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網誌簡介

2011年1月16日星期日

長毛的天空

香港所謂政壇根本不是一個「壇」,只像一個不大不小的商場,內裡有一眾經營者,稱為「政黨」,商場有大老闆,叫「政府」,政府在回歸後由大集團持有,此為「中共」,商場內的經營者有「營業代表」,統稱為「政客、議員」,市民即選民,是消費者,所行駛的「消費券」就是手上選票,不同經營者各自推廣貨品,有專賣偽和諧既得利益的建制派,也有打對台推銷民主的泛民,各式其式,消費者可因應自身某些需要或既得利益去選擇政黨,有些人對政治無興趣,不消費,不投票,悉隨尊便,要想社會步向民主自由,當然要消費投票給泛民,但泛民也有分「真泛民」和「表面泛民」,前者賣真貨,但日漸見少,後者純粹給消費者心靈安慰,表面推崇民主但實則魚目混珠,例如民主黨就是賣「A貨民主」的經營者。


政治雖然是嚴肅話題,但有時可用輕鬆心情去看,或者有另一番體會。


社民連紛亂,發展至最新版本是創黨元老之一梁國雄長毛,近日在該黨連系的人網被連番追罵,罵的方式很多,不離要長毛表態撐社民二子黃毓民陳偉業,聯同三子強勢全力推倒把社民連「集團化」的黨主席陶君行,由於長毛未有「非常清晰及極度七情上面兼大聲悲憤地」公開反陶,所以連長毛也「不幸」淪為被罵對象,本文並非研究長毛應否被罵,更沒興趣探討長毛是否好人壞人,當然更不會借此文章來反駁人網追罵長毛的人,理由簡單,因為我看不到長毛和社民連紛亂有必然關系,甚至連間接關系也談不上,我想先問讀者三個非常簡單問題,和本文完全無關,旨在引發讀者思考:

1. 你覺得樂隊裡的鼓手和作曲家或歌手有無必然關系?

2. 你覺得演員和編劇甚至導演有無必然關系?

3. 那麼你又覺得畫家和油彩生產商有無必然關系?


大家不妨認真思考一下,我問的問題是有原因,相信大家心裡有答案,懶得說出口但在心裡已知有什麼分別。

一個鼓手和樂隊有直接關系,因為很多音樂都須要打鼓節奏,但鼓手未必識唱歌,而歌手亦未必須要識打鼓。一個好的演員能演活很多角色,對劇本領悟力非常強,可以扮演和自己現實生活截然不同的人,但演員通常不會兼任編劇,編劇又未必兼做導演,三者都是做同一陣線工作,但負責崗位不同,無須要擁有相同技巧,畫家道理一樣,畫家無須研究一枝油彩筆如何製成,油彩廠家當然無須要有藝術細胞,雖然畫家不能沒有畫筆油彩,但生產商亦無必然先懂畫畫才能生產畫具。


長毛在 2004 年當選入立法會,當時正值前任特首董建華令港人陷於水深火熱,我記得當時他在新聞片說:「唔好講咁多,快快踢我入立法會!董建華下台!」,於是他真的當了選,入局去也,投他票的選民很大程度基於對政府的憤怒,相信選民也知道長毛入議事堂未必可以剷走老董,但總覺得有長毛這類街頭鬥士可以為荒唐的立法會帶來一點生氣,即是說,選民投長毛是為啖氣大於政治期望,即使老董到 2005年3月才以「健康理由:年紀大站著演說腳痛」而「自行引退」,長毛在議會內向高官強權的激烈責罵,市民會覺得,縱使長毛不能以一人之力扭轉局勢,但建制派和權貴好歹也忌他三分,他痛罵庸官也是大眾喜愛的「餘興節目」,長毛算是盡了職份,事實上,他亦無可能憑一人力量去改變整個政策架構,反正市民也知道當局不會隨便聽取民眾意見,不如「消費」一個長毛,罵得幾多得幾多,民主黨和建制派各自有穩定支持者,餘下的就投給長毛,我有理由相信長毛的選民基本上未必對政治有很大興趣,有票在手,過往不投,現在投長毛,我個人認為長毛的政治生涯並非想象中複雜。


長毛是街頭抗爭者,並非政客,看他的談吐儀表就知道,在「尊貴議員」和「優雅的知識份子」眼中,他很另類,在市民眼中也很特別,他是活在街頭的基層戰士而非坐在冷氣辦公室的政治游說家,他不須要亦不會做討好選民的公關動作,選民也清楚「長毛就是長毛,是這樣的」,社民連爆發災難性風波,究其成因,我在《社民之路如何走》系列及近日關於該黨的文章已詳細說過,長毛並不涉及其中,他夾在黃馬倒閣派和陶君行的保閣陣營中間,唯一牽涉少許責任是他助手有份唱衰黃馬陣營及搞聽證會未審先判桃色案纏身的任亮憲,其餘基本上與長毛無關,所以人網近日群起追罵長毛,甚至人網著名主持在節目導向他公開表態反陶君行,我個人對此相當有保留,我不會評論對錯,但我認為「相當有保留」。


