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網誌簡介

2011年1月21日星期五

社民之路攜手創

社民之路攜手創

社民連創黨元老黃毓民和陳偉業於本周日 2011-01-23舉行集思會,以黃馬陣營的「非當權派」會眾為主,透過集體商議該派未來去向。


這個構思很好,但要小心過濾意見,社民連被外界勢力滲透,已是公開秘密,集思會也是暴露「無間道」的場合,滲透者或會扔出「良方妙計」,圖令創黨元老變相走向末路,陶派陣營便可如魚得水,另一種是熱血上頭但計謀不足的衝動派,真心支持元老創黨理念,奈何思考便秘,滿腔熱誠但好心做了壞事,爆發出來的絕世好橋又可能行不通。


在集思會之前,不如先從基本步去想一個問題:究竟可否「重建社民連」?

元老陳偉業近日在議事堂會議中揶揄陶派,對家隨即發表聲明,竟然是「為陳偉業在議會內對黨的言論為公眾致歉」,其實這份聲明非常失禮,作為黨主席理應有風度地用其他方式回應,而不是用黨名義拿創黨元老摑個巴掌,從另一角度看,聲明也反映陶派對掌握黨權胸有成竹,黃毓民日前在網台節目爆料,說「幕後發功者包括鄭經翰」,要注意,是「包括鄭經翰」,即還有其他操縱陶派的大頭目,但由於只說了這句,詳情未見,所以很難評論當中底蘊。陶派的聲明是公然挑釁元老及其支持者,換句話說,陶派很想元老退黨,剷除所有絆腳石來鞏固勢力。三位元老當中,長毛雖未「很高姿態地表示反陶及全力支持其餘元老」,但我在《長毛的天空》一文已說過,他是街頭戰士,並非面面俱圓的政客,長毛在網台節目也說,不會認同加罪黃毓民的人,所以不論任何形式胡亂針對長毛,我個人始終認為相當不智。


在目前形勢下,要陶君行退下主席高職及其親信離場,似乎無可能,試想象,陶派深謀遠慮,先把黨分化,結集內外朋黨,再大玩辦公室政治,並利用行政程序秘密偷步注冊了「社民連品牌」,從「人事」、「行政程序」和「內外勾結」三管齊下腐化社民連,主流傳媒基於既得利益必然全力向陶派傾斜,創黨三元老是最後和最堅固的城牆,只要黃馬陣營自相殘殺(包括滲透者)踢走長毛,就算陶派不攬長毛或他不過檔,「社民連」已經死亡,就算黃毓民陳偉業另組新黨,但「社民連三子」形象深入民心,剩下二子,確是遺撼。


既然「社民連」已被陶派幾乎完全搶奪,黨的品牌已被嚴重污染,就像巨大傷口被真箘侵蝕擴散潰爛,必然腐臭死亡,就算元老真的(竟然) 剷走陶派,但朋黨及其背後「金主」仍不會心息,黨已腐壞,另組新黨在目前形勢下可能是較可取和實用的路向,黃毓民陳偉業的號召力(當然希望包括長毛) 不成問題,黃善於主理政治大方向,陳很有組織及策劃能力,都是組織政黨的必須原素。前陣子黃毓民說過組新黨名為「社民黨」,名字很好,甚至好過「社民連」,政黨有「黨」字聲勢較響,香港人比較喜歡簡潔易明的政黨名稱,集思會是極重要活動,且看有什麼新氣象。


我以前說過,面對官商勾結、財團欺壓、地產霸權,虛偽金融都市演變成原始森林,基層市民每天受著禽獸式血腥壓榨,什麼「香港精神」早已成為童話,香港人已沒有太多空閒去自求多福,因為「求」也得不到「福」,公義抗爭是必行之路,討公義,為的是香港人,鼠竊朋黨和黑暗「金主」,必須鐵腕整治,縱使搶奪了社民連,一個腐臭的空殼,由它去吧。



請閱讀:

社民之路如何走【一】【二】【三】

長毛的天空

7 則留言:

匿名 說...

自從社民連出現暴風雨之後,非常欣賞你的文章,不過客氣話無謂講,我相信大家見到文匯報支持陶君行,就知道事情已經不再是黨爭,而係共產黨有計劃的行動,目的就是要摧毀香港任何反對黨,相信他們的濺浪一定不停再打過來,所以希望各方有識之士,一定要寫多些好文,揭露他們的奸計! 

我不是港哩 說...

不知大文兄會否抽空出席集思會?——真心期待能和大文兄見面。

Carlos 說...

物先腐而後蟲生。一班內閣派黨員組織朋黨,然後腐蝕之內部架構,奪取中央黨權,控制會員大會大多數票數,最後被香港人網踢爆出來。黃毓民唯有另起爐灶,成立返佢理想嘅「社民黨」,「黨」字更有號召力和公信力,簡潔易記。香港市民或許有日會改觀,認為他們的抗爭手段將會是做實事。

fredng 說...

我認為他們必須退出社民連,
但應否這麼快就籌組新黨?

之前三子就係太心急交棒畀下一代,
間接造成今日社民連潰散既結果!

我認為暫時應該只係組織靈活既聯盟,
從中觀察,再看有否後繼之人,
才成立新黨派都未遲!

匿名 說...

看走勢,二子另起爐灶機會極大。

我不是港哩 說...

大文兄、fredng真有先見之明:

毓民已經向支持者道歉並和大舊一同退出社民連,日後將會聯同其他政治組織合組人民力量(靈活既聯盟)並參選區議會。

匿名 說...

>>>我認為暫時應該只係組織靈活既聯盟,
從中觀察,再看有否後繼之人,
才成立新黨派都未遲!
---------------
問題是現在跟隨退黨人士又何去何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