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網誌簡介

2008年3月5日星期三

黃 種 的 M i x & M a t c h


如果看倌見過舊式街市售賣田雞的販商,為保持田雞肉質鮮味,相當會看過,把田雞的皮,以利刃在頸部齊口切開一道裂口,快速猛力地,從刀口把整塊田雞的皮完整剝下,那時候,田雞還是有生命的,因為它的主要生理機能器官還在正常運作。 在生物理解上,田雞腦部若果有痛感神經的話,應該會在剎那間產生痛感訊息,至於田雞可支持到多久才痛至死亡,很難計算。


售賣田雞那種剝皮屠宰方法,是極刑中最顛峰的,實在很難想象。如果那不是田雞,而是活人,人的皮層結構複雜,要一下子完整剝下談何容易,甚至不可能。剝皮的痛苦,也要推算出人體痛感神經所能承受的最大極限,可能還未完全剝皮,人已經痛到心跳停止了。


如果認為上文非常變態的話,不違言,你的理解是十分正確的,因為事實上真是非常變態。


我們的社會,其變態程度,我們看身邊種種事例,可能也會發覺, 城中的人和事,會和上文談過的癌病變細胞沒有兩樣,同是異變的、惡化中的、甚至不停在擴散中。


有時候在想,中國人心目中,最好的電影,相信會是悲劇而非喜劇,何解?


因為在中國人的古法宮廷智慧裡,悲劇中的主角,看看他們悲涼,觀眾會即時覺得自己其實很幸福,或慶幸沒有劇中人那樣慘情。另一方面,看著人家痛苦,某程度上,自己是會有一種莫名的快感。 這種快感,很大程度上,與男人在造愛時快將發洩,及女人造愛期間到某一高潮時很類似。尤其在中國人傳統上的 ( 大家族宮廷皇親國戚勾心鬥角 ) 大龍鳳場面裡,看看人家如何痛苦,只要不是自己便可獨善其身 ,看人叫苦拍手叫好,最好同場奉上糖水滋潤一下,正襟危坐,邊看人家哭哭啼啼邊斜斜眼陰陰咀姣姣笑,不分男女,享有共同的心靈快感,很是樂趣。


我很奇怪, 天水圍的貧民區問題,為何到現在還未解決。說是天水圍太遠離市區,居民不便跨區工作,車資高昂,政府在今年 2008 財政預算案中,能大手派糖,但不見簡單以少許財力,開發一條廉價交通路線給該區居民。 沒有天水圍,也不顯得在市區在職但同樣貧窮的人,原來比天水圍的貧民來得較幸運。


不難想象,當局很樂意看著天水圍及其他草根階層的人民,貧窮到直至形同癌細胞敗壞一樣,沒有多一點的草根,也不顯得股市發展如日沖天,只要保住部份的中上產便是了,只要還有小小歌舞昇平,有人開心拍拍掌,草根不是問題,還得靠草根人民襯托一下,像是貧富懸殊大餐裡的小甜品。


把眼界拉近一點,宮廷大龍鳳劇場中,開心果著名女藝人離世,不知是她的皇親還是國威,有位好像是契哥什麼的,追思大會上活像國家領袖;全場黑衣,不同的演講者,說話中不忘醒目識撈地重複提起那家電視台,好讓人們不要忘記,那電視台是開心果的發源地。


至於那位形格狀似黑道大哥,而現實生活中也有指他真的是某類背景老大的懷舊學生王子,一舉手投足,在台上慷慨激昂地, 把離世者經合法程序離婚的前夫,硬拉上台進行行刑式公審。 那位站在旁邊的小女兒, 就像看猴子馬戲的看著親生父親,被皇親國威大哥批鬥,而在場的接近九成不知從何彈出,人數達七千名演藝及各界姨媽姑爹,不論是知名的,還是老早已被淘汰出娛圈的半紅不黑演藝小農民,見大哥惡言,也醒目地拍手叫好,期望看看那位老得光了頭髮的前夫的滑稽洋相。


抱歉,那位所謂老年學生王子,如果真的愛護好友開心果,視之情同兄妹,應該在她人離世時,誠心祝她安息,而不是拿人家前夫耍馬戲。弄個雞犬不寧,何威風之有?


