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網誌簡介

2011年1月5日星期三

司徒華消費券

司徒華先生逝世,願他安息。我自問無深厚知識來「品評」司徒先生一生事跡,或者坊間已有很多人急不及待作了評論,他對本港民主是功是過,對我來說,我會認為他功遠多於過,就算有過失,都未至於重大錯誤,無限美化捧他為什麼香港民主之父,或逐件豆釘事兒狂踩他定罪,都非常不恰當,前者看得他太重,太神化他,抹殺了無數對本港民主付出過努力的人,後者又看似情緒失控,怕不罵司徒華會被同一情緒的朋輩排斥,這種「狂讚」或「狂踩」的現象,正造成了「司徒華搶包山」奇景,讚他的表示自己很民主,踩他的又表示自己的民主思維很正確,各方都是借「司徒華品牌」來消費一番。司徒華的確是香港品牌,先不論他是否有過失,就功勞而言,很多香港人見到他總會覺得安心,覺得香港還是香港,有些人有些事,此為港人心中形象,司徒華絕對是表表者之一。

想談讚他的人。民主黨痛惜司徒華逝世份屬正常,但連特首和親中保皇陣營也來「消費」大力盛讚他就很奇怪,讚他者,即代表認同、或起碼大部份認同他的言論和理念,認同才會讚,對嗎?但親中派長久以來都痛罵司徒老人,視為頭號大敵,香港衰神,亂中亂港三教九流之徒,由於他逝世前為政府的揾笨政改方案添了彩,於是建制派在他離世後,狂跳出來歌頌並肯定司徒華的「對民主的貢獻」。「保皇派認定的貢獻」套在司徒華身上無不令人心寒,人死後狂抽水借勢再美化政府荒唐政策,司徒華的功過已不重要,政府的思維和做事手段才是港禍。

親中人士和政府如何肉麻歌頌司徒華,大家請在媒體詳閱,肉麻之程度,核突露骨之恐怖我不打算復述。

至於狂踩司徒華一方又如何呢?情況更奇趣,網上見有不少狂喜痛罵司徒華的人,應該多半是年青人,可能在網上看了幾條 youtube片、在討論區看了「真知卓見」,或本身屬於或支持某政黨的人,對責難司徒華「不遺餘力」,還以為多罵幾句會獲發勤工獎,一於「多罵多得」,如不罵者,怕被朋輩加罪「叛黨」之惡名,不罵不行,罵得快好世界,但罵是罵了,罵來罵去都是罵「司徒華支持政改方案」,老人終老之年,或者頭腦混沌,或是受其所屬政黨的掌舵人催谷,老人家又有點慣常頑固,畢竟司徒伯伯並非劃世代新潮人,人已老,腦已呆,做了錯誤決定,既想臨老得到最後光環,又對發起公投的政黨「某些黨魁」存心病,於是把心一橫,本著「你不喜歡的,我偏要撐!」的心態孤注一擲,他支持政改揾笨方案是人生一大錯誤,但詭異的莫過於發起公投的政黨也腐朽處處,內鬥內鬨內奸鬼五馬六樣樣齊,公投成敗,我個人認為並非單純司徒伯伯一手造成,成與敗也很弔詭,以票數來說可謂成功,但傳媒就自身既得利益從而不斷唱衰抹黑公投運動,所造成的傷害遠比司徒伯伯的一丁點錯失為甚,還有政府大力阻攔,一切都有前因後果,我常說看事物不要只觀小角,要看清來龍去脈,公投在意識和表態上已屬成功,如果支持公投的市民包括發起的政黨都認為公投已起到積極作用的話,那麼一個司徒伯伯的錯,又何須掛齒?

當我看見有抗爭偶像級議員帶領一群乳臭未乾的小伙子,嬉皮笑臉上街狂罵司徒華,我感到的不是對司徒華的批判,而是怎麼香港現在變成這樣,一群心智未成熟或根本不懂成長的少年,把政治當作打機遊戲般玩弄,那些嬉皮嘴臉,那些輕狂神態,給人印象就是:「話之你幾有地位幾有名堂,我們聲大就是強!剷你就剷你,吹咩」這種教人汗顏的情景,無須用理據,聲大就是強,夠惡就是王者,那群爛少年應該份屬某政黨,但該黨不見得悉心教育小黨員,我這樣說不怕被反罵,因為看那個黨現在的爛模樣,如此爛,如此不堪,好趁收檔邊緣快快夢醒,有些政黨常自怨被世人看扁,但很多事都有因由,被人看不起的同時,請先照鏡,用了什麼人去管這個黨,用了什麼方式去營運這個黨,收了什麼人入黨,有沒有好好家教黨民,不懂照鏡者,請不要胡亂抱怨。

「司徒華品牌」像成了消費券,人人來消費,個個樂而忘返,犀利過工展會搶吃平價鮑魚,司徒華並非完人,起碼在香港也不見得有什麼完人,甚至司徒伯伯也從無自稱完人,俗語說:「一粒老鼠屎搞臭一煱粥」,雖有道理,但退一百步想,香港這個政治生態有資格自命一煱美味粥品麼?

罵一個人容易,「品評」別人不難,夠膽就可充當大評論家,但人生處世貴乎尊重和自省,又想拋小小書包,柏楊名著《醜陋的中國人》:「中國人特色... 髒、亂、吵」。

讚和罵司徒華的噪音,說到「髒」,多到「亂」,也煩到「吵」,忙於找死去老頭消費搶輿論的人,希望也明白髒、亂、吵的道理。

7 則留言:

匿名 說...

少少題外話,社民連由五區公投直至今天一路以來的事端,都只可以用眼高手低來形容。將自己打造成正義之師沖擊建制派並不容易,只怪社民連的公關及執行能力太低,以致今日潰不成軍。

Joe

陳大文部落 說...

Joe:

係,同意。社民連初期頭炮打得好響,而且信奉「黨內民主」及「來者不拒」,原意是好,但執行上出現嚴重偏差,只起了頭,但缺乏監管,於是出現很多問題。

另外,同意社民連的公關手腕很差,只集中在人網每天追捧三子偶像,沒有對外的公關意識。

............

我不是港哩 說...

能向大文兄這樣深入淺出的解讀香港政治現況的,全香港能有幾人!(嘆息)

不知大文兄會否有興趣從政,以修正香港亂象?

陳大文部落 說...

2011年1月6日下午8:22 我不是港哩:

自問無本事從政,一來無政治吸引力,二無良好學識...

我最想做係...o靚模經理人....

我不是港哩 說...

這真遺憾——長毛當初也是一無政治吸引力,二無良好學識……

當然大文兄不想從政,在下也不能勉強。

discussingtennis 說...

成個黨既人都咁偏執,公關又有乜可能搞得好?

匿名 說...

其身正,不令而行;其身不正,雖令不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