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網誌簡介

2010年8月22日星期日

搵快錢是硬道理‧逾百頓毒奶粉再肆虐‧中國嬰兒在等死

他們在等死
大頭娃娃 結石寶寶水深火熱 毒奶粉再肆虐

2010-08-22 蘋果日報頭條

【本報訊】內地再度受毒奶粉肆虐!正當全國逾 14個省市的受害家長追查導致嬰兒早熟的元凶之際,內地官方昨宣佈,查處一批生產三聚氰胺毒奶粉的廠家,拘捕 40多人,收繳 120多噸有毒奶粉,並發現部份已流入包括上海等 7省市。對於毒奶粉屢禁不止,外界深感愕然。近日,本報記者走訪安徽、湖北,訪問 2004年和 2008年分別遭問題奶粉毒害的大頭娃娃、結石寶寶,發現他們仍生活於水深火熱中,貧困的父母茫然無助,眼睜睜看着孩子,一步步走向死亡……記者湖北安徽直擊

「我家這孩子,說難聽一點,現在只能在家裏等着死……哪一天他真的走了,我家肯定是崩潰了,一家的未來都沒有……」兩年了, 29歲的周雄說起因長期飲用三鹿奶粉而患上腎衰竭的兒子,數度哽咽,語氣中透着無限心酸,「孩子的右腎已經完全萎縮了,沒有功能,左腎還有積水、結石。我們完全沒有能力幫他換腎,甚至連一次全面的檢驗也負擔不起,國家說的基金我一毛錢都沒看到,免費治療根本沒有落實,完全是謊言!」

在湖北省赤壁市偏遠農村趙李橋小學殘舊的員工宿舍,周雄的家可以用家徒四壁來形容,客廳只簡陋地擺了一套舊木桌椅和一部舊電視,沒有一件多餘的家具。兩歲零九個月大、身高僅 87厘米(約 2呎 10吋)的周一哲,晃着比同齡人矮小的個子,手中拿着玩具車,不怕陌生地迎來要和記者玩,時而露出可愛的乳齒,兩隻大眼睛下掛着腎病患者常見的大眼袋。此時笑得無憂無慮的他,看不到背後父親憐憫及心痛的眼神。

2008年 9月,三鹿奶粉被揭發含有化工原料三聚氰胺,全國超過 30萬長期食用這些毒奶粉的嬰幼兒被驗出腎結石。早在同年 6月,年僅 6個月大的小一哲因急性腎衰竭入院,三天內做了兩次大手術,同年 9月又做了一次腎積水引流手術,小小的生命三度被發出命危通知書。其後國家宣佈替結石寶寶免費檢查及治療,醫院為小一哲免費吊了七天鹽水後,以「人太多」為由,叫他們回家。

「第一次全身腫得像透明一樣,尿道全塞了,醫生說你這小孩基本上已經沒救了,那情景我現在想起來都想哭。像他這樣的後來很多都死了。」現時小一哲除了右腎完全萎縮、失去功能,左腎仍有腎結石,平時尿很黃、量少,早上起床雙眼經常腫得像小雞蛋一樣。「國家說的治療根本就沒有,完全是謊言,根本沒有人管我們的死活!」周雄說,出院後他曾多次找市衞生部門,但對方搪塞說會治療,直至現在仍沒有人理會。

兩年來,為了幫孩子治病,家人傾盡所有,至今還欠下別人三、四萬元(人民幣.下同)。現時一家人蝸居在做小學老師的一哲奶奶家中,周雄在小鎮上的麪包店打工,月薪 1,000多元,只夠吃飯。兒子的腎又像定時炸彈一樣,隨時發病,性命不保,周雄夫婦沒有一天睡得着覺,「我們一家人都生活在很黑暗的環境中,沒有快樂,我是一天都快樂不起來,心裏堵得很,很生氣,一激動心臟就很痛」。

