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網誌簡介

2008年3月5日星期三

路 易 士 偉 登

跟據 路易士偉登的東南亞心理投射 】理論,在發展中或正期待發展的第三世界國家裡,這品牌的袋子,來來去去只有兩個美感不足簡單有餘的英文字母,並且又來來去去只靠單色印刷,便可以在這等國家賣個滿堂紅,成為身份象徵,當然,在先進的國家民智認識上,由兩個英文字母來提升自己的社會地位,會認為很怪異,但這種品牌效應說穿了,又不難理解。


我們又談談香港的生活文化。


請問你看不看部落的?


部落,即指網上由真人、或由一眾真人撰寫的網上發表文章結集。部落內容,可以是動人心弦的美妙文章,也可以是【 我和男友分手,好sad 】、或 我的貓又肥了一磅,好 happy 】之類,也有奇形怪狀的膠論 Plastic Theory】;把一些可能自己根本不甚瞭解的事,以語不驚人誓不休的奇怪論調說出來,好像很特別,也好像很有型,也好像很潮。 很多人都喜歡看這種膠論,因為害怕自己執輸,在香港式宮廷 + 黑社會集體崇拜文化意識上,埋了堆,總覺得心裡好過點,不怕被人笑自己不夠潮,於是像瘟疫般,你肉麻時我肉酸,大家樂在其中。


看到一位並非著名博客留言,我所指的著名,是以香港標準暫時未能以公主或王子的知名度來介定。 當然,這位非著名的博客,很遺撼地,由於她可能未夠肉麻,或未能完善地扮演可憐小乖,因此知名度未能突破,成為網上路易士偉登之名堂。


這位博客留言如下:


大文兄, 正因為對香港呢度/果度/度度都越發看不開看不通看不化, 漸漸真係覺得自己講到口臭, 人唔厭自己厭...開始諗, 喂阿怒火師奶而家你飲邊度奶水大呀, 又唔係留洋海歸玩乜唔順超呀...見到你依然有火, 寫得振振有辭, 我真係感激之情悠然而生 ( 怒火眼睛的怒火日誌 ) 回應文章 黃種的 Mix & Match 』。


很感謝這位博客錯愛,說是錯愛,其實真是錯愛,因為在下是沒有多點火的。在下是一個不折不扣、 非常市井、好高慕遠但又本領不足、要求高但自己又其身不正、說貧富懸殊但自己少不免又帶點白鴿眼之徒,客觀點說,是具備精神分裂兼人見人憎,車見車運路走之族。


例如談港女問題,其實我並非以文載道,期望以文字來所謂 ( 啟蒙 ) 世人,因為我認為不須要,也沒有這種超凡能力。 港女港男的異常風采,反正影響不到自己便是了,當是小丑猴子戲,嘻笑一番,讓港男女作免費鬧劇,看得真爽。


這位女博客,近日說自己不寫文章了,不知何解,各人自有理由,可以說,也可以不必說,也許發了達,或許因工作理由、或家庭鎖事,沒空寫文章,不寫了,好像對別人沒絲毫影響。 反正也說過,她並非路易士偉登般的知名博客,少一個不少,少了沒相干,可能少了更好。


但我近日心情很不是味兒。我是一個不多看博客的人,很弔詭地,我以前是從事文字工作,但個人也很少看報紙,皆因認為沒甚好看,是我認識報章工作太清楚,真真假假,缺少了一份神秘驚喜;也可能是覺得水準欠奉,不如不看,倒令心靈清新一點。


這位女博客,雖然未見過其真人,也無須要見,她是孩子的母親,部落寫的是生活事、對一些人和情的看法、也偶有發發小脾氣,也有時談談自己的孩子,基本上,根據香港標準,是 ( 有無攪錯,都唔可愛既 ) 。只是,她的博客,是在下定時會到訪觀看的部落之一;還有一位女博客,很特別地以自己一雙鬼馬電眼作標題相片,也是少看部落的我,定時到訪的地方,但她又不寫了。


