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網誌簡介

2011年1月20日星期四

壹周刊:社民連散檔 + 陶傑:夕陽大智話司徒






壹週刊 1089期 2011-01-20

社民連散檔

繼任亮憲強姦案,社民連又爆醜聞,聲望暴跌的主席陶君行有兩名親信,被揭在未經行委諮詢下,將「社民連」註冊為公司。有人質疑此舉實為陶獨裁黨務的第一步。

社民連成立四年來黨紀散亂,創黨主席黃毓民一面批陶,一面另組社會民主黨迎戰明年立法會選舉,兩代主席決裂,社民連收檔指日可待。

「唔好同我講野!你地全部係我敵人!寫既野全部都係垃圾!」上週五回港不久的黃毓民,在立法會內被問及社民連近日內訌時,破口大罵記者:「你地(記者)想消滅黃毓民!但消滅唔到既!」

不單創黨主席發癲,跟黃稔熟的社民連元老陳偉業亦發火道:「陶君行係咁資深政治人物,唔明佢點解處理呢件事,粗疏得咁交關。」又憤然道:「我對新領導層由希望到失望到絕望。我別無選擇,係要重組,拉晒啲怨憤及非理性既行委落台。」

陳所指的事件,是月初有人揭發社民連主席陶君行的親信,副主席吳文遠及已退黨的前財政彭義桄,在未得其他行委同意下,去年十二月悄悄向公司註冊處申請開設兩間公司「社會民主連線有限公司」及「新社會民主連線有限公司」。

陶君行雖然發表聲明,做法是「商業社會中保障機構或組織的名字不被剽竊的慣常方法」,聲明又指兩間公司至今未有任何運作,亦無開設任何銀行戶口。不過,許多行委都指事前毫不知情,陳偉業更批評:「漠視程序、會員知情權不特止,更重要是過程中有無人做假文件,如果有,呢個證明可能係虛假證明,行委會從無議決做呢件事。」

董事得兩個

被鬧黑箱作業,陶君行向本刊解釋:「我覺得呢個係落實政黨化行政安排,無必要事事通過先去做。我每個月簽好多張支票,唔通張張都要通過?」

擁有過千名會員的社民連,行委廿多人,跟公民黨、自由黨、民主黨等大黨相若,但新登記的兩間公司,卻只有兩人任董事,反觀其他大黨成立的公司,至少有十九名黨內骨幹人士當董事(公民黨十九人、自由黨二十五人、民主黨二十九人、民建聯五十人)。

大律師陸偉雄指出,香港無政黨法,政黨必須以社團註冊或公司註冊。董事人數多,能互相制衡,「通過任何議題如果只得兩個人,好容易可以操控結果。」他相信是有人想霸佔「社民連」這個名稱,故成立公司,兩個人便可操控黨內運作;董事以外的人就不能成立同名公司。

陶君行去年才從創黨主席黃毓民手上接棒,短短一年內不停有黨員指陶在五區公投等事件中領導無方,愈鬧愈大,逼得黃毓民等大佬出山「垂簾聽政」。陶向本刊訴苦:「舊年九月開始,班大佬不斷網上做決策,全世界邊有政黨前朝元老不斷在網上做決策?黨團會議又唔開,咁點溝通?」

黃毓民極力提攜的維園阿哥任亮憲,甚至去年帶頭倒閣,雖未成功,但黃、陶兩師徒關係正式決裂。任亮憲上月捲入強姦案,黨內親陶派馬上「回禮」,要求公審,逼得身在美國的黃毓民大罵:「作為一個主席,坐視不理,仲有咩領導才能,用常識睇,陶君行已經唔適宜領導社民連啦!」

黃一邊罵陶,一邊謀定去路,上月到美加演講時,透露將與陳偉業各出資一百萬元,再以每股一萬元籌集熱心人,一起為「普羅政治學苑」買校址。普羅政治學苑早於去年成立,已舉辦多個政治課程。知情人士說,黃、陳兩人甚至日後可能以普羅學苑身份參加選舉。

陳偉業上週宣布會成立「2011年區選聯盟」,除社民連外,計劃號召前、親台泛藍勢力及「選民力量」三個組織成員。知情人士形容,此舉將是黃、陳和長毛梁國雄組織「社會民主黨」的前哨。「毓民班大佬都知道,如果再來多次倒閣都無用,不如另外組黨。」

至於陶君行,據了解,一批因與黃毓民不和而退黨的人,包括前秘書長季詩傑,亦打算重回社民連撐老友對抗黃。社民連下月開周年大會,好戲還在後頭。

去年黃毓民三罵陶君行

5月︰提名表格被抽走
黃毓民提交立法會補選提名表格前夕,發現吳文遠將表格抽走,撥給大專2012成員,令毓民幾乎連參選資格亦喪失。

7月︰共黨滲透
社民連成員在酒吧觀看世界盃決賽,前秘書長季詩傑突然向長毛及毓民引薦兩名內地高幹成員,長毛拂袖而去。

8月︰黃特漢被捕事件
黃毓民長子黃特漢在內地涉嫌藏毒被捕,事件一直保密,陶君行突然在電台節目踢爆事件,毓民罵陶揭他家事。

====================

夕陽大智話司徒 (陶傑) 壹周刊 1089期

司徒華先生病逝,全港淒然。

老先生尚在時,許多人出於政治對立、嫉妒奪權,罵司徒華,話說得太盡。十三年來,輿論自我審查,辱罵司徒華的傳媒與日俱增。至少有三分二;後來連泛民中的丐幫也加入聲討。

老先生一去,個個都把臉湊上來叨光——不錯,政治容許一點點虛偽,但虛偽得如此中國式之低下,會不會令人想嘔吐呢?

