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網誌簡介

2009年5月30日星期六

六四天安門符合國情洗腦特輯

請各界讀者務必順次序觀看,以達到最佳洗腦效果











敬愛的已故最高領導鄧小平同志對《六四》事件的解釋




尊崇的鄧小平同志經典對話




偉大的毛澤東主席告訴我們中國人,什麼是中國,什麼是我們的目標!




智慧的毛主席努插反動派!




偉大的毛主席:在 1949 年就看到 2008 的狀態了!


2009年5月29日星期五

一國兩制條件下香港的管治力量 -- 曹二寶

中聯辦研究部部長曹二寶於中共中央黨校刊物「學習時報」發表文章,指香港管治權回歸後「一分為二」,泛民主派高度關注。時事評論員程翔直言,文章可謂重新釐定一國兩制,有別於香港人對一國兩制的理解,是憲制上的重大改變。


曹二寶的這篇文章,就是近日備受談論的文章,現在看看此文章的完整版本。



學習時報(第422期

2008-01-29

「一國兩制條件下香港的管治力量」

曹二寶


中央人民政府駐香港聯絡辦研究部曹二寶部長



在"一國兩制"條件下,香港的管治力量已經從回歸前的"英人治港",變成了中國管轄下的"港人治港"。這是香港結束150多年殖民統治,我國恢復行使對香港主權所帶來的香港政權性質的根本變化。由於我國收回香港後按照"一國兩制"方針實行"港人治港"、高度自治,香港管治力量就從回歸前只有香港英國政府(簡稱"港英當局")一支管治隊伍,變成了回歸後"一國兩制"條件下兩支管治隊伍:一支是"香港特區建制隊伍",包括行政長官、主要官員、行政會議成員和各級公務員、法官及其他司法人員等。這支隊伍經由中央授權依照基本法行使高度自治權。另一支是"中央、內地從事香港工作的幹部隊伍",包括負責香港事務或專做香港工作的中央主管部門和派出機構,負責其他全國性事務及相關政策的中央主管部門和與香港特區聯繫密切的內地有關省區市黨委、政府處理涉港事務的幹部。這支隊伍依照我國憲法和香港基本法行使中央管治特區(包括處理中央、內地與香港特區關係)的憲制權力,不干預特區自治範圍內的事務。這兩支管治隊伍是國家對香港實行"一國兩制"方針的政權力量,也是香港基本法的實施主體。本文對香港回歸後管治力量的這一重要轉變,主要是中央、內地從事香港工作的幹部隊伍成為其中一支重要管治力量,試作一些探討和思考。



一、香港回歸後管治力量的上述重要轉變,源自香港管治權本身回歸後"一分為二"的深刻變化


香港在回歸前沒有"港人治港",港英當局是英國管治香港的唯一政權力量;回歸後實行"港人治港"但有一個根本前提,就是鄧小平強調的"在中國的管轄之下",也就是"一國"這個前提。1997年3月27日全國人大常委會關於根據香港基本法第160條處理香港原有法律的決定指出:在採用為香港特區法律的香港原有法律中,"任何提及'女王陛下'、'王室'、'英國政府'及'國務大臣'等相類似名稱或詞句的條款,如該條款內容是關於香港土地所有權或涉及基本法所規定的中央管理的事務和中央與香港特別行政區的關係,則該等名稱或詞句應解釋為中央或中國的其他主權機關,其他情況下解釋為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這就清楚顯示,英國管治香港的權力交還中國以後,由於中國對香港實行"一國兩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方針,香港的管治權就必然形成兩個層次:屬於國家主權或中央管理事務和中央與特區關係的,由中央負責管理或行使職權;屬於特區自治範圍的事務,授權特區依照基本法自行管理。因此香港的管治力量就必然是兩支隊伍:不僅有依法行使高度自治權的香港特區建制隊伍,而且有依法行使中央管治香港特區的憲制權力,但不干預特區自治範圍內事務的政權力量,這就是中央、內地從事香港工作的幹部隊伍。



二、"一國兩制"條件下中央、內地從事香港工作的幹部隊伍也是香港一支重要管治力量,是"一國"原則在香港管治力量上的重要體現


這涉及對特別行政區享有的高度自治權,要有正確理解和準確把握。臺灣當局曾提出以"完全自治"代替高度自治。英國政府在中英關於香港前途的談判中,也曾"一再以'最大程度的自治'來修改中方提出的高度自治,反對香港特區直轄於中央政府"。對前者,鄧小平明確表示:"我們不贊成'完全自治'的提法。自治不能沒有限度,既有限度就不能'完全'。'完全自治'就是'兩個中國',而不是一個中國。"對後者,我國政府代表團明確表示:"英方上述主張的實質是要把香港變成獨立或半獨立的政治實體,直接抵觸中國主權原則。"中方理所當然地堅決反對,不予採納。這就清楚顯示,香港特區享有的高度自治權,同它作為直轄於中央政府的地方行政區域而中央擁有對之管轄的憲制權力,是統一于"一國"之內不可分割又不能互相取代的兩個方面。因此在管治力量上就必然是兩支隊伍。其中有一支體現"一國"原則、行使中央管治香港的憲制權力但不干預特區自治範圍內事務的管治隊伍,這就是中央、內地從事香港工作的幹部隊伍。



