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網誌簡介

2010年12月1日星期三

黃馬與陶季

寫了兩篇談社民連內鬨,本文主要想社民連作一個周期性概括。在廣大選民眼中,社民連給選民深刻印象始於 2008 年黃毓民參選入立法局,加上陳偉業和長毛,「社民三子」名堂廣為人識,或者總有人喜歡逐粒字挑剔,考證社民連正式創黨日期及人數之類,要極端準確地描述哪年哪月哪日哪時哪分由幾多人構思姓什名誰有幾多份文件、每份文件有幾多頁開過幾多次討論會等等,但站在選民立場,2008 就是社民連冒起的年份,社民三子在立法局向高官權貴展開激烈抗爭,符合了選民期待,也頗見成效,於是「社民連品牌」和「社民三子」存在共生關系。


社民黃金歲月

毓民當主席時期,三子會很清晰地向外界表述黨最新動向和政治方針,選民投了票很安心,不會覺得投錯人,社民連的出現,喜歡的人自會全力支持投票去也,也感染身邊的人認同該黨,至於從開始已不喜歡的,事實證明三子在議事堂抗爭有理,雖然心裡信奉港式和諧,也開始對社民連產生好感,覺得這個黨無非想令社會變得美善而非搞衰香港,在2008至2009 的黃金歲月,在短短一年間社民連成為公義的代名詞,及後任亮憲 (馬草泥) 出現,為社民連打了枝強心針,把抗爭層面擴闊到年青人,更活化了悶蛋的老牌時政節目《城市論壇》,社民連總有精彩行動,有精幹的人物,立場旗幟十分鮮明,市民不會懷疑,毓民的網台節目好媲精神領袖妙語連珠,長毛和陳偉業在不同節目也會莊諧並重發表意見,還有人網蕭若元主持時政學術節目,多項因素令社民連充實起來,選民開心,聽眾高興,是難忘的一年。


歡樂「萬能 Sales」

但現在的社民連是怎樣呢?變得好奇怪。毓民退位,新主席陶君行上場,陶是社民三子推介上去的,陶班子還有新一屆行委團隊及核心要員等等,每人何時入黨我不打算長論大論註明,總之就是新一屆管理層,無謂口水多過茶捉字蚤,我只會談談主要話題。新管理層給市民感覺很奇怪,活力十足但又做不成事,少有向外發表有質素的政見論述,其實是有的,而且很多,不過是透過網上「飛卜」及「飛卜俾個叻您」,當然事前要「add 了成為飛卜朋友」,相信還有其他渠道,例如圍內一眾友好煲電話粥、出來摸幾下酒杯底、電郵 msn等等,都是圍威喂聯誼方式。每有議題要黨發表立場,主席陶君行就會笑面迎迎地飾演「萬能 Sales」,他說話溫文,但通當經由陶發表的講話會與社民三子略有不同,我已說過三子發表了 A,陶會向外說 B,當被傳媒追問或被其他黨派質詢時,陶又會適當地調較說出 C,其實還有後著,當質疑得多了,陶又會再遊說「A 當中有少少 B,B和 C又有好多共通點的」,即是 A又得B又可以C又OK,情況就如萬能 Sales 遇到挑剔客人,A貨品不行再推介 B,B又不喜歡又推銷C,然後向客人說「其實呢,A、B、C係有分別嘅,但又一樣好用囉」,客人揀哪件貨品都稱心滿意,陶總是開心菓,大眾老友記,萬事有商量,所以我一直都說陶是很符合香港人口味的政治人,我強調絕非貶義,香港人都喜愛購物,喜歡萬能催銷員,無論什麼立場都面面俱圓,但在落實執行之時,原來好戲尚在後頭。


「飛卜」行政會議

社民連一眾青年行委努力透過「飛卜」商議後,討論過程十分詭異,會看見「多人贊好」、「分享連結」、「成為了擁躉」,回應欄也非常奇趣,圍內好友一人說幾句,通常是贊同居多,在一輪「飛卜行政會議」後,行委立場可能和主席又有分歧,於是陶向外再解釋論述時,很彈性地推出「A、B、C 當中還可衍生 D」,一時一樣,估你唔到,市民無須考究黨立場如何,因為你關心都無用,每日都有新版本,就算執行期間亦可能有新的變化,這種萬花筒的運作方式,和以前三子斬釘截鐵從一而終有著巨大分歧。由於主流傳媒普遍存在某些政治瓜葛,會選擇性報道來引導群眾增強自身既得利益,無論出賣港人民主利益變質的民主黨或建制保皇黨,都不想社民連壯大,這道理連小孩子都明,社民連越是一塌胡塗,其他派別勝算相對提升,傳媒也不會公正地報道真相,各為其主互相擁護既得利益,於是管理層不會覺得運作有問題,或者有黨高層變節也說不定,姑勿論變節或管理失當,社民連已在收檔邊緣,黨最大兼且唯一的籌碼是選民,管理層令黨衰落,選民最終會對這個黨死心,社民支持者縱使不投票,建制派依然穩佔鐵票,抗爭之路從此完結。