「如果他(結石寶寶)知道了真相,他會怨恨這個社會。」

就算孩子過得了這一關,周雄也擔心其心理陰影一輩子抹不去,「現在他一到醫院看到穿白袍的人就很害怕,心裏恐懼。長大了當不了兵、幹不了重活,你說如果他知道了真相會怎麼想,他會怨恨這個社會。這不是對一代人,而是對幾代人的影響啊」。

「現在眼前最逼切的是要為孩子換腎,我心裏很着急,但是我沒文化、沒技術,賺不了錢,甚至連一次大醫院的檢查也負責不起。作為父母我實在很愧疚……」周雄哽咽着停頓了許久,「如果孩子出了甚麼事情,我肯定要出去殺幾個人,是他們把我逼上了絕路,沒錢沒治療,我已經完全沒有辦法了。現在我甚麼都不怕,要坐牢我也不怕,反正小孩已經這樣了,我也就甚麼都無所謂了」。

而鄰近湖北的安徽省西北部阜陽市的偏遠農村,同樣的噩夢纏繞着一眾「大頭娃娃」家庭。 2004年 4月開始,國產廉價劣質奶粉如猛獸般吞噬着農村稚嫩一代的生命。阜陽地區近 200名嬰兒因飲用這些蛋白質含量僅 2%至 3%的空殼奶粉(國家標準為 18%)而嚴重營養不良,身體停止生長、頭髮脫落、皮膚潰爛、頭臉脹大。數月內阜陽數十名大頭娃娃死亡,但官方一直迴避這個數字。

今年都是 7歲大的祝千林和宋悅悅當年僥倖撿回一命,但至今後遺症不斷。祝千林的家住阜陽太和縣桑營鎮的祝莊村,和宋悅悅住的宋寨村距離不到兩公里,這裏是接近安徽與河南的邊界,是阜陽最荒蕪的農村,也是安徽最貧窮的村莊,去年人均年收入才首破 3,000元。

在祝千林家破落的舊磚屋內,父親祝文說起這家中唯一男丁的情況仍然眉頭深鎖:「你別看他(千林)個子不矮,其實體質很差,沒有一點力氣,手臂還是彎的,肝功能也不好。平時摔跤摔不過人,跑步經常跑着跑着就突然跪倒,膝蓋上全是傷痕。」從小到大,小千林比其他孩子更多感冒發燒,近幾年還不知原因經常吐血,血從鼻子倒流回口腔,吐出來如血痰,隨時……

同齡的宋悅悅六年來體溫一直處於 37.5℃的偏高狀態,雙手十指幾乎全部伸不直,如藤條般彎曲着,一用力伸直就痛。「醫生說手指彎是因為營養不良,她 5歲之前都很不好養,經常病,背上還長了一個像神經瘤一樣、拳頭般的大泡,直到去年才消失。」父親宋振福說,事發至今六年,除了當時住院費用國家報銷外,國家賠償的每名患兒 4,000元仍沒拿到。

祝文夫婦也表示,當年才 8個月的小千林出院後,國家賠償的 4,000元發放到村時被村官扣起,「村裏要我們簽字說拿到賠償,但我們事實是沒有拿到,不肯簽,出院一個多月後上面來檢查,他們才發放下來」。祝文說:「孩子以後體力不夠,發育也可能不完整,也不知道為甚麼吐血,生命危不危險。做一次體檢至少五、六百塊錢,我們根本負擔不起,我現在最希望的是政府能為孩子做檢查。」但是,正如宋振福所說,「我們在農村,也不知道該找誰。當年桑營鎮書記說,給你們報銷看病費已經很好了。這事就這麼了結了,誰還會再來關心這些無辜的孩子?」