廣東人有句說話非常粗俗 餓狗搶屎 》。 當日情景活像台下一群餓狗,台上站的便像是一堆新鮮的糞便,糞便一開聲,餓狗向著那堆糞在爭相拍手,場面十分中國文革,很有代表性,很精彩;也很可悲,因為在台下那群餓狗身穿的黑色西服,應該也不便宜,還老遠來到現場為那堆糞拍掌,可歌可泣。


為何見那位學生王子說開心果前夫有否盡父親責任時,台下即時拍爛手掌? 拍什麼掌,有什麼如此興奮?


看到這裡,相信看倌會明白, 前文為何也提及生剝田雞皮的田雞行刑方法,因為那個所謂追思會上,台上那位老年學生王子,不是把人家的前夫拉上台,進行生剝皮行刑嗎? 電視直播,全球華人皆在看,看看台上那位前夫被剝皮拆骨,相信不少在電視機旁的觀眾,如果閣下認為看不入眼,很不幸,閣下可能未能完全符合香港中國人黃種血脈的特質。


如果看得開懷,並暢快在心裡或咀邊連忙幫忙數臭那位前夫,恭喜你,很正常,閣下是一個很正常、符合黃種質地的黃種血統中國人。


一個很黃種人的節目;一個很黃種的社會,體現了 Mix & Match



陳大文 作品



9 則留言:

eric 說...

前陣子有百萬暗花買起EDC隻手,現在又有黑道批鬥大會。攪到愚樂圈越黎越似黑幫。

匿名 說...

大文兄:

初念淺,轉念深......

超頭聽落過癮,轉頭覺得唐突:P

Daniel.

《 陳大文 部落 / 部落星期天 》 說...

Daniel :

其實你想表達什麼?

怒火眼睛 說...

大文兄, 正因為對香港呢度/果度/度度都越發看不開看不通看不化, 漸漸真係覺得自己講到口臭, 人唔厭自己厭...開始諗, 喂阿怒火師奶而家你飲邊度奶水大呀, 又唔係留洋海歸玩乜唔順超呀...見到你依然有火, 寫得振振有辭, 我真係感激之情油然而生.

我覺而家個香港真係好無癮, 死火, 厭世添.

laulong 說...

大文兄:

剝皮貫草,酷刑古已有之。

中國悲劇並非傳统,歐州則是,你看粵語長片結局總是齊歡唱,同拍和便知一二。

近來的乖異?人倩變了,喜歡批評,公審,以己志逆別人之意。你只能說他們不識大體,自以為是,幼稚如小孩子的智慧!

匿名 說...

哎 ! 你估做秀咩, eric 兄真正黑道, 邊有人慌死人唔知 ! 果條過氣兼老年學生王子仲以為自己真係好大哥, 歲月催人呀, 傻瓜老哥 !!
仲有就係, 開心果同光頭丈夫根本當初就係一場交易; 光頭事業上有人幫助, 開心果有人認頭, 交易始終會完結(偉哥都未出道), 誰又能怪誰呢 ?
條傻瓜老哥仲好死出黎丟架 ! 總之就係鬧劇啦 !

匿名 說...

《 陳大文 部落 / 部落星期天 》 提到...
Daniel :

其實你想表達什麼?

就是自己聽完過癮之後,驚覺別人家事有如吹奏一池春水......

Daniel.

Angel Asura 天使阿修羅 說...

An overly abused saying: "the show must go on" applies to all scenes you mentioned ... why "must"? Who are the audience? Do audience ask for this?

Everything in life is just a game ...

Kyliecat 說...

我淨係覺得欣宜好陰公!我廿歲嗰年仲係讀書唔成傻吓傻吓嘅學生妹 ... 佢就冇人冇物仲要面對公眾,喊死都唔掂!證明佢唔係好天真好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