三、"一國兩制"條件下中央、內地從事香港工作的幹部隊伍,作為一支管治力量合法、公開運作,是我國單一制政體下正確處理中央與香港特區關係的現實需要


香港基本法規定的中央與特區的關係,是單一制政體下授權與被授權的關係,不是複合制政體下的分權關係。首先,與複合制政體下地方的自治權是自身固有的不同,香港特區的高度自治權來自中央的授權,不是自身固有的。其次,與複合制政體下中央與地方歸屬未明的權力是"剩餘權力"不同,中央沒有授予香港特區的權力仍屬於中央,沒有所謂"剩餘權力"。第三,與複合制政體下中央與地方通過協議再分配"剩餘權力"不同,中央對於沒有授予香港特區的其他權力,可根據
實際情況和需要依法另行授予香港特區。這就清楚顯示,中央授權香港特區實行高度自治的同時,還要依法行使中央管治特區的憲制權力,但不干預特區自治範圍內的事務。因此除了特區建制隊伍外,還必須有一支中央、內地從事香港工作的幹部隊伍。


早在起草香港基本法時就有一種觀點,主張"香港的事情全由香港人來管,中央一點都不管"。鄧小平不同意這種觀點。1987年4月16日在會見香港基本法起草委員會委員時,他特別指出:"還有一個問題必須說明:切不要以為香港的事情全由香港人來管,中央一點都不管,就萬事大吉了。這是不行的,這種想法不實際。"鄧小平不相信香港特區不會發生"危害國家根本利益的事情"或"損害香港根本利益的事情",也不能設想"香港就沒有干擾,沒有破壞力量"。他說:"我看沒有這種自我安慰的根據。如果中央把什麼權力都放棄了,就可能會出現一些混亂,損害香港的利益。所以,保持中央的某些權力,對香港有利無害。"鄧小平語重心長地對各位草委說:"總有一些事情沒有中央出頭你們是難以解決的。""所以請諸位考慮,基本法要照顧這些方面。"由於國家主權或中央管理的事務和中央與特區的關係,只能由中央行使職權或負責管理,不存在干預不干預的問題,所以鄧小平在這裡實際上是提出和闡明了一個極為重要的思想,就是對"香港的事情",中央也要保持並在必要時行使某些權力。鄧小平對他的這個思想十分重視,1990年1月18日他會見香港朋友時再次強調:"在考慮制定香港基本法時,我就講不能使中央政府無所作為。"



香港基本法對於中央已授權特區高度自治範圍內的事務,如行政管理權、立法權和司法權,根據不同情況都作出了中央保持並在必要時行使某些權力的憲制安排。


如行政管理權方面規定,行政長官執行中央政府就本法規定的事務發出的指令,特區政府財政預算和決算報中央政府備案等。又如立法權方面規定,特區立法機關制定的法律須報全國人大常委會備案,全國人大常委會如認為不符合基本法關於中央管理事務或中央與特區關係的條款,可將該法律發回,發回的法律立即失效。


再如司法權方面規定,行政長官對終審法官和最高法院首席法官的任命,須報全國人大常委會備案。全國人大常委會在授權香港特區法院解釋基本法的同時,保留了對整部基本法,包括對其中屬於特區自治範圍條款的最終解釋權(簡稱"人大釋法")。並規定,香港特區法院在判決時引用基本法有關條款必須以人大釋法為准。等等。香港基本法的上述規定,就是鄧小平關於中央對"香港的事情",也須保持並在必要時行使某些權力的重要思想,從法律上作出憲制安排的一個重要體
現和成功運用。


鄧小平還強調指出:"中央確實是不干預特別行政區的具體事務的,也不需要干預。"為此他對中央要管的"香港的事情"提出了一項重要原則,就是必須是"沒有中央出頭香港難以解決的事情"。比如,香港終審法院1999年1月29日關於港人在內地所生子女的"居港權"問題的判決,所解釋的基本法有關"居港權"的條款就屬於特區自治範圍的條款。由於上述判決將導致167萬多名內地居民因擁有"居港權"而在短期內湧入香港,造成香港特區難以承受的巨大人口壓力,而特區內部又沒有糾正上述錯誤決判的有效機制,人大釋法就成了解決這個問題的唯一選擇。1999年6月26日,全國人大常委會對香港基本法上述條款作出解釋。這次釋法是鄧小平上述重要思想的一次成功實踐。充分證明,對於"香港的事情"中屬於沒有中央出頭香港難以解決的問題,中央保持並在必要時行使某些權力,對香港有百利無一害。



