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網誌簡介

2008年1月23日星期三

早安‧孩子 :【 二 】 追夢


這是早安‧孩子【 】:追夢。


夢,這裡說的夢,是指夢想、美夢之類,並非我們睡覺時的發夢,也不是呆呆的發白日夢。


大部份人都會有一些夢想,並試圖把夢想變成真實。在追求夢想的過程中,有時候,我們通常要把自己作一定程度的調教,以配合夢想要求的範疇。這些調節,有些人可以應付,有些人會感到不勝負荷。在追夢的旅途上,很少人是無須經歷艱苦而輕易達到夢想,當追夢追得吃不消時,有些人會選擇放棄,至於放棄的取捨,視乎自己曾為追夢付出了多少,愈是在初期放棄的,犧牲的相對較少,這道理簡單不過。看見夢想一步步的接近自己,如果是幸運兒的話,夢想成真,多美好。


但也有些人會鍥而不捨繼續追夢下去,可能明知自己未必能夢想成真,仍是苦追,是否值得,則視乎閣下的衡量標準。


又談談另一題外話: 貴族。 請不要介意我先問看倌一個非常多餘的問題:


請問你是否貴族?


說這問題多餘是有道理的,如果面前站著一位或一眾貴族,正常來說,是不用人家說給你知,因為閣下應該從人家的知名度和歷史背景,便得知面前的人是否貴族。貴族,是要由非貴族的對其作出尊稱,而不是自己說自己是貴族。貴族是要有家族歷史背景,最簡單說是血統世代相傳。如果不是血統貴族的話,也可由特定因素,例如在國家裡創立了某些功勞,再由當國的最高領導者,例如皇族賜予貴族封涵,一旦被封為貴族 ,終生受用,連帶子孫也受惠,成為貴族是一項專門學問。


回說上述問題,請問你是否貴族。如果你答:是。那麼你必須要有官方文件足以證明閣下的貴族身份,而自為貴族,並不與你的銀行戶口有多少金額為依歸,貴族是一種國家的身份,並未必每個國家通用。例如你是英國皇室貴族,但處身非洲蠻荒,可能要你用金錢或工具才能以物易物,貴族身份在不同國度,別人可能識個屁。


抱歉,我要提出上文的題外話;是想讓讀者認真思考一下,香港究竟有多少貴族,還是很多人以為自己是貴族,或很多人期望成為貴族?


自從聘請菲律賓家傭成為香港普遍現象後,現在印尼家傭因她們肯適時務地自我調低薪酬,即所謂 [ 有價講 ] ,於是香港很多中下層、甚至難聽點說,很多收入不高錢不多的家庭,也樂於聘用印傭。作為家務助理,為很多小家庭,妻子除可以自由外出工作,或免除照顧小孩這種繁重兼容易惹人討厭的事務外,僱主下班回家,傭人安排好晚飯、孩子下課回家有工人照顧,有人已把衣服洗燙好;家裡打掃潔淨,回到家裡,縱使是只有三百多呎的棺材型無會所小洋樓,也會覺得處身在五星級的家。


當然,印傭由於國家較菲律賓更貧窮,為求爭取多一點工作機會,忍氣吞聲是必要的。有時候,印傭可能是僱主最實用的人型出氣袋;高聲罵一下、喃喃轟炸式辱罵一下,有些廣東話工人也未必懂,罵了她不知你罵什麼,多快感,多爽、多開心、多威風。


小家傭,除了是家中重要勞動力外,某程度上,是和戴在身上的珠光寶氣有異曲同功之妙。家有小印傭的太太們,身穿不名貴但款式有拉車邊中產風采的中下價服裝;身後緊隨一位膚色黑得來沒有絲毫貴氣的小印傭,乖乖的在身後推著小小購物車。在街上、在超市,在百貨公司,身後那位人肉珠光寶氣,頓時為自己臉上貼金。你的低賤,是我的高貴,雖然買菜錢都是那數十元,因要慳家沒辦法,但有工人跟著,總是一種身份象徵。有,總好過沒有。


男主人在外工作,雖則上班時受盡怨氣,小小職級屈屈不得志,可能前途也難見光明,但回到家裡,熱騰騰的晚飯奉上,平價又煮得不好吃的飯菜不打緊,總有工人侍候。有的兩夫妻齊齊下班回家,在家中,感覺自己搖身一變中上產,傳統智慧教我們明白,只有有錢人才會有工人的,有了小工人,人人也晉身大戶族。


