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網誌簡介

2011年1月9日星期日

社民之路如何走【一】

社民之路如何走【一】

社民連為市民爭公義,抗爭精彩每一天;同樣,社民連出現的問題,又是精彩每一天,天天新款,鑊鑊新鮮鑊鑊甘,每宗都驚天動地,可歌可泣,精神分裂到極,但社民連為何會爆發這麼多問題?和中國香港人思緒同出一轍,就是不認為自己有問題,中國人如是,總覺得自己無問題,有問題都是別人而起,而不會思考究竟是自己先有問題導致新問題,還是純粹外來干預出事。


社民連堅信的「黨內民主」、強調「左派思想大同世界自由平等」、「給後生仔機會發揮」,和中國人許多哲學思想類同,出發點總是好,但又俱備中國人必犯弊病,理念好但實行起來東歪西倒,變得四不像,社民連的「來者不拒、給後生仔無限發揮」,結果釀成「奸險者不拒、後生仔玩死老師傅」,創黨元老黃毓民很純真,這文章又要得罪社民連了,必不合聽,但事實不如童話,再美化天天高喊「支持你支持你好嘢好嘢好嘢」已無意義,黃毓民對年青人的寬厚,可惜他似乎把「年青人」的理解停留在七十年代甚至六十年代,這種「純潔年青人」的觀念,像六十年代年青男女在餐舞會聽幾首 Peter Paul & Mary,也像七十年代純情書院妹和斯文書生,男孩手抱木結他高歌一曲許冠傑的《浪子心聲》或齊豫的《橄欖樹》,再不是就齊齊欣賞 The Carpenters 美樂,很浪漫,很美麗,很優雅,出塵脫俗,心無邪念,年青人的熱血結合了澎湃的體魄,書櫃裡有幾本徐志摩文集,看英文南華早報,男女生在校園參加「天文學會」或「英國文學哲學思想研習社」,見社會有不平事,憑著青春汗水,參加社會運動,手牽手喝包維他奶,高呼自由萬歲,為未來美麗新世界奮鬥,年青人是需要機會的;年青人是要發揮的;年青人,多美麗的圖畫,政治年青化,世界大趨勢,社會必須由「後生仔」去闖、去擁抱,這個觀念無比綺妮,在以前的年代。


但時代轉變,十年前還未有太多人擁有手提電話,現在是談「你今個月換左幾多部電話呀?」,以前許冠傑的《雙星情歌》是金曲,現在是賣笑賣身材走音歌星用電腦調效出來的假音樂,以前的男女只對愛慾存幻想,到結婚才做愛,現在的人講求「快速爆房」和「Clubbing Dating 順手Fucking」,以前的孩子吃珍寶珠,現在連初中生也索 K (並兼任拆家,大生意來的),所有事物隨時代巨輪而變,變得天翻地覆,遺憾是變壞居多,現在的「後生仔」,書櫃裡收藏不是郁達夫散文,也少有八十年代流行的衛斯理科幻小說和金庸作品,只是潮人雜誌,男的下載日本【中出潮吹 AV】,女的狂迷垃圾專欄的港女爛文章,平價文化,給平價消費者洗腦,還記得以前恆生銀行金句「儲蓄可以致富」嗎?現在是「UA 財務幫到您」,古惑世界,金融都市,揾快錢就是強,要有「中環價值」,要兼備「潮人本色」,現在的香港已不是以前的香港,現在的「後生仔」已今非昔比,當然不是每個年青人都如此,但在這個香港,要尋找良好青年,須費頗大耐力,遇不到是正常,遇到恭喜您,「來者不拒」似乎不適用於今日,尤其香港。


社民連出現內鬨,創黨三子一派的黃馬陣營與陶君行主席一派的內閣兩陣對壘,倒閣行動落敗,現在爆出內閣要員於倒閣前秘密偷步注冊了【社會民主連線有限公司】,詳情請看本部落上篇網誌,非常詳盡,一看即明。在二十四小時內,陶派發表聲明,說除了「社會民主連線有限公司」外,原來還有更富創意的「新社會民主連線有限公司」,即是合共用「社民連」品牌名字注冊了兩家公司,聲明指倒閣前由於得悉倒閣派中堅任亮憲和錢偉洛,企圖把「社民連」作公司注冊,所以內閣「快人一步理想達到」地搶灘登記,無論如何,內閣的所謂聲明,理據不足,時間性和邏輯次序很薄弱,基本上講不通,很簡單,就算擔心對家把「社民連」作公司注冊,內閣已搶走弄了「社會民主連線有限公司」,又何須再搞個「新社會民主連線」呢?有如茶餐廳般什麼「新乜乜新物物」,社民連就是社民連,荒唐內閣出份垃圾聲明,當看倌天真很傻。(或者在內閣心中,真心覺得所有人都是笨蛋…)


香港人尤其基層市民,要多謝社民連,我說過,在紛亂的世代,弱肉強食財伐霸權的今天,蟻民是大財團壟斷下「可報銷可取代的小零件」,在這個變態時代,有社民連的出現,是人民之福,這個黨完美嗎?不完美,破爛處處,仆街邊緣,創黨三子是完人嗎?絕不是,尤其黃毓民很天真很痴情,天真是對人民的冀盼、對社會的熱情,痴情於社會改革,很多說法指他是中共大陰謀的操旗手,但奇怪在於說他是非的人底蘊又古靈精怪,我作為普通選民及市井蟻民,常理告訴我若果黃毓民真的奇謀過人,他早應發了大達,何須靠牛肉麵店幫補家計,更不會笨到讓一眾古惑嘍囉入黨搞亂檔,還要出來青筋暴現力保江山,現在連「社民連品牌」也被黨內鬼卒巧取豪奪,只有既笨且傻兼天真到極的人才會容許這種事發生,黃毓民不是傻佬是什麼?

待續

請閱讀:

(解密完整版) 社民連陶派陣營秘密註冊「換殼」變相成立新黨

司徒華消費券

任亮憲案被忽略的盲點

草泥奇遇記

黃馬與陶季

2 則留言:

我不是港哩 說...

「很多說法指他是中共大陰謀的操旗手,但奇怪在於說他是非的人底蘊又古靈精怪」

事實正是如此,包括我父母在内——整天說社民三子反中亂港,我問他們共產主義是否中國傳統他們又答不出;隔天他們又像沒事發生一樣,繼續做免費五毛……

「UA 財務幫到您」

真是一言驚醒夢中人:在下父母層樓可能早就「按咗俾銀行」……

「可報銷可取代的小零件」

在下有想過拿上一顆土製炸彈,再隨便找個高官富豪特權階級人仕同歸於盡……

今生不生中國子女,來生不做中國愚民!!

匿名 說...

成龍金句:「中國人是要管的」,原來是事實。
民主黨由司徒華一人獨行獨斷,做錯事都給黨徒說成好事。
社民連提倡黨內民主,就搞成爛攤子。
結論:中國人是要給共產黨整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