我與司徒華先生難攀深交,也不常見面,但每次見面,談敍必深。在香港,能交得上朋友的,年紀都比自己大一輩。「友直、友諒、友多聞」,多聞,即是有經歷和見識。從民國過來的一代,年紀比我大,經歷比我苦,八千里路雲和月的感觸和智慧比我深,無論做生意還是讀書人,學問往往也比我多,至少都是一冊活的歷史書。

司徒華患病期間,我與他見過幾次,談到「五區公投」。司徒華沒有趁這趟水,他的觀點,與我相似,就是發起「五區公投,全民起義」的那一位半個仁兄,聲嘶力竭,甚似悲壯,其實人格不可信。

中國人的老話:「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是有道理的,因為中國政治比其他國家污穢、殘暴、鄙劣百倍,從政的人,人格必須用特殊材料鑄成。「共產黨員是用特殊材料造成的」,這句話在中共打天下時流行,意思是:從政的人,尤其處於抗爭的草野,道德要高潔,意志要剛強,不為財色名權誘使,更不為嚴刑拷打屈從。

司徒華先生一生獨身,不嫖不賭,從沒欠過錢,我相信,是那種刀槍架在胸口也寧死不屈甘心赴義的人。這個品種,屬於黃花崗七十二烈士、宋教仁和秋瑾那個系列,不敢說在大陸已成絕響,但在世界仔和精甩邊橫行的香港,像司徒華先生這般質地的,極為稀有。

發起「公投起義」的一兩位,以中國現代革命史的遠大目光視之,一看就知道靠不住。有的人當紅得令時。一身名牌,不可一世;從巔峰下墮深淵時,卻又垂頭喪氣惶惶如喪家之犬。在他身邊的「戰友」,必見識過如此嚴寒酷暑的喜怒大形於色的作風,與澳門賭場三更貧五更富的江湖賭客無異。

這種性格,平心而論,有其可愛的一面,幹其他職業,是他自己的事,「政治」卻是眾人大我之業。但在中國人社會,讓這種性格的人士一統天下,做泛民的大盟主,即屬笑談。

若是修身不成,齊家也不力,教子無方,在鄰近地區惹上官非,關押在囚,很奇怪,真的讀通「幾狼都有」的中國歷史,就會明白,蔣介石把兒子送去蘇聯,誤成史達林的人質,以致後來圍剿延安,小辮子抓在蘇共手裡,就是不敢直搗黃龍。以史為鑑,不但可以知興替,更可以趨吉避凶。越是表演賣弄知識者,有無智慧,在這個骨節眼邊,會露底的。

中國政治黑在哪裡?黑在連身家性命、妻小家奴,隨時都變成犧牲品。劉邦父親讓項羽活捉,項羽揚言要把劉邦老爹烹殺,劉邦笑嘻嘻說請分我一杯羹。共產黨自己打天下,不但六親不認,毛澤東連自己的老婆楊開慧也甘心送給國民黨囚殺。子女管教不好,又到處亂跑,不慎因刑罪被囚,此時是一己親情為重,還是香港的「民主大業」為先?

當然,人貴有親情,但如果是這副婆媽的尋常德性,就不可奢望做什麼民主旗手。司徒華晚年時看出了這一點,他聽我說起項羽烹殺劉邦父親的典故,唯有苦笑。此時只有我明白,為什麼他為香港人付出如此巨大的幸福成本,為何他比別的「吹水革命家」更義無反顧,因為他沒有妻小,因為他甘泊於單身,如同遠古的瑪雅族女戰士,為了能扛弓箭,把一邊乳房割掉,這又是何等氣魄、何等犧牲?

老先生反對五區公投,其中一個原因是「對人不對事」。這一點,我讚賞他的眼光。「誰是我們的敵人,誰是我們的朋友,這個問題是革命的首要問題」,任何草根「民主」領袖,競選時先以自己陣營的隊友為嚙咬目標,搶自己人的票,其人必不擇手段,時機一變動,隨時是能把丹東送上斷頭台的羅伯斯庇爾。「對人不對事 」,沒有什麼錯,譬如同樣聲稱「推翻滿清,建立民國」,同一句口號,由孫中山、黃興、袁世凱三個人分別喊出,你信哪一個?可不可以只因為袁世凱喊得最聲音嘶啞,就認定袁世凱更稱職?