四、香港回歸後中央、內地從事香港工作的幹部隊伍成為一支重要的管治力量,也反映了我們党作為全國執政黨在香港工作中歷史方位的重大變化


從新中國成立到香港回歸前的相當長時期,由於香港還被外國佔領,我國政府未恢復行使主權,中央不能行使管治香港的憲制權力。我國政府派駐香港的機構,也不得不使用新聞機構的名稱①。那時我們党作為全國執政黨處理香港問題,主要是通過我國政府與英國政府之間的外交途徑,圍繞中英關係這對主要矛盾展開的。香港回歸後,由於我國已恢復行使對港主權,中央依照憲法和基本法行使管治香港特區的憲制權力。中央政府派駐香港的機構,也名正言順地作為"中央人民政府在香港特別行政區設立的機構",按照香港基本法和中央的授權履行職責②。香港特區政府依法為之履行職責提供工作便利和保障③。黨的十六屆四中全會《關於加強黨的執政能力建設的決定》第一次把"保持香港、澳門長期繁榮穩定",提到"黨在新形勢下治國理政面臨的嶄新課題"的高度,列為提高黨的執政能力的一項重要任務。這就清楚顯示,"一國兩制"條件下,我們党作為全國執政黨在香港工作中的歷史方位,發生了重大變化:按照"一國兩制"方針處理好香港問題,已經是我們党治國理政也就是執政的一個重要領域,並作為加強黨的執政能力建設的一個重要方面,寫入黨的正式檔而公之於世。



胡錦濤總書記在党的十七大政治報告中進一步指出:"保持香港、澳門長期繁榮穩定是黨在新形勢下治國理政面臨的重大課題。"深刻認識、準確把握香港回歸後管治力量的重要轉變,就要求我們培養好、建設好、使用好中央和內地從事香港工作的幹部隊伍。這是從"治國理政"的角度,充分發揮"一國"在"一國兩制"事業中的前提作用,依法行使中央管治香港特區的憲制權力但不干預特區自治範圍內事務的一項重要之舉。



① 參見[英]弗蘭克*韋爾什《香港史》:"北京堅持認為香港是中國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只是暫時處於外國管治之下,因此北京與香港不可能有直接的外交關係。當時採取了一個辦法擺脫窘境,由新華通訊社香港分社代表中國的利益"。新華社香港分社"表面上是一家新聞機構,實際上完全公開地代表人民共和國。"中央編譯出版社2007年5月版,第446頁。


② 參見《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憲報》2000年2月3日第300號政府公告:新華通訊社香港分社已於2000年1月18日易名為"中央人民政府駐香港特別行政區聯絡辦公室"。該公告並將易名後的中央政府駐港聯絡辦列為"中央人民政府在香港特別行政區設立的機構",其後依次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外交部駐香港特別行政區特派員公署、中國人民解放軍駐香港部隊。


③ 參見國務院2000年1月15日《關於更改新華通訊社香港分社、新華通訊社澳門分社名稱問題的通知》(國函[2000]5號):"請特別行政區政府為上述機構(引注:指中央政府駐港聯絡辦等中央人民政府在特別行政區設立的機構)提供履行職責所必須的工作便利和豁免。"《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務院公報》2000年第6號,國務院辦公廳2000年2月29日出版。




2009年5月28日星期四

回應讀者提問

原文章留言: http://hkgal-today.blogspot.com/2009/04/blog-post_26.html

你好

小弟是美國留學生........我同香港既社會已經完全脫節
但係當我看到呢一篇文章果陣.......我有幾個問題想請教你:

1. 我想問.......陳兄想用曲線方式去表達自己平反六四既立場....其實點為止"曲線"?
我係美國既日子......從來冇需要用到呢一步 (我從來未聽過呢一個名, 怒我真係同香港D 學生完全脫節啦 )
我既想法就係.....一係岩, 一係錯, 係美國就係 "yes or no"

2. 你覺得港大學生應該踢走陳一諤嗎 ? 睇完你既分析.........我覺得陳一諤好似一個公仔咁.
岩岩比港大投票既學生放左上台......而家又要落台
我心諗: 呢班人明知陳一諤係咁, 仲要選佢 !?

當然......我想引用你呢一段:
"根據學生會競選結果,顯示大部份港大學生似乎沒多大興趣去參與投票......為何要關心這個和自己風馬牛不相干的所謂「學生會大選」?"