結石寶寶周一哲的爸爸(右)談及孩子右腎已完全萎縮,左腎患腎石,但沒錢替孩子治療時,神情哀傷,並擔憂孩子時日無多。本報記者攝


受劣質奶粉禍害的安徽大頭娃娃祝千林,現已 7歲。他除了出現肝功能受損、不時吐血塊等症狀,更時常發燒,經常在家不穿衣服。本報記者攝



已長大的大頭娃娃宋悅悅,向記者展示飲用劣質奶粉的後遺症──十隻彎曲的手指。本報記者攝



08年三鹿毒奶粉事件爆發後,許多家長排隊帶結石寶寶到醫院檢查。

====================

「想把中國的孩子都害死」
性早熟嬰家長怒斥: 衞生部袒護問題奶粉

「害了 30萬寶寶(患結石)還不夠,非要把所有中國的孩子都害了才滿足!」自 2008年爆發震驚中外的三鹿毒奶粉,導致全國湧現 30萬結石寶寶事件後,內地最近又爆出不少嬰幼兒因服用疑含激素的奶粉,出現性早熟案件。家長質疑是國產聖元奶粉惹禍,但 衞生部公開為該奶粉辯護,稱「性早熟與聖元奶粉無關」。多名受害家長怒斥當局缺德,並打算把問題奶粉樣本送外國檢驗。 中國組

「我當時在網上看實況轉播,聽到當官的在台上亂噴口水,氣得差點把電腦砸了!」家住湖北省武漢市山梨花園吳國強,對本報記者講起 衞生部上周舉行的記者會時,仍怒不可遏。他的孩子吳澤桐今年 3月 12日出世,因媽媽無奶水,特選高檔的聖元奶粉作為孩子的糧食,「誰想到,孩子才喝了三、四個月,就出了問題」。



自小飲用聖元奶粉的小菲,家中仍存放多罐奶粉。 本報記者攝


自 5個月大的女兒出現性早熟後,吳國強太太改餵愛女吃粥。 本報記者攝


衞生部指性早熟事件與聖元奶粉無關,但有關奶粉在超市銷情大受影響。 本報記者攝


吳國強說,女兒四個月大時出現乳房增大、下體發紅,還流白帶狀物,「我們帶孩子去醫院,醫生說可能是性早熟。才四個月大孩子,甚麼性早熟」。他們懷疑與奶粉有關,停服聖元奶粉後,孩子的情況漸漸好轉。上月底,湖北食品安全委員會拿走兩家受害嬰兒的奶粉去檢驗,但衞生部卻只公佈一個樣本的結果。

更慘的是,喝聖元習慣後的孩子,拒絕飲用其他品牌的代用品,一家人急得團團轉,目前只好煮粥給孩子吃。孩子營養不夠,現在五個月了才有 12斤,「我們做父母的,看到孩子瘦成這樣,別提有多傷心了」。吳國強原做飲食小生意持家,自從女兒出事後,生意差不多丟了,一家人靠食老本。

當局不讓「民族品牌」倒掉

家住武漢的另一受害嬰兒的家長鄧女士,則對記者怒揭聖元奶粉企圖收買她的內幕,「他們帶着慰問品和玩具到家來,要跟我們私了,被我們拒絕了」。鄧女士的女兒出生剛 15個月,也是服用聖元奶粉,早前發現孩子乳房有硬結,「去醫院一檢查,說是性早熟。你說,這才一歲多的孩子,這豈不是害人是甚麼」。

吳國強指,他們也預料 衞生部會袒護聖元,因為倒三鹿奶粉,當局一定不會再讓另一個所謂「民族品牌」倒掉,「他們昨天還說奶粉不會含激素,後來又改口說,聖元奶粉含激素符合標準範圍,這叫甚麼理由」?「真不明白,(問題奶粉)害了 30萬寶寶(患結石)還不夠,非要把中國的孩子都害了才滿足」。

「我們會把聖元奶粉送到外國去檢驗。」吳國強指,他和廣東一批受害 BB家長準備將問題奶粉送到美國或歐洲檢驗,或者送香港檢驗,亦有法國記者採訪他後,拿去一罐聖元奶粉,幫助他們送歐洲檢驗,「我們對中國標準已經不相信,更不相信他們( 衞生部)的檢驗。我們期待能從國外得到客觀的檢驗」。而吳國強和鄧女士作為首批受害家長,他們對 衞生部的處理方法既憤慨、又無可奈何。

