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網誌簡介

2008年1月1日星期二

2008 新年願望


在聖誕交叉 Blog 活動中,在下寫了對於聖誕許願的文章,也多謝袁彌明小姐把拙作刊登了。


聖誕許了願,各人的願望自有不同,不論你是有錢的;中產的;貧窮的;甚至不同年齡的人,在這個西方的慶節裡,不知你的願望能否達到?如果在聖誕許下的願一口氣說不完,不要緊,現在已踏入二零零八年,很快又到農曆新年。到時市面上充滿喜氣洋洋,百貨公司又會來新一輪的賀年促銷大戰,現在是時候大家點算一下手頭信用卡,到新年時會否超了額,新年銀行休息的,要處理銀行事務便麻煩多了。


在以前,我每年都會在聖誕和新年期間在報館當班,因為新春時節,就算重大新聞事件不多,也得報導大型慶祝活動;聖誕人潮、政要界皮笑肉不笑的聖誕例行演說、大型煙花匯演、元旦再有一連串的慶祝活動。當然,年尾的傳媒重點工作,少不得每年一度的十大新聞、十大政治事件或國際大事回顧。一篇篇的大型稿件,總得要人撰寫。 在下通常會在適當時候,被上司認為是合適人選,皆因每年回顧這類好像很有代表性,但其實要寫得好是很煩人的差事,自然要由一些勇漢去擔當。 寫得太沉長會令讀者厭悶,但過於精簡,又會輸給其他報紙,還要在報館資料室,如母親找失蹤兒子的, 追尋一年內值得社會真正關注的事,甚至一些政要名人的口頭金句也不容放過。有時候,寫了稿子,也要假想一下其他媒體會否已用過寫過,明智點,最好在交稿給採訪主任前,先好由自己審視一番,若果上司不為意,到總編親自黑面,相信對於寫稿的人來說,真是一封另類的 [ 賀年利是 ] ,哭笑不得。到早上,當大家飲茶吃叉燒飽之際,發覺甲報和乙報的十大新聞文筆不謀而合,自己要找個樹洞靜思己過了。


現在我寫這篇新年願望為題,感覺很特別。以前在下真的很想和上司說,可否寫新年願望。當然我從來沒有出口,一份報紙還未至於自己的私人筆記,公司上下要銷紙出糧的,包括在下,總不能想到便做。 我寫到這部份時,我心裡正盤算著,我應該有什麼新年願望? 寫新年願望又是否應該談談讀者的普羅願望,然後祝願一番?


原來,我面前的咖啡喝了大半,腦海裡最終答案是:沒什麼願望!


先生,怎能沒有願望啊! 說的也有點對,但對於願望,在下別有一番看法。如果說新年願望,可否在新的一年股市繼續飛騰;或者什麼年年好過一年、

財源滾滾之類,我不會說這是不清高;因為我以前還不是受薪寫稿,也希望公司年年賺的飽飽,薪水也少不了會有進帳,人怎不會期望口袋多點錢,有錢,人也會多點自信吧。


兩家香港唯一的電力公司決定加價;中共中央說明會對國內豬肉培植,進行大型補貼;但牛肉及各類產自中國的肉食仍會在零八年逐步加價,只是加幅會受控制而已。 著名商界以蔣麗芸為首,進軍天水圍,計劃在該區推行一系列的就業補助,有人說是民見聯為蔣氏在雄霸天水圍選區的種苗行動,好讓她未來成為當區的長勝將軍。不論未來發展如何,對於天水圍的居民來說,我所指的當然是天水圍北的公屋失業和綜緩戶,可能蔣氏確為他們帶來新希望;也可能不幸地,當選了便拍拍屁股,天水圍又再完美體現了當局無比滑稽的 [ 悲情城市 ] 大諷刺。


我們每天在街上都會遇到很多人,幾乎都是陌生人,可能大部份都是你在此刻遇到過,但未必有機會率會再遇上,擦身而過,眼裡也沒留下任何印象。當中有些人可能機緣巧合,會和你成為朋友,也有的不知怎解,會因為特定的命理安排,而成為你的敵人,甚至是你生命中最憎恨的衰神之一。 真想這些眼中釘快快死去,死了多麼爽,心裡陰陰咀的笑了一陣子,又期望下一個眼中釘快快過身。


除了特別原因,令我們對某些人期待他或她快快折墮、急不及待看其搖尾乞憐的苦樣子外,其實很多時候,我們都在黑心裡做人。有什麼人看不順眼的,可能自己和對方根本互不相識,只是認為人家樣衰便是了;想真一點,自己極可能也是其他人的眼中釘。 大家都是對方的眼中釘,在眼中釘的世界中,彼此也好像獲得了快感,不過,也可能大家什麼都得不到。