我在上一輯 [ 世代眼中釘系列:四 :世代小霸王 ] 文章中,指出第五代小孩的智商鑑別法。當你發覺小孩懂得說工人做錯事,懂得罵工人、叮囑工人辦事,你的小孩便是懂性了,無須擔心他的腦部生長情況。


現代的小孩子,以年齡世代劃分,是指第五代人。小孩在印傭眼中,是小主人,當大主人上班後,小主人便是家中的最高領導人。莫說年紀小,小得來有威風,工人不服從,向大主人來個 [ 電影無間道 ] 式的摩斯密碼報告,或似革命小英雄的向大組長匯報奸世,效率之高,確是現代育兒的一門專業生活教學。


財富不多不要緊,說到底家中還算有工人任你差使,尤其小主人撒嬌,工人不聽話,便等大主人回家來告狀一番,大不了另請新的,小主人活像小王子小名媛。


在大約九十年代近回歸時,香港普遍請家傭的,多屬真正中產,不是現在的所謂 [ 有供樓便是中產、有大學紗紙便是才俊 ] 。當時香港是以菲傭為主,後來因菲傭薪金在香港人認為偏高,於是引入印傭。踏入回歸後,香港經濟下滑,印傭便因薪酬較廉,便得到廣泛採用,而更多的中下層收入家庭,也需要聘請家傭照顧小孩,這是家傭在香港的模式演變。


問題是,如果是由真正中上產人士聘請工人,家中設備好些、僱主也真的較有學識,職業較佳、理論上個人修養會好些,會見過世面,明白何為有錢;何為低下層。說是市儈,但家境較佳的人,看事物畢竟和一般勞苦大眾,是不同的。當然我不打算辯論有錢人是神聖的屁話,但當香港太多不有錢,甚至屬於生活拉拉緊的小家庭,也來請工人侍候,只要僱主個人性情把持不夠,這種奇怪的階級虛幻,便會產生許多千奇百怪的結果。


我們的小孩子,現在過的是什麼生活?


不知怎的,也不知是近年還是何時開始,香港事無大小都要講求星級化、自我明星化、自我期望貴族化;小孩子要拔尖化、要尖子化,或要接近尖子化;學業要典範化、父母要同步才俊化、兒童必須要啟智;就讀的學校要甲級化、老師要 Sales 化、校長要乞丐化、教學要國際接軌化;小小學童要政治正確化。 學校要加入所謂由一群不懂教學、並可能有些新移民家長連繁體字也不懂的 [ 家教會 ] 作重點參謀,學校稍一不從,投訴去,形老師們活像乞丐小丑般,為逗那些學童小霸王和老佛爺家長高興,無所不用其極。 下班還要啟智益智趣味兼備的沉重備課,比製作渮里活大電影有過之而無不及。


但結果,在市面上各種媒體渲染下,在家長的自我貴族幻想下、在當局所謂和諧美麗政治正確理念下;在家長、朋輩的子女白鴿眼比拼角力下;在拔尖才俊踏上光輝大道的期望下:求學真是求分數。


我真心認為,不如請一班樣貌不太美艷但斯文且口舌甜滑的約三十歲半成熟女性,開辦那些時興的兒童啟智課程,只要懂得三種原素: 信;好相信;及非常相信,已達事半功倍之效。究竟從何時開始,原來兒童是要以五花百門的稀奇啟智班,才能啟動所謂腦袋智慧。


心水清地看看,啟智班通常有以下共通點:導師一般是廿五歲以上但必須三十出頭未見皺紋的那種斯文型女性;樣貌不能美艷,因為銷售對象是那些少婦媽咪,很多少婦生產後身材變了型,見到面前有艷女,會影響推銷的。但又不可由醜女但學術派的女子作遊說人員,皆因樣醜,會被媽咪顧客瞧不起,而且說話太學術派,客人是聽不懂的,只要說明 [ 你的孩子很有潛質,還只差一丁點,放心,我們會幫到妳。 ] 當中,會適當地有一些奇型怪狀的 ( 啟智測試 ) ,通常結果都會證明你的子女其實是很有天份,只是還欠了一點點。客人信用卡一揮,啟智便開始了。注意,碌卡能成功過數才會啟智,不過數,是很難啟智的。