內地問題奶粉屢禁不止

2010年
湖北武漢有嬰兒食用聖元奶粉後,發現性早熟,如乳房增大等,懷疑奶粉內含雌激素,隨後山東、江西、廣東、湖南等全國 14個城市出現類似個案。 衞生部事後公佈調查結果指,性早熟事件與聖元無關,但沒有解釋嬰兒性早熟原因

2008年
三鹿嬰兒奶粉被揭發添加化工原料三聚氰胺,全國湧現大批腎結石嬰兒,加上問題奶粉外銷全球,國際震驚;事件造成 6名嬰兒死亡、 30多萬嬰兒患腎結石

2004年
安徽阜陽有嬰兒食用偽劣奶粉後,變成營養不良的大頭娃娃,全國最終湧現數百名大頭娃娃,並造成 15人死亡

資料來源:《蘋果》資料室

====================

揭露問題奶粉 媒體屢遭打壓

從 2004年安徽報道「大頭娃娃」事件開始,內地媒體對問題奶粉的曝光,就一直遭到企業和當局的打壓和封殺,特別是前年媒體揭發河北三鹿問題奶粉事件,媒體與企業、與宣傳主管部門的抗爭,更是驚心動魄。

安徽大頭娃娃曝光,最早是由當地醫院兒科醫生對當地媒體披露,但媒體很快接到指示禁止報道,當地媒體惟有收聲,後來是中央電視台收到消息,派隊到安徽採訪才「踢爆」事件。當時河北三鹿奶粉已被列入可疑名單,但廠方攻關後,被媒體放過。

點名三鹿奶粉 記者被警告

2008年 7月結石寶寶事件爆發之初,所有媒體報道時,都不敢點出問題奶粉生產商的名字,最後是上海《東方早報》破繭,點出河北三鹿之名,但寫報道的記者簡光洲當日即收到廠方的電話警告,並有上級擔心他「報道不當」要出事,幸事件越滾越大,三鹿問題奶粉越爆越勁,媒體和記者才無恙。

但三鹿集團不甘被揭發,一度買通有關部門,下令媒體不得擅自報道。直至當年 9月 21日總理溫家寶出面,表示要對問題奶粉「一查到底,一個也不放過」,輿論風向才急轉,三鹿終於倒台。不過,就在受害寶寶的家長們全力維權,要為自己孩子討回公道時,當局的打壓行動又開始,不但維權家長代表鋃鐺入獄,媒體再接禁令,不能再對奶粉問題私自發聲。
本報記者

5 則留言:

匿名 說...

官僚資本主義對中國的禍害,簡直就是洪水猛獸,何止百倍於當前的洪水和泥石流?

Quality Alchemist 說...

可恨! 我雖然以品質管理為職業, 對毒奶粉再肆虐都無能為力. 就算有好的系統, 都不能禁止人的貪得無厭.

匿名 說...

i feel "心up up" . . .and ANGRY ! !

趙連海的無罪辯護(陳述)詞

就北京市大興區人民檢察院 “京大檢 刑訴 [2010]0043號 起訴書” 指控我涉嫌尋釁滋事罪的起訴,我將做一些必要的說明及辯護。

首先,我不認同起訴書指控我以社會 熱點問題,煽動糾集他人在多個公共場所呼喊口號,非法聚集起哄鬧事等事情。下面我就指控內容作必要的簡要說明。

起訴書指控所謂社會熱點問題的事情 主要有二個,一是有關 2008年 9月11日被正式曝光的三聚氰胺有毒乳製品事件,此事件泛稱 “ 三聚氰胺毒奶(粉)事件” 。

此事件與我密切相關, 我的孩子就是受三聚氰胺有毒乳製品侵害的幼童之一,我也是此事件維權帶頭人。

第二個事情是有關 2009年 8月4日安徽上訪女青年李蕊蕊來京上訪被外地政府駐京辦截訪人員非法關押並被強姦的事情,我在當天協同李蕊蕊及事件證人去北京市公安局報案。