讀通中國歷史,好處是這種人辦,先例千百年都不缺。戊戌政變失敗,因為譚嗣同誤信袁世凱,以為袁氏可助光緒,把榮祿抓起來。林旭不信袁,對譚嗣同說:不錯,袁世凱也心繫變法,但他有把柄在榮祿手裡,不可以押寶在這個人身上。譚嗣同沒有聽,他的頭腦太簡單了,結果六君子一起浴血。

中國政治的DNA,千代不移。了解中國政治的基因遺傳學,必料事如神。「五區公投」不論成績,一年不到,牽頭的那個「民主」幫會,突生詭譎的裂變,爆發一場微型的「天京之變」,原因正是有人的把柄被中方抓住,不得不退位,明明選出新主席,其後又多了個太上皇。毛澤東一九六二年退居二線,幾年後的文革之亂,鄧小平「誰不改革誰下台」,豈不同一基因?大半年來,「起義」不成,內鬥酷烈;「公投」不果,私寨火併方酣,小農越追求「民主」,一股土匪的天性,越是兇烈。幸好香港有殖民地文明基礎,「民主」幫會再分裂,只限於互相臭罵的「文鬥」,否則井岡山剿殺AB團的慘禍,早已上演。

司徒華先生晚年的一擊,好歹要待兩年後方見功過,並未因此進八寶山,未見有得益,罵他「出賣民主」的人,十個月來,是龍是蛇?其質素與能力,破壞有餘,凝聚無力,食豬紅屙黑屎,即刻有了結論。

這種活劇,只要綜觀中外歷史,即知不足為奇,畢竟人性的弱點和陰暗面太多了。政治天真,在權慾面前,論人面之險詐,誘惑之下,看人性之脆弱,許多人是沒見過「大蛇屙尿」的一個快樂族群,一切只看表面。司徒華老先生的功過,湊熱鬧開講的人有許多,我不想加進一把嘴,只想為他老人家表一點小小的清白。他奮鬥終身,不會輕易葬送一生英名,我相信他,故略以納稅人的局外身份,兼誌一點所見、所聞、所思。

13 則留言:

匿名 說...

夕陽大智話司徒, 議論精闢, 乃不刊之論.

匿名 說...

「五區公投」的目的是用客觀的方法顯示民意。正常肯定民主的人是會支持的。
不支持的人(包括陶傑)是因為私怨大過公義。引用陶傑分天(21日)在蘋果副刊所言:「車過密雲
....因人性的幼稚無聊和膚淺,像慈禧逃難路上要一個叉鴨飯盒,發現少了兩塊肉之類的仇恨,種禍於一個國家。」可作陶傑自己批評自己。

匿名 說...

公投牽頭人人格有問題就要反對公投了?

匿名 說...

公投牽頭人人格有嚴重問題, 只是反對公投的其中一個原因.

匿名 說...

被救前應該都要查下對方家宅。有金庸滅絕師太風範。

匿名 說...

因個人私怨而斷送民主路,是香港的悲哀

匿名 說...

沒有任何香港人有能力斷送民主路,斷送香港民主路的祇可能是大陸政權,香港的悲哀在於很多人看不清事實,為無關痛癢的問題而糾纏不清,甚至結下私人恩怨。

陳大文部落 說...

我一次過回應:

民主文明是世界大方向,等同今時今日電腦世代,一定朝這方向走,停也停不了,民主也一樣,越是想步向文明,走向國際接軌,一定包括民主制度,別的先進國都是民主制,如果中國甚至香港,再自我強調「大國崛起」、「國際金融都會」、「超英趕美」,這些口號都是精神自慰,先進國始終看不起你,看不起就是看不起,因為是有理由的,看看霸權的中國,毒食品真是「世界第一」,貪污真是「超英趕美」,人權幾乎「全球最低」,公義的不重視堪稱「世界冠軍」,是否強國?看那麼多中國人渴望移居歐美就知了。


香港人普遍對政治冷感,我個人認為很難評定是錯,因為前英國殖民管治,長久以來都馴化港人,無奈最可悲的是殖民時代過去,雖然中共不會輕易讓香港推行民主,但香港人尤其傳媒、所謂輿論界甚至目光奇短的商界等等,無不用盡九牛二虎之力阻攔民主,更包括一些結下私人恩怨的泛民要員及著名評論人,寧願犧牲導人向善的機會也要挖掘仇恨瘡疤,當真極度可悲。

匿名 說...

.
人也去了,還以其人之名,寫甚麼旁觀者不可能驗證之「話司徒」,而用意則明顯是以此來踐踏與其素有積怨之人,如此虛偽、低劣之行徑,實使人卑視!
.

匿名 說...

社民連散檔, 壹週刊果然有先見之明.

Frostig 說...

陶傑真是一個低能的賤人!

如果真有他自己發明的所謂‘小農DNA’,他自己就是最典型的人辦呢!!!


借華叔過身抽水的,原來不只賤精當奴!!!

陳大文部落 說...

2011年1月23日下午10:01 匿名:

不對。壹周刊話社民連「散檔」,但社民連無散檔喎,創黨元老毓民大舊退黨之嘛,對陶派來講,唔係「夢寐以求」咩?

匿名 說...

社民連的分裂, 其實証明激進政治力量不能組織化.

毓民大舊爲了維持黨紀, 得罪了太多人.
而那些人根本不在乎黨的利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