真正具實質科學化的啟智課程,畢竟屬少數,而導師也要經國際標準的專業培訓才成。


不論是求學還是求分數,拔尖還是鑽牛角尖,或是啟智還是不智,當我們看見孩子在語文能力、思考能力、自我判別能力、甚至自我價值等等,都明顯急劇下降時,究竟什麼是啟智? 啟了什麼智?拔了什麼尖?至於教育制度的滑稽,高官們忙不及把珍貴子女送往遠洋求學,就算在本地也要入讀國際學校才安心,我們普羅大眾的孩子,是否啟智拔尖還不及,已在不斷迷路? 家長們在把子女如貨品的送往拔尖培訓和啟智之同時,知道孩子們正在迷路嗎?


不用急,孩子是自己的,思考一下,外人無從干預,孩子生來是一張白紙,家長可以寫上美好的詩篇,也可以一手把其撕掉。


我明白每個人,每位家長都期望子女夢想成真,也響往成為都市貴族,但我更不想老生常談地說 [ 量力而為 ] 這類耳邊風人生大哲理,還是讓家長靜心思量好些。



關於當局的非凡教育改革漏弊,讀者請細看 [ 部落星期天 ] 另一位作者 [ 劉朗- laulong ] 的【 教學語言的迷思 文章。 <---點擊觀看


[ 劉朗 ] 君是一位資深教育工作者,並曾有多本關於中學教程和為學生而編撰的學術書籍。


陳大文 作品


14 則留言:

Angel Asura 天使阿修罹 說...

看得多你精彩的文章,我們也"陳大文化"起來:)

eric 說...

一些父母把孩子當面用來互相比較,認為小孩成功,能幫他們<爭面子>,是很不要得的。

我正是九十年代早期便隨家人離開香港,最近因家事第一次回港停留數月,隱隱感到貧富及階級懸殊較以往嚴重; 亦感到拜金主義消費主義至高無尚。在這種環境,連成人也易迷途,遑論小孩。

我便是因為這次經歷而嘗試透過報刊傳媒書本重新了解香港,但似乎沒有太多人有興趣討論,這個網誌正好填了這空白。

匿名 說...

大文兄:

很多人會唔鍾意聽,但新西蘭(沒記錯的話)政府鼓勵有小孩的家庭親自照顧.社會覺得正常,政府也有補助.

現在阿豬阿狗都請工人,會影響小孩子的判斷,既覺得應份兼影響自立能力.

Daniel.

《 陳大文 部落 / 部落星期天 》 說...

Angel:

弊家伙! [ 陳大文化 ] 無乜前途既講真。因為要付出好多心力,妳係唯一好似見過我個衰樣既人...

《 陳大文 部落 / 部落星期天 》 說...

eric :

把孩子當作 [ 品牌 ] 來作比拼,爭面子,贏的一方,孩子會形成白鴿眼,也有壓力。


輸的一方,孩子童年陰影自卑,父母的面色,親戚八婆姑爹的咀臉,令本身才智已經不高的小孩,一生認定 [ 我是垃圾我是無用我是廢物 ] ,真的會一生也沒出息,也有的成長期更會不自愛學壞了,變成真的無前途。


市面上媒體少有真正談及這些話題,皆因市場問題,我以前就是新聞從業員,我希望在沒有任何市場因素影響下,盡我所能,談得幾多就幾多,做得幾多就幾多,或許我的見解未必完美,某程度上,我已把寫網誌視為一項另類新聞工作。

:)

《 陳大文 部落 / 部落星期天 》 說...

丹尼:

你說的對。 很多人不發覺,但當所謂 [ 無乜錢 ]的人也有工人服侍,其實是很怪的,住公屋又工人,月入幾千又有工人,這種組合是不合常理的。只是人們見慣了便以為很平常。

新西蘭,比香港先進多了,香港其實不是那麼先進。

婉兒 說...

現在的孩子生命裡好像只有讀書和才智。難道不會讀書又沒啥才智的人不是人麼?