退幾步想,長毛從來沒興趣沾手黨務權術,他被邀入社民連創黨很大程度基於共同理念,黨亦需要他這類街頭戰士,所以他很適合社民連,但我已說過,他是街頭抗爭者,並非政客,這在香港政治生態不足為奇,反正在議會內所謂「政客」也不見得妥善從政,不是嗎?因此,長毛夾在三文治中間,要他在節目公開表態很為難,他應該對陶派有不滿,但可能他仍未弄清楚一連串紛爭始末,表態會令自己卷入鬥爭當中,而且該著名主持對長毛的說話也很有導向性,打了許多友情牌,尾段更語帶相迫他表態,此舉不太恰當。長毛只說不會附和罵黃毓民的人,但沒有明確表態反哪人,不見得長毛的回應有問題,想他怎樣?拍枱大聲罵爆某人,還是稍被導向便即時老友鬼鬼說:「係啦!阿邊個正衰神!撐XX好嘢好嘢」?不符合長毛的性格吧。


無論如何,社民連紛爭要盡快解決(如可以解決的話) ,政治存在陰謀論很正常,但要注意當陰謀論發酵到極點,即所有人都是衰神,那就和瘋人院沒分別,個個都指住對方說:「你痴線架你痴線架….」,對嗎?



請參閱:

社民之路如何走【一】【二】【三】

黃馬與陶季

19 則留言:

匿名 說...

大文兄的冷靜分析,令我也冷靜下來

匿名 說...

我估最大分崎係長毛唔肯紀律處分/炒佢手下既人.唔想揸正來做

匿名 說...

讀罷全文,大文兄似乎搞錯了主要觀點,究竟長毛手下大力打擊黃毓民,這與長毛是否無關呢?
你那者三條非常簡單問題, 只是三個稻草人而已~~

匿名 說...

與長毛是否無關, 我是指長毛是否須要負責?~~

匿名 說...

陳生有睇最近事件發展的日程應該知:

陶君行是看長毛的取態, 而對黃毓民展開攻擊的.

而攻擊毓民和選民力量最多的, 不是港島和九東的人, 是新東支部和長毛辦.

匿名 說...

我不殺伯仁, 伯仁因我而死.

毓民被長毛手下唱, 長毛沉默.
佢手下容樂其搞罷聽人網, 長毛沉默.

117倒閣佢罕有上毓民節目鬧倒閣的人, 一零憲章是垃圾都好, 但長毛根本冇睇過.
倒閣失敗當日, 三子中只有長毛出席egm.

支部問題, 長毛表示行委有權.

自從計劃長毛接任黨紀, 毓民辭了黨紀主席, 係想佢和關係好的陶合作執行, 但bbq和公審事件這些更惡劣的事發生, 長毛都冇做野.

毓民表示兩日內有公佈後來冇件事, 和陶君行找記者大數毓民, 中間發生了甚麼事?

是報紙報長毛公開不支持倒閣, 之前周一大舊在網台都講得很清楚, 佢只說長毛誤解, 但兩次長毛跟蕭生做節目時, 面對其手下的行爲, 佢卻不斷試找理由辯解.

跟以前對民主黨的態度完全相反.

匿名 說...

補充上文:

當黃毓民把紀委會主席交俾一向不理黨務的長毛, 是有其深意的.

毓民相信自己在紀委的處分, 不能得到行委執行, 尤其踼陶君行長毛的黨羽出黨.

俾長毛做, 是希望長毛積極阻止手下行爲, 和出事後能公正處理, 証明自己冇包庇, 不能再以局外人身份逃避.
但最後長毛都冇處理.

四人聲明後, 當中可能有默契, 再犯唔處理, 三子要出手, 但上周長毛反過來支持陶君行.

所以令人嘩然.

無業遊魂 說...

我不認識長毛,另外兩子更加唔認識.連續幾個月睇唔少民連新聞及論壇. 我覺得小小政黨可以翻起三尺浪. 真係好多有心人好"關注"依個黨.

可能有些觀點略與大文兄有所以不同.

首先, 長毛想係依個風暴中獨善其身,我睇幾難.兩元老已表態. 在他來講要二選一, 其實不難或者他心裡有數! 只是靜待時機.

