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網誌簡介

2011年5月14日星期六

無懼豺狼妖孽‧孤身再上路

立會賦權委會主席,驅逐行為不檢議員。本屆立法會共發生28次議員行為不檢事件,包括掟蕉、掃枱,立法會昨日大比數通過修改議事規則,把驅逐行為不檢議員的權力擴展到所有委員會主席,相信日後不會再出現議員以膠樽擲官員的場面。不過,主席有權中止議員冗贅煩厭地重複論點的修訂則被否決。

立法會表決修改議事規則,把驅逐行為不檢議員的權力擴至所有委員會主席,民建聯(前列舉手者)和民主黨都贊成,人民力量黃毓民和陳偉業離場抗議。

上述報道,詳情可在媒體觀看,我照例不複述,從這件荒謬絕倫的議事規則修改來看,反而想談另一問題:究竟香港何時才會真正步向文明先進?


社會上有些人對「人民力量」黃毓民和陳偉業無比憎恨,理由可以很多,甚至有些是人云亦云,今次修訂,這些「仇家」必拍爛手掌開香檳切燒豬大慶一番,覺得黃陳兩人,今後難以在議事堂再「作惡」,連吹水無決策力的委員會也有這個驅逐權,腦海浮現出黃毓民青筋暴現張開口有話說不得,說得大聲一點隨時被驅趕,陳偉業巨大身型也只能像憤怒的小貓貓,脹紅了臉,不敢大話指罵其他垃圾官員,怕犯了規又被趕出場,有些港式家長見黃陳平日言行,覺得「教壞細路」、「令人不安」,於是基於為孩子「啟智拔尖」著想,又會大力反對。不少港人心中,議事堂應該是華麗的、充滿知識份子優雅的文明地方,一眾官員議員,個個尊貴莊嚴,男的應該戴著紳士禮帽,女士穿上高級時裝,皮笑肉不笑,優美得像芭蕾舞蹈拿起垃圾文件,然後一人噏幾句,這就是很得香港人歡心的優秀議會模式,但為何黃陳二人要經常大發雷霆痛斥高官?


我只想讓憎恨黃陳的人知道,現在的香港,已不是以前英國殖民時繁榮優秀的香港,回歸(西) 後,香港已變成保皇派和財伐割據的爛地,政府極度向地產商獻媚,所以我們有地產霸權;高官急上位做事馬虎,等待退休去大財團效忠,所以有無數施政失誤;一向符合港人口味的所謂民主黨,連《來生不做中國人》作者鍾祖康,十年前早看穿會變質,結果真的腐壞,而且腐得離譜,所以民主黨為打壓黃陳言論不遺餘力,雖然黃陳現在新組成的「人民力量」,甚至以前「前社民連」,都與民主黨立場有若干衝突,但都是識破民主黨的虛偽,事實證明所指非虛,在大是大非當前,民主黨竟然跳出來讚成打壓議事堂言論自由,這個民主黨究竟爛到什麼樣子,無須聰明人也看得出來。


黃毓民陳偉業其實還包括梁國雄,都在議事堂有較為進取的言行,所謂「言行激進」很好笑,在世界標準下,當然指文明先進的西方國家而言,這種所謂「激進」行為根本無傷大雅,甚至只屬點綴。面對不公義,由選民選出來具民意根基的議員,必須義不容辭為民發聲,對著這些不知所謂的高官,長久以來的溫文好言相勸,已證明無效,在無計可施下,黃陳的所謂激進,只不過真情流露,把心裡的真言、民眾集體訴求,以較高姿態表達出來,絕對談不上什麼激進,任何一個有血有肉務實的從政者,都必須具備這種氣魄,難道陰柔寡斷唯唯諾諾白支人工的議員會對香港人有益麼?憎恨黃陳的人,應該冷靜想一想,究竟是政府敗壞令港人受苦多些,還是黃陳「犯規」重要。


認清偽民主豺狼‧作出明智決擇

「人民力量」是香港政治上極其重要資產,而黃陳在議事堂的抗爭,更是本港開埠以來打破沉默抗爭的里程碑。民主黨變節出賣民主,當然視二人為眼中釘,那些以吹捧偽民主黨為榮、搬是弄非針對黃陳為樂的朋黨,心腸壞透,對黃陳的仇恨,有雞毛蒜皮的私人恩怨,也有因誤解而無聊結怨,為利益而敵對更佔多數。「人民力量」面對八面楚歌,但路遙知馬力,日久見人心,民主黨的虛偽,在近年種種事例中已露出馬腳,保皇派是真小人,民主黨卻是偽君子,一隻隻披著民主羊皮的豺狼,出賣港人於不義,滿口仁義道德崇高理想,賣相健康但內裡骯髒,定時定侯跑出來高呼民主萬歲,私下卻投向中共霸權懷抱,為的是鞏固勢力,拿香港人作籌碼,拿民主用作與中共交換的條件,民主黨從不願意提拔新秀,何解?因為一班賣民主品牌的老將要穩佔寶座,好讓做議員到退休,不斷向選民催眠,,吹噓民主黨是香港救星,得到信服後,在適當時機毫不保留出賣人民,所以中共對香港越來越放肆,政治壓制接踵而來,皆因從民主黨這種政治騙徒身上,看出香港人的愚昧,從而知道如何操縱港人。


有些「港式井底世界觀」的人總有很多政見偉論,高呼「和諧理性」、「談民主不要有失斯文」等等,但事實擺在眼前,香港社會生態已腐爛得不適合正常人居住,在議事堂抗爭是較可取及有效的做法,高官不會聽善良賤民聲音,財伐也不會為人民施舍公義,看民主黨那班面目猙獰的議員爽快舉手讚成修訂,景象之詭異,心腸之惡毒,忠實選民應該好好想一下,作出明智決定,遠離這個虛偽政黨。

1 則留言:

匿名 說...

大部份港燦只懂看外表作結論:
西其裝,革其履,壞事做盡:他可能有原因。
外表或行為不恭,義正辭嚴:他的行為教壞細路。

黃毓民可能欠缺圓滑,得罪人多,所以現在香港所有的媒體,只播放黃毓民在議會擲蕉等行為。但他在議會的精彩論述就提也不提,營造出黃毓民只是搗亂,一無是處的形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