人無可挑戰的真憑實證,一百萬不是最大問題,要對得起一眾為黨出生入死的追隨者才是關鍵。


如果文件是假,或證實黎智英做假賬,甚至反證一直以來都被誣衊,陶君行就是一個正直好人。

如果不斷賣口術兜圈左右而言他,這個黨主席只是很低級的街頭老千,用最低智的手法騙最蠢的人來奉獻青春,靠賣人豬仔自肥。

不要忘記,文件上陶君行名字下一句詭異無倫:「same amount as last year 」,不用牛津大字典也看得明吧?

請參閱:

政治劇本的最後併圖

(原裝版) 網上流傳黎智英政治捐款賬目事件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