另外, 當走入議會後, 不論之前係什麼人, 其實已經變為政客之一. 第一年自己唔覺係, 咁第二,第三年. 經過幾年議會生涯應該知道自己係什麼角色. 如果仍然不知道, 咁給與稱呼為新類型街頭抗爭政客.

其實過去. 長毛係該著名主持的節目中表現進退失據. 記然自己不沾手黨務, 即是將黨務交給主席決策. 如果認為主席決策沒有錯, 咁長毛應該理直氣壯對主持講一切以主席決定準. 但依加又唔係咁,只有支吾以對. 只有在小小枝節上(公司註冊)跟主持對上幾句. 其他事情只低低語調說不知道或知道. 我聽過他在以往的節目中狠狠罵十九才子什麼什麼! 咁對自己下屬有錯,又怎樣! 究竟自己的黨主席做得對唔對, 咁又唔知? 又敢問他自己的理念是什麼?

事實上, 陰謀論發酵已經蔓延. 已經有人謾罵那些人不是. 而又有人出post禁止這位仁兄做某網站節目主持! 也有人開post數臭該著名主持.

民連現象越來越奇怪, 不斷伸延!!

反而, 我覺得該位主席已受得高人指點, 靜待元老再岀招.

匿名 說...

以上樓主分析清晰;
在這次連串事件中,看到長毛的態度,
使我不由得不看“托派”的意識,
佢強調斗爭之餘,其實亦強調階級,階級斗爭,,,,
佢 禸同主持是朋友,
而佢毛派係戰友,才是自已友,
“托派”的意識形態係共產黨的左派,
佢講佢同司徒華有特殊既感情,
我所理解就係指階級感情,出身接近,
所以今次社記事件,係視為階級斗爭的必然規律~~

陳大文部落 說...

或者我統一回應:

我個人相信長毛是偏向支持毓民大舊那邊,而不是陶君行,他應該如其中一位回應者所說,可能是靜待時機一次過表態。

我認同最大分歧是長毛沒即時處理他手下唱衰二子,這和他稱自己平日少看網上資訊(應該包括少聽民間電台)有關,而弔詭的是,人網那邊之前又有個頭條大帖,說人網收聽率最高,其他網台很低,這又好像證明了「人家唱衰你都唔緊要啦,都無乜人聽嘅」這樣。

我在文中問的三個問題絕非「稻草人」,而是說明在同一工作陣線下,不同崗位的人的技能可以全無關系,或很少關連,來比喻在香港這個特別的政治環境,當選做議員也未必須要具備「政客」和「管理」才能,長毛就是街頭戰士入了立法局,但他仍是一個戰士,沒有變為「政客」,及沒意識到加入社民連做長老要有的「管理」手腕。

我個人觀察,陶君行未必須要太看重長毛取態,理由簡單,陶派已掌握黨的權力核心,陣容也算強大,乜可借助傳媒為朋黨搏取公眾同情,反覷人網(即黃馬陣營)只局限在人網,公眾接收陶派的資訊多於黃馬,我在社民連的其他文章已說過,人網最大問題,是大一般人就算日日看人網,也難理解紛爭的來龍去脈,但陶派一開記者會就可「完整表述」。

視線不應太針對長毛,究其原因,毓民在黨的管理上也有重大缺失:

1. 大舊在陶派朋黨初起時已在《毓民踩場》講述問題,但毓民似乎聽不入耳。

2. 要杜絕陶派朋黨,大家都很看重毓民取態,包括大舊,但我在之前文章已說過,毓民過份自信,從不認為朋黨是大問題,一直「樂觀其成」,毓民沒行動,其他支持者也沒辦法,怎能逆老幫主之意呢?所以朋黨日漸壯大,而且越來越有系統地侵蝕社民連。

毓民過度自信導致陶派朋黨崛起,和任亮憲的自信爆棚導致身陷醜聞,我也在之前文章說過很類同,都是太自信而起。

陳大文部落 說...

無業遊魂:

你說長毛在著名主持的節目上「進退失據」,但長毛在該節目上的說話,已表明只是做嘉賓,而不會喧賓奪主,他說:「阿【】生你請得我做節目,我都唔會在你節目上柴你台架嘛....」,這代表了長毛不會在該節目表態什麼,所以著名主持導向他表態,對長毛沒作用,也不適當。

很多支持社民連的支持者都會很關心該黨動向,主要是不想這個為基層討公義的政黨倒下或變質。

我個人只覺得近日狂罵長毛的人只有兩個可能性:

1. 神經過敏的黃馬陣營支持者;

2. 陶派的「無間道」、間諜,想營造黃馬排斥長毛,令「三子」變「二子」,並在適當時候「擁護長毛」。

總括而言,現階段拿長毛來痛罵是不明智之舉。陶派唔罵反而罵長毛?