如果她們不寫部落,是因時間上沒空閒,這也容易解決,寫少一點,不用每天寫便行了。但若果是寫得不爽,因別人白眼、或對香港的所謂三毫子一擔部落文化失望,繼而把心一橫,不寫了,何必令自己谷氣的話,我便認為很無謂。


有時候,我們表達所思所想,只要知道自己想說什麼,和明白自己想表達什麼,說出來便可以。自己思維,得到別人認同,可以是很高興,但也要分清楚,如果是一堆膠論,也有一堆人拍掌,只是一堆膠人膠論的大集會而已,並非有何得著。


當免除了寫字作糊口的情況下,讀者可能未必會很多,但讀者的質素,相信比數量更為重要。一大堆讀者,互相肉麻一下,例牌吹捧一下,是否有意思,見人見智。 水過鴨背人人自得,但遇上有質素的讀者,能有高質的討論交流,我個人認為,這才是寫文章的樂趣所在。


有說法指看事物,心中應該存在一把火,這把火是心靈的原動力,對事物作出批判、或歌頌,皆因自己還有感覺,沒有感覺的人,對事情兩邊各打五十大板,看了好像很高興,但沒有思想。自己的思想未必能和別人一致,因為自己認為是對的,是基於自己的標準認為是對;而自己的標準,其實也未必等如是對。 同樣地,自己寫的文章,有人認為極度無聊,也可能是個別人,自己的標準認為是無聊,而他 / 她的標準,也未必是對。這道理再簡單不過,要期望很多平傭讀者,不如期望有質素的讀者,一隻臭雞蛋,總不及一隻上佳的新鮮雞蛋來得有價值。


在【爛人、爛書、爛 Blog 】一文中,我是借題把一些近日看到的不爽事乘機扯談。 很多事情積非成是,肉麻當有趣,如所謂網上部落文化,你是否我的幫派,我也看你不順眼 ;你不奉承我,我也視你為眼中釘,其實也相當黑社會化,也混雜了小村落的文盲小農民的 ( 屋企鬥米多 ) 的集體公審德性。 其怪異之情,比黑社會幫派第幾把龍頭交椅的明爭惡鬥,有過之而無不及。 可能在現實生活上,要踏足黑社會較危險,不如在網上來個部落情仇,好讓一眾網民來上貢品,還差點要燒個紅紙、滴血紅雞頭,上天下地,拜個關帝、定個死誓,才可以看博客。否則,道不同,你是我敵,我也不容你在眼內,殺殺殺,只為自己心愛的地盤而排除異己。


我很難期望以一枝班馬牌啫厘原子筆,和我自以為有意思的爛文章,便可以令那兩位並非著名但質素高的博客主人,會重投揮筆寫作。 冀盼別人再執筆,究竟這想法是《 我好天真也好傻 》;還是《 很型但很憨鳩 》? 只能寫了,也還要由人家自行決定。


順帶一提,有質素的博客少了,網友不如轉去看其他火星文部落,但要注意,原來看火星文也不易為,那是另一種後現代文言文,想看得懂,是要學的。




陳大文 作品



2 則留言:

怒火眼睛 說...

謝謝

如你竟自稱是一個不折不扣非常市井好高慕遠但又本領不足要求高但自己又其身不正說貧富懸殊但自己少不免又帶點白鴿眼之徒,那我也不妨對號入座, 加入這個新白鴿黨.

對我來說, 寫作本來是用作平衡生活. 寫了一年, 因要寫作而多了觀察周圍, 反而越來越不平衡越來越心淡, 加上很多有意思的bloggers 都封筆或減產, 忽然覺得很沒趣很孤單. 那, 暫時停一停, 或許是好事.

再說一次, 謝.

Kyliecat 說...

咁生活記趣都好嘅 ... 留個回憶都要嘅,不過就唔好 day day 都 post "我今日買咗件衫" law 。人哋 d 減肥 diary 真係記錄得好 serious 架 ... 減到磅磅有付出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