我寫了部落數個月,從香港男女矛盾問題,即是市面形容的 [ 港男港女 ] ,到現在,原來社會上多了有個新話題: 第幾代人和第幾代人矛盾。第四代人不滿第二代人的保守;第二代人又未必讓第三代人有自由發揮機會;而第四代人認為年過三十的第三代人已是老餅;第二代和第三代人又認為第四代不學無術。


是否回歸後香港整體意識形態和經營匣架轉變得太快? 還是政府當權者,甚至祖國慣常約隱約現的管治手法,令香港人都必須瞎子摸象;恐怕說的太清楚,便沒有了調整餘地,總之大家和諧便是了。 金股匯賺到錢,還說什麼普選,不如選擇一下買那部名貴房車更好吧。


這些隔代矛盾, 真想認真思量一下,雖然外國也會有類同現象,但身處香港這彈丸之地, 竟然也明顯湧現這個異常問題。究竟是我們之前的第二代人種下了第三代的享樂主義; 還是第三代人根本沉醉在自我中心的迷牆,也不去看看社會如何培育第四代人,於是第四代少壯派便得不到應有的發展機會? 還是第四代人過於自我中心,看非我勢代不順眼?


現在的情況是,每個勢代的人,似乎都視彼此為眼中釘。看來作為香港表面上的人民領袖曾蔭權特首,在大力招聘新公務員之同時,請看看社會上的勢代問題。很難想象人海中, 每勢代均視互相為眼中釘,還要求社會美麗和諧,曾特首是受迪士尼的童話感染了,以為像小仙子揮一揮神仙棒便會奇妙飛翔?


不如這樣吧,我們嘗試把認為是眼中釘的人和事,看出一點真,看出可觀人生;笑一笑,世界多美妙,又來爛 gug 了。 很可能,認識多一點自己的眼中釘,或許會發覺,原來釘與釘之間,有著微妙的共生關系,眼中釘少了,看事物會更立體,原來是多點色彩的。


你是否一個幸運的人,或許你自己也不知道,幸運的標準畢竟太多。 但可以肯定的是,眼裡太多眼中釘,釘著了眼睛,大家都活在仇恨中,再多願望也看不到如何實現了。


新年快樂。


陳大文 作品


( 此文章會同時在以下部落刊登 ):


http://hk.myblog.yahoo.com/hkgal-today


20 則留言:

agnes L 說...

看文兄你的文章已有一段日子,你是少有寫長篇文章,可以給人一口氣看完也不會悶的blogger.我通常都把你的文章重看,再看都不會覺悶.
新勢代問題...對呀,我都覺得是每代人以為人地是眼中釘,唉,所以始終不能溝通.

巴黎旅客 說...

世界的精彩,正因為存在着不同的觀點、意見、喜惡、愛恨。眼中的剌,容不下異己、妒忌別人,該會隨着年齡、生活體驗而漸漸減少吧。

匿名 說...

大文兄:

有時會想,我們是否在互聯網興起時,沒有遠見去想世代間衝突會加劇的問題?潮起潮落,人來人去好正常,只是工業時代相對比較長,我們不察覺罷了......

Daniel.

Hana 說...

哈哈
我也沒什麼新年願望
"有錢,人也會多點自信吧"
這是真的,體現在日常生活中可以是:走進高級珠寶店試戴各式名貴首飾,茶也喝了朱古力也吃了然後拍拍屁股什麼也不買走了,口袋裡有錢會有自信的做這種試驗式消費,口袋裡沒閑錢可不會做這種事。
**********************************
我是76年出生的本來以為自己是第四代,但一直格格不入的,想清楚些原來中小學跳了兩級跳進了第三代,但年齡又不屬於第三代,所以成了三、四代之間的夾心人。
上一篇袁小姐寫第四代的文,我應該沒資格反駁,還望大文兄見諒兼删除。

海火火女 說...

hi大文兄,

寫得太好了! 絕對認同!真係有d人無啦啦唔知為乜就"憎左"別人...

看你的 blog, 我學到(思考多了)很多!

海火火女 說...

丫仲有, 祝新年快樂!

小妮音樂日誌 說...

Happy New Year!

賭徒 說...

大文兄,

可唔可以轉一轉圖像,次次黎親都以為入錯左龍虎狗網站,好尷尬架。XDDDD

陳大文 部落 說...

Daniel :

你也說出了一項相當重要的事,就是互聯網世界。我屬於較為少少幸運的人,因為喜歡電子,因此對電腦,在95 年開始購買第一部 Pentium 133 Desktop,後來雖也經過一些模索,但直言,懂英文也是學電腦的重要補助。

我除了用電腦,也會修理電腦,並且會換電子零件;除 Notebook外,我的 Desktop 都是自砌的,也做高效能的 EMI / Power Cord 等。

電腦資訊時代,在 3x 歲的人世界裡,是有點尷尬,有些人會跟上,但很多仍是不太適應這個發展異常神速的時代。

看看在銀行排隊打簿的人,莫說年長的,就算 3x - 4x 的也大有人在。

網上 e-backing ? 很多人仍會問:咩來架? 即係點呀?