匿名 說...

如果覺得長毛對新東支部和毛辦的行爲, 無表態就可以置身事外, 基本上已無討論空間.

我也不希望罵長毛太多, 因爲咁唔可以令佢改變.

本人軒 說...

不表不表還需表。
且看長毛會唔會對大舊毓民落井下石。
到時再睇下收唔收佢皮。

我覺得如果長毛係企喺陶派果面嘅話,要用盡一切方法,不擇手段亦都要令佢喺2012慘敗落選。無錯,咁樣拉佢落台係好狠毒好賤格,但你問我我寧願俾田北俊之流贏都唔好益赤化咗嘅新東支部。

匿名 說...

“倒閣”之前,“人網著名主持人”期期以為不可,苦口婆心告誡:後果好嚴重。老實講,如此諍友,都算唔話得,用佢自己嘅話來講,可謂仁至義盡了。

然而,“太上皇”卻表示“學生會式‘家家酒',‘樂觀其成’”。長毛呢,直至“強姦案”前後,仍在“人網著名主持人”節目中一再表示“唔同睇法”、“問題唔係咁嚴重”。

陶主席更神奇,同記者“茶聚”,“發明”了創黨主席想搞散個黨的“偉論”,(孫中山企圖搞散國民黨?李大釗、陳獨秀會想搞散共產黨?)踢爆註冊有限公司係因為動機不純所引致,咩人蒞0架?(警察拉賊之前係謀殺個賊失敗之後的行為?)


社記會“其興也勃,其亡也速”嗎?烏合之眾,曇花一現?“樂隊裡的鼓手、作曲家和歌手”的關係,一語蔽之,其實就係“無你不成,無我不就”,他們明白嗎?

每個地方,都有左、中、右的存在和存在價值,不同政黨互相制衡對社會有利,個人實在不想社民連從此煙消雲散。

長毛,你想獨善其身,恢復“四五行動、四五個人”的局面嗎?唔想就要做嘢了。

匿名 說...

bravo discussion

匿名 說...

真相大白, 陳大文估錯了,
陶君行沒有計劃過虧空會址基金,
佢背後有金主, 係鄭大班.

佢旗下的電台大概將於今年三月啓播,
所以自egm後才有罷聽人網的行動, 而除毓民大舊, 陶派大多沒有抗拒.

而大班也有捐錢俾民台, 而且比蕭若元多, 所以能夠咁罵人網, 未來甚至會挖走人網的主持.

自星期五起, 連續三天各大報章沒有再攻擊黃毓民或講社民連的事, 蕭若元和毓民都冇講注冊成立新公司的事, 可能係大班肯蒲頭, 跟毓民講好數, 保証毓民留在社民連, 陶君行不會再攻擊狙擊人士.

陳大文部落 說...

2011年1月18日上午2:30 匿名:

唔好成日好似小學生咁,你估而家玩兒童猜謎語咩....

1. 社民連注冊事件,如果話「你估左錯喇,陶君行無計劃過虧空會址基金乜乜七七」...

你講呢啲係好多撚柒餘,公司注冊是可進行一些符合公司的行政動作,例如「財務調動」,無人一口咬定陶派一定會虧空會址基金。仲有,就算陶派無虧空呢個動作,因為未發生嗟,你又點可以咁肯定人地「無計劃過」呢?

2. 擺聽人網,陶派的人當然無乜人反對啦,用下腦諗下嘢啦,陶派係反人網嘛,知無?咁簡單你都唔知?

3. 大班捐錢俾民台多過蕭若元,及民台是否因此而有膽罵人網,我覺得未必好有關系咋喎,唔可以話完全無關,但未必係最大原因。而大班捐幾多錢,都係一個謎。

4. 我覺得鄭大班搞電視台,應該就唔會挖走人網主持,兩者無乜關系。

5. 至於報章近日少有提及公司注冊一事,我覺得係事件新聞價值不高,因為未有證據足以證明陶派此舉犯法,係咪先?而且傳媒都針對毓民陣營,當然更唔會宣揚陶派醜行啦。

discussingtennis 說...

而家睇黎陶君行終於霸到一個政黨俾自己做話晒事。以前霸唔到前綫,今次就霸到社民連。

既然個黨已經係陶生自己,咁就好應該交到成續,出年要做到立法會議員,如果做唔到,咁就好明顯係陶生自己個人能力既問題。

但睇返而家陶生對自己同黨既定位,佢自己選到既機會有幾多?

匿名 說...

2011-01-24
蕭若元:长毛害死阿陶(君行)。信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