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網誌簡介

2011年5月3日星期二

梁振英:正視內地孕婦來港產子的後續影響

《信報》時事評論全文 2011-05-03:

內地孕婦來港產子問題,我想談兩點:一是後續影響;二是丈夫為香港人的內地孕婦的身份問題。

目前的法律規定:內地孕婦來港所生的子女可獲得香港永久居民身份,這是內地孕婦來港產子的基本誘因。近年內地孕婦來港產子的人數激增:2001年,父母皆為非本地居民、在港出生的嬰兒僅有六十二人;2005年,增加至九千人;2006年,一萬六千人;2009年,近三萬人;2010年,三萬二千萬人。

今天爭產房 明天爭學位

內地孕婦來港產子人數激增,社會高度關注。有意見認為,內地孕婦來港產子是發展醫療產業的一種業務。

我不同意這說法。如果內地孕婦產下的子女,沒有永久居民身份,這種業務可以酌量發展。但事實是,每年三萬個父母皆非香港居民的孩子出生,出生後隨父母回內地,五、六年後,只要有三分之一要來港上小學,無論是否每天過關上學,香港就要額外提供一萬個小一學額,今天爭產科病床,五年後爭小學學位,香港如何應付?

香港社會的發展,需要周詳的規劃,規劃的目的是要讓香港人在各方面得到較優質和充分的服務,規劃的方法是按不同年齡組別人口的多少和不同需求做好部署。今天內地孕婦人數激增,醫院人手和床位供不應求,幾年後,幼稚園和小學學位會否短缺一兩萬個,我們無法預測,無法掌控,這都不是社會發展的正途,因此必須嚴格控制內地孕婦來港人數,確保香港市民所得的醫療服務質素不受影響。

此外,我還想談另一點:內地孕婦不是一類,而是兩類,一類的丈夫非港人,另一類的丈夫為港人。

我認為丈夫為港人的內地孕婦在產子問題上,在香港醫療體系力所能及的前提下,待遇應該等同本地孕婦,理由有三:一、丈夫為港人的內地孕婦,懷有的孩子無論在香港或外地出生,都是香港永久居民;二、香港異地婚姻的宗數,比起內地人口的總數,相當有限,而且可以預測和掌握;三、我們既然經常想方設法凝聚港人,就不應在一個香港永久居民未出生時就劃為另類。

香港身份證 優質白金卡

香港出生率低,因此有人認為讓內地孕婦來港產子可以補充不足。對此,我有兩點看法:一、我們的任何人口政策必須是有計劃、有目標和可以掌控的政策,不應是打開大門,沒有人數限制,沒有遴選機制的放任做法;二、如果要從外地輸入人口,以補香港的不足,更快、更好、更有經濟效益的做法是有選擇性地吸收資優的青壯年人。無論多少香港人每天罵香港,香港永久居民身份,仍然是一張極受歡迎的白金卡。

內地人口眾多,毗鄰香港,香港本地人口稠密,對任何內地人口流入香港的現象和對策,我們都要謹而慎之。香港有投資移民計劃,但不容許內地居民申請;我們有海外女傭計劃,我在回歸前就堅持不容許在回歸後輸入內地女傭,這些都說明了我們一貫的態度。

關於內地孕婦來港產子的政策,不僅是醫療問題,不僅是私家醫院的經營問題,也不僅是母嬰安危問題,更大的考慮應該是人口政策。人口政策的本質不是產業問題,是如何吸納多少人和什麼人成為香港的一分子,使得每一個香港人都有較好生活的問題,也就是高層次、有凌駕性的社會問題和政治問題。

內地孕婦來港產子造成的影響,我們必須正視,二十一年前頒布的《基本法》,並沒有預見每年數以萬計的內地孩子來港出生。

行政會議召集人

2 則留言:

我不是港哩 說...

又想起鍾大師了:一頭牛如何能管理一只靈猴!!

不要忘記,單雙程証的審批權在中央而不是在港府手上……

匿名 說...

搶小學學位??
乜而家唔係小學學位過多要殺校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