剛巧,我遲些會談談這個問題。

我寫這個回應時,我才做完了個人 e-bank 投資外匯的結數 ( 是收數...)

陳大文 部落 說...

巴黎:

真羨慕你身在巴黎,巴黎真的給予人們很多幻想。

香港的所謂地標...噢 ~

陳大文 部落 說...

agnes :

謝謝,我唸我不如唸d 方法令讀者悶一下。

例如講下....道德經 ( 金剛經都得 ~) @@..

陳大文 部落 說...

賭徒:


( 當堂又眼眉跳 )

AAAA...A ~ 呢呢呢,拿,你條友,標題果幅相,好正經架o波,喜迎 2008 架各位,有著衫架。

講真,我真係好想寫鹹古既其實。即係 2046 裡面,周慕雲先生果種,間中會寫下鹹古...

此為寫稿之究極也 ~

陳大文 部落 說...

小妮:

不如妳整番部 DV Cam 吧,得閒整條片 post 上來,拉番兩手小提琴,此將為寫 blog 最高奧義。 真正多媒體也。

陳大文 部落 說...

哈...娜:

真抵死,妳成日 post 對眼上來 啤住啤住....

好明顯你真係睇緊個 blog 既 @@V~

laulong 說...

大文兄:

謝謝留言,小弟文章,末流而已。

近來常上"匿名",反而錯過了你的思考大本營。你的 "2008新年願望" 寫得棒極了,講時事,則思慮縱橫;論感觸,則情志濃厚,令人折服。

laulong

匿名 說...

陳大文 部落 said...
賭徒:


( 當堂又眼眉跳 )

AAAA...A ~ 呢呢呢,拿,你條友,標題果幅相,好正經架o波,喜迎 2008 架各位,有著衫架。

唔知Erica有無著過旗袍呢~~~~~~?:D

Daniel.

Perennial_Loser 說...

世代問題...有頭毛邊個想做癩痢?

我自己未夠三十,係邊代唔使講都明 (雖然以 behaviour trait 嚟講我係同世代之中嘅畸形),但唔會真係好上心某啲人「戀棧不去」之類;人哋自覺有本事,自己自知冇本事,我絕對樂得由其他人坐落去,1946 年出世嘅鍾意坐到 2046 都冇所謂。我自己朝九晚六夠鐘收工年尾交稅唔犯王法,end of story,應該 ok 啦?

但何苦某啲社會賢達,係都要成日講埋晒「世風日下」、「一代不如一代」呢啲老生常談呢?唔通「媳婦熬成婆」、「有權唔用正契弟」呢啲真係學陶傑之類話齋,係「小農基因」,深入骨髓?衰啲講句,近幾十年紙醉金迷,如果話民風澆薄,由第一至第 n 代,有幾多個真係可以撇清責任,置身事外?

一句講晒,二三四代,各有各做各有各玩,大家留條路對方行,無謂踩到盡喇。

陳大文 部落 說...

Perennial_Loser :

你提到一些社會賢達,真的,很多時候,真是多得 他/她 們不少。

尤其是那些什麼 [ 和諧老派德高望重社會賢達 / 道德貞潔婦團 ] 之類,喜歡把小事化大;又有某些道德暴徒例如盲光社之類,常以 [ 道德 ] 去闡釋一切,但他們究竟是否真正懂道德一詞之應用?

中國人這種古法宮廷小農智慧,在回歸後似乎漸漸壯大。

Perennial_Loser 說...

陳兄:

你提到「和諧老派」同「道德暴徒」呢兩種人,後者麻煩,不過殺傷力就前者勁啲 - 如果以政治同經濟活動層面嚟講,呢類人廣布要津,大大小小政經事項都會出聲,又永遠走唔甩同一隻 tone (eg. 講政治要「務實和諧」,講經濟就「發展是硬道理」,etc.),久而久之講得多又冇人異議,就變成一種常態,人人 take it for granted,異議者死,咁就死晒火。

慘就慘在,呢堆人宜家都仲係最 visible 同最大聲,唔少細路反而好聽話咁學晒佢哋啲嘢,死未?

陳大文 部落 說...

Perennial_Loser :

呢呢呢,聞見亂這個大黨,近年為何這樣深得民心,其中一個要素,就是該黨能非常技巧 + 高手地以 [ 務實和諧 ] 來作為智慧明燈。

相反,民主派時常內哄,互相猜忌、有的聲大但儀容樣衰;有的有理想但無辯才;有的律師背景一味曲高和寡;有的不願培植新人,失敗。

尤其是當香港社會就業情況欠佳 ( 現在只是表面一小撮人好景 ), [ 發展、和諧 ] 便成為普遍人的安慰。

說和諧;說發展,道理上是無可爭議的,一定說得通。不過,是否 [ 和諧得來為人民著想還是為己 ] 及 [ 發展得來要很多人卜街 ] ,就.......丫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