我是香港精英文化的真正受害者。小學時靠運氣進了一所港島名校。嚴格來講,我的程度只是勉強能夠進名校,只是運氣好而已。其實上學根本不是在學習,而是比較誰較聰明、醒目。因為幼兒園時是活動教學,結果追不上人家補習的進度,數學課後總是「留堂」做練習。因為人緣算是好,也有幾個朋友。只是每次數學課後就沒可能跟他們玩。如果做太久,還要被數學老師責備一番。就這樣過了初小,長大了才發現原來自己留堂做的是代數,是人家高小才教的東西。

在名校讀書辛苦(除非你是真正的「精英」,即是每天補習那種),與同學相處也是個問題。同學大多出身富貴(多數是城中名人、專業人士子弟),很多人心裡暗暗看不起家境普通的同學。偶爾會弄個惡作劇給那些同學,算是家常便飯。從大人裡學會辦公室政治來,便用來欺負同學。更甚者,只會去跟某些富貴同學玩,好像想得到什麼好處似的。為了在同學之間有面子,阿諛奉承少不了。我是少數不愛跟富貴同學玩的人,因為他們大多沒有人情味。

我不算是精英,因為我不補習。

曾經有老師跟我父母說:「你孩子的英語不太好啊,麻煩多多協助。」(那是說:你的孩子很笨,老是跟不上進度,你回去好好給她補習了吧。)我媽媽回家後不大高興:「教育孩子,不是老師的責任嗎?責任怎麼跑來我們這邊了。」香港不補習的孩子,恐怕沒幾個。而我,是其中一個。

看似血淋淋的世界,原來發生在一家學校裡。

Hana 說...

如果父母任何一方月入只有萬多元,而孩子又是12歲以下的其實不值得出外工作再找個工人帶孩子。扣除工人的工資、食住、醫療、保險、假期、每年一次的來回機票和自己的車費,那份人工最多多出三、五千。但這三、五千可以買回和孩子的親近(小孩喜歡沾着父母的時間就那麼幾年,稍縱即逝12歲以後佢睬你都傻),孩子的安全感,很多公屋、斗室、僱主都不明白/不想正視這一點。

匿名 說...

「我不算是精英,因為我不補習。」

廢話。甚麼時候人們開始認為補習便代表精英?

「教育孩子,不是老師的責任嗎?責任怎麼跑來我們這邊了。」

教育孩子人人有責,父母責任比教師更大更重!

Nana

《 陳大文 部落 / 部落星期天 》 說...

夏娜:

妳指出那些父母任何一方有萬多元月薪,扣除工人的工資、保險乜乜物物,每月仍可剩三至五千元,已經算相當不錯了。


很多家長,妻子只做一名文員,所謂好聽不中用的 小小OL,月入數千元,但要請工人照顧小孩,七除八扣下;每月清袋,又要擔心工人會否疏忽照顧,或沒做好家務,很無謂。


還未計工人去買菜,不會精打細算,要買就買,話之你,反正主人上班去,不知道市價,工人常會說不夠錢買菜,僱主以為要多多錢也不夠。

《 陳大文 部落 / 部落星期天 》 說...

Nana :

現在的香港標準,很難說,又很弔詭地,以常理來理解,應該是 [ 才智不足才要補習 ]。 你說的對。

不過...

但現在香港除了要拔尖化之外,那些 [ 要更高處未算高的 Top of the Best 精叻學童,反而 [ 更值得補習,才俊也 ]。


笨學童有笨的補習,精英才俊有 Super Special 的補習。


高處未算高,要成為尖子中的尖子,精英中的皇族,是現在香港的奇觀。

《 陳大文 部落 / 部落星期天 》 說...

婉兒:


妳在自己網誌中提及自己在 2007 年移居英國,並在 2007 年 14 歲生日。

.........?

但我看妳的文章,文章結構,行文風格、句意排比、形容詞、題材內容等,及部份文章有一些引子;應該不是 14 - 15 歲吧?



咁科幻? 唔係o掛?

婉兒 說...

Nana:

也許我沒有說清楚「我不算是精英,因為我不補習」的含意。此話是出於他人之口,我只是引用而已,絕無此意。

「教育孩子,不是老師的責任嗎?責任怎麼跑來我們這邊了。」這句話,原意是說知識上的教育,而不是家長應分的道德教育。那些老師上學根本不用教書,因為學生已經補好習在等你派測驗卷,用不著你教。教了,也會被人投訴說浪費學生的時間之類之類。

laulong 說...

呼!這陣子工作大塞車,無暇到大文兄的天地闖,直是損失。原來這裏討論如此熱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