黃馬陣營弊病

管理層問題多多,對壘的黃馬陣營又如何?一樣存在問題,「飛卜朋友圈」是陶季派的資訊平台,人網就是黃馬陣營的言論空間,但黃馬支持者和陶季粉絲都有共通點,都很喜歡用圍內老友記「大家心照」的方式溝通,人網平台比「飛卜」更為開放,後者好歹要加入成為朋友才可觀看詳情,前者開放給所有人閱覽,退一百步想,擁護黃馬的選民 (即市民) 想了解黨最新動向 (包括內鬨紛爭) ,看人網越看越迷糊,因為會員發表話題及回應,都是斷斷續續,不就是主題含糊,憑人網貼文不能完整理解事情來龍去脈,我已說過一般人無可能花費大量時間精力逐一追看每篇帖文,而最大問題是看了也不等於了解實情,市民不能簡易看到黃馬陣營有理,但陶季方面只要開個記者會或以黨名義發個聲明,市民反而可直接吸收陶派理據,加上傳媒報道,結果黃馬陣營要不停在人網反駁或罵爆,之前已說過,帖文內容又一崩一漏,觀眾不知發生何事,看得多會厭。


我必須要說明深思了好久好久才決定寫出人網問題,我明白黃馬支持者不會喜歡有人指出弊病,更可能引發陰謀論,認為我想打擊黃馬陣營,無論如何,我不會很肉麻地高呼「我很支持社民三子及馬草泥呵」,從《我看社民連》及「我看社民連【二】:迷失拼圖」兩篇及過往努力撰寫推動五區公投的文章,相信讀者已有足夠能力理解本人取向,我也不是黨員,只是作為選民,眼見港人已不能再啞忍權貴壓迫,討公義必須積極爭取,陶季陣營荒唐已有目共睹,但黃馬陣營和人網又存在問題,要改善其實不難,發帖內容多一點交待前文後理就可以了,現在欠的只是完整性,要緊記社民連必須面向公眾,想得到多些市民認同,就要清楚表達意見,包括清楚反駁各類謠言,切勿抱「總之清者自清大家心照咪得囉,唔好理外邊咁多啦」的一廂情願心態,此舉極不可取,難聽地說,如果陶季陣營玩「飛卜」是網上自戀,但黃馬一派在人網「自己友大家心照 ok」,某程度上大家都是做同類東西,只是平台不同而己,都不能妥善解除市民對社民連的疑慮,當選民對政黨不斷存疑,黨的公信力會退減,也會漸漸遠離市民,保皇黨最大勝利並非社民連收檔,只要越來越多市民放棄社民連或多些人不投票,已非常有利建制派,這些微妙的因果關系,並非誰個陣營被罵爆可比。


請參閱:

我看社民連

五一六之夢

吃糞樂逍遙

應否支持「改良方案」之謎

「改良方案」被遺忘的毒瘤


17 則留言:

aimak 說...

其實你究竟知唔知邊個係行委,邊個唔係行委o既呢?

aimak 說...

你又可否舉出一o的「飛卜行政會議」o既連結呢?

陳大文部落 說...

aimak:

只要 click 上社民連網站已可看到行委名單,名單與本文章主體無大關系,文中唔係研究行委姓什名誰,而係睇工作表現,選民也一樣,係睇黨整體工作,唔會理咁多咩名單、邊個打邊個。

另外,文中指的「飛卜行政會議」係一個形容,現在社民連行委給人的感覺的確係咁,令人感到班人沉迷網上世界,個黨又一塌胡塗。

當然,唔駛不斷反駁「你邊隻眼見到人地成日玩飛卜呀」,文中已指出,政黨係要面向公眾,現在黨給公眾印象就係沉迷網上自憐,乜都在「飛卜」傾一大餐,黨並非屬於行委一班人圍威喂,係要為市民做嘢。

aimak 說...

明晒,原來你覺得係就係,提出指控連證據都唔洗,咁o既評論水平簡直係驚天地泣鬼神,連蔡子強都比下去。

匿名 說...

for business, initial partners often turn out to enemies finally when profit is large but partners don't want to share equally.

for politics, it's no different. their political power is still small (3 seats at legco) but they are too short-sighted for internal conflict.