先說三聚氰胺毒奶事件維權:起訴書 指控我 “ 於 2008年9月至 2009年 9月間,利用社會熱點問題,煽動糾集多人先後在河北省石 家莊市及北京市大興區、豐台區等地公共場所採用呼喊口號、非法聚集等方式起哄鬧事,嚴重擾亂上述地區的社會秩序。”

就這些指控我要提出反對意見,首先我們 要簡要說明起訴書所說的這個 “ 社會熱點問題” 就是 2008年 9月11日被正式曝光的舉世震驚並令眾多受害家庭痛苦至極 的三聚氰胺毒奶事件。

我年幼的孩子即是受三聚氰胺有毒乳製品侵害的腎結石寶寶。我的孩子從小母乳餵養,在一歲多後開始消費各種乳製品,截止到他被確診為腎 結石患兒之前,已累計消費了長達二年多大量的含三聚氰胺的有毒乳製品,涉及的種類幾乎涵蓋了所有的含乳製品。

孩子在被確診後,我們身為孩子的父母想到孩子 曾消費的乳製品數量之多,時間之長我們的心情是極其痛苦並擔憂的,想必每個有血肉的人都會理解我們的痛苦與擔心,那些痛苦的經歷現在想起來仍歷歷在目,痛 苦及擔心焦慮程度在此暫不多述。

悲劇在我們尚小的孩子身上發生後, 身為受害患兒家長的我及眾多受害家庭自然想到為我們尚小的孩子維權並為孩子們一生的健康保障呼籲。我們眾多受害家庭由此因孩子自發的走到了一起,組建我們 的維權團體,

但沒有想到的是,我們的孩子被無情的殘害,我們在維權的過程中也經歷了太多的艱辛、壓力與阻撓,讓我們眾多家庭經歷了更多新的傷害與痛苦。. . .

匿名 說...

趙連海的無罪辯護(陳述)詞

. . .

我們身為被傷害的孩子們的父母們,我們是 希望切實解決發生在我們孩子們身上的傷害以及有效保障我們孩子們一生的健康。

迄今為止,不僅僅中國甚至全世界也沒有任何一個權威機構敢斷言三聚氰胺對孩子 們的傷害僅僅是腎結石,而已有的研究和相關報導都是讓我們緊張並焦慮的,我們至今擔心一些隱性的傷害將會影響孩子們一生的健康。

世衛組織發佈的通報明確提到了通過動物實 驗發現三聚氰胺是可以導致動物有膀胱癌等病變發生( 請參見世衛組織中文網站內有關三聚氰胺病理學方面的研究通報 ),

而我們在國內也通過南方都市報 08年底有關三聚氰胺的專題系列報導瞭解到東北餵養三 聚氰胺飼料而亡的動物貉子的屍體解剖後發現腎臟都有明顯的嚴重破壞,

其被破壞殘蝕的腎臟實物照片讓我們每個給孩子消費過三聚氰胺產品的孩子家長都不得不心 有餘悸,恐懼萬分,並且這種擔憂並未隨著孩子結石的消失而停止。

我們迄今仍強烈呼籲相關部門重視這個問題,儘快出臺公示相關的專業研究及進展情況,防患于 未然。

我們身為孩子的家長最關心孩子們生命健康 及一生有效地保障,我們的維權也一直是合理合法且理性文明的,

我們也從沒有指控的所謂“非法聚集,呼喊口號,起哄鬧事”等這些無中生有的事情。. . . . . .

匿名 說...

see also : 【 等死 】東江水疑有幅射, 政府隱瞞每年+20%血癌趨勢

http://dl4.hkreporter.com/files/new/hill_2010-08-18_3_8201.mp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