匿名 說...

http://www.youtube.com/watch?v=dkUBOO3k-L4&feature=youtube_gdata

Danny Wong 說...

Really appreciated your effort for a well written article from an angle and standpoint at a relativley independent position and a more macro perspective. These days, largely because of the noisy. piecemeal and disorderly environment or discussion platform, it is easy to get lost in the information ocean, and many HK people are struggling for their living and hardly spare the time. Anyway, this will be over somedays, and besides all the foes, for many people we can learn from it and become better trained in the future. Your article illustrates the lessons -- we have paid the price, and at least, we do not need to pay again in future. Thanks.

David 說...

出乎意料之外,人網派而家搞既人係長毛。

成日想迫長毛歸佢地個邊。

其實兩派既打飛機手法都差冇幾。

咁樣做會產生一個好大既問題係,而家既長毛已經係一個吸到票既icon,佢再唔係以前第一次落北角搞菜菜子局既街頭鬥士。毛哥係要用黎同民主派建制派大佬對戰既主力。人網派又搞埋佢,咁樣搞,一定會影響長毛既票。

既然社民連3個立法會議員都係贊成狙擊同支持選民力量,咁就應該收手。如果唔係連選民力量都唔會有運行。因為選民力量根本就冇可能同黃毓民切割,同黃毓民切割唔到亦都即係同社民連切割唔到,如果拉埋長毛落水令社民連再亂啲,選民力量都一樣唔會有票。狙擊一樣會失敗。

匿名 說...

吳文遠惦過阿陶

http://www.youtube.com/watch?v=cn0u1x5OdgA

http://www.youtube.com/watch?v=wAP1OpdEi_g

陳大文部落 說...

2010年12月1日下午8:17 aimak:

你唔須要浪費時間不停捉字蚤去舉一反十,其實我寫幾篇文講社民連問題,係以一個市民所見所聞的感覺而寫,社民連現在的確給人這種印象,事出必有因,事實也證明這班行委以至陶君行主席都令黨步向衰落,就算有關人等再花言巧語反駁,但大眾印象依舊,這已經證明出了問題。

陳大文部落 說...

2010年12月1日下午9:58 Danny Wong:

是的。對一般市民來說,每日工作已疲勞,無可能有很多空閒時間去追查社民連內鬨因由,事實上,我在文章都指出,選民未必很有興趣知道黨內鬨什麼,只知道「有內鬨」,問題就是黨出現紛爭通常弊多過利,現在社民連管理層失當是已知事實,陶君行代表的黨立場令人失去信心,單是這些已足夠令選民質疑,長此下去,會失去選民擁護。

陳大文部落 說...

2010年12月1日下午10:25 David:

我相當同意你所講,陶季及行委出現問題,反這班人就可以了,如果連長毛都拖埋落水,只會又枝外生枝,又會衍生不同版本的罵爆、反駁、指控、再反擊,成個圖畫又變得模糊,對事情無幫助。

匿名 說...

http://twitter.com/wikileaks

http://88.80.13.160

匿名 說...

http://plastichk.blogspot.com/2010/11/blog-post_29.html

陳生請醒醒,林忌炮打你!

匿名 說...

Thank you for the post but I don't agree with the part about 黃馬 not being able to communicate and clarify it's positions, and HKReporter.com was not very helpful. Note that Yuk Man has his program online twice a week, sometimes Chan Wai Yip was there, also Ma. Ma also shows up in 網想最大黨 and 城市再論壇, Long Hair sometimes also present in Mr. Siu's program, many times LSD's positions were clarified in these programs, not just HKReporter's forums, this is way better than using Facebook.

陳大文部落 說...

2010年12月26日上午8:21 匿名:

我文章係指出人網存在的問題,並非指「人網無用」、「不能溝通」及「黃馬陣營不清楚自己位置和立場」。

人網最大問題是社民之友頗為自我中心,把人網當作自己的圈內平台,引伸至社民連變成圍內老友的空間,但不要忘記,政黨首要是面向公眾(即選民),所以我指出人網會員尤其社民黨員 ( 因為人網會員和社民黨員可以是兩回事 ),當要發表論述或表達意見,要清楚,不要當作圍內朋友大家心照那種。

文章已講得很清楚。

匿名 說...

Can't agree more with your analysis.
Up till now I still have no idea what the issue that they are fight amongst themselves. All I know is that there is no clear leadership currently. In the public, they are no longer the agenda setting force like they once were. Only scandal set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