呢一段其實解釋左點解我地會比陳一諤呢個人做港大學生會會長.....
(我唔識陳一諤......所以係度我唔會評論佢為人, 除左我知道佢講左一句錯得好過份既評論......你知我講緊邊一句既)


3. 如果陳一諤不是談六四,而是說「港女現象是一個很嚴重的社會問題......其實又可以用「因為你嘅言論不合我意,即使你係選出嚟嘅,一樣剷走你」,是否這樣呢?

我完全唔明你呢一個例子想表達既意思

4. 最後. 我想引用你所寫既另外一句
相信很多企業老闆會對陳一諤事件感到欣喜,因為又一次鐵證:看看現在的執笠大學生,真是四仟元月薪是俾多你的

我真係忍唔住笑左出來......

我係美國讀左2 年大學.......我已經覺得同香港D 學生格格不入, 點算好 ??
唔通係我既錯嗎 ?
(你要知道.......我認識既美國朋友, 可以話係人肉百科全書, 乜都可以傾! 我真係佩服佢地 !
係我地上英文作文堂果陣, 教授要求我地討論美國時事, 全班得我一個冇野講......因為我都唔知道可以講咩 !)


容許我講多一次......我承認我同香港D 學生思想完全脫節
所以, 我希望你唔會介意我問埋晒呢D "好白痴既問題"

期待你既解釋!

Bobby

ps: 我估你應該知道我係邊一個.......我係你既 blog 度一直用同一個名, 不過, 果個係我網名, Bobby 係我英文名


========================================================================


首先多謝各界讀者到訪本部落,閱讀在下寒微小文章,我是很少用網誌去解答或回應讀者提問,但 Bobby 網友的回應留言,我個人認為頗為有意思,而且具有些特別意義,因此我在這裡用網誌來回應。


以下的回應雖然是以解答網友 Bobby 的留言為主,但我覺得其他讀者也不妨觀看,可能也觸及大家一些日常遇到的思考問題。


當然,我會例行強調,我的意見不能代表是完全對,但我也自知不會很錯,就當是我的個人觀點罷。


我是不知道誰是 Bobby 的,因為一直以來,對匿名、Bloggers 以匿名留言、甚至網友英文名中文名別稱等等,都少有猜測是誰,因是誰並不重要,我個人相信每一個留言,確是真人的留言,至於留言內容,則作別話,有些讀者本身是 Bloggers ,但可能基於一些個人原因不便以 Blogger 名稱留言,我是絕不介意,我說過,留言者姓甚名誰不重要,重要的是留言內容。


就香港大學前學生會會長陳一諤的六四言論招致公投罷免職位,我個人認為大可不必。理由很簡單,沒有了這個陳一諤,他的言論很大程度上,是反映了不少香港八十年代出生的青年思想形態。陳一諤 2009年剛好二十歲,即是「六四事件」當年他才出生,到他稍為懂事也要約七歲,但都未到學習時事政治知識的年齡,起碼到 2000年打後他十三歲讀中學才會開始接觸時事,他讀中學的年齡,就是前特首董建華開始實行「愛國愛港教育」和「回歸後中國是阿爺香港是乖孫」的時期,陳一諤所接觸的教科書、學校師長、甚至日常所見的媒體新聞,都有很濃重的「港式愛國」薰陶,所以他的思想意識形態,就是在「阿爺乖孫中港一家親」的大氣氛下形成。


問題是,是否只有一個陳一諤?


不是的,陳一諤只是個人辦,一個例子,像陳一諤這種曲解中國和香港民主抗爭運動的青年,大有人在,都是在同一氣氛同一學習模式同一教育政策下培養的,只有少數在學校「屬於不聽校方教悔」的青年,才會自行上網或去圖書館、或在書局閱覽關於「六四天安門屠城」的央實資料,但這些人,根據香港回歸後的愛國愛港標準,他/她們是「不乖」和「不聽話」的。究竟如何才算聽話的好學生,看本港第一名牌中學皇仁書院兩位應屆會考生,琅琅上口說一大堆似是而非的六四謬論,稱「中國不適合民主,因為太多文盲」、「當年學運人士都是受外國勢力收買」、「搞學運只為推翻共產黨,迎接國民黨」等等,這些都是半桶水是非不分但又用好像很有道理的口吻說的謬論,如果要這兩個名校生詳細解釋,他們是會口啞啞的,或又用一堆不知所云人云亦云的偉論去醜化學運人士,就我個人而言,我不認為學運人士是神聖,但也不是如此醜惡。皇仁仔如是,陳一諤也如是,陳一諤經常搬出詩詞歌賦,口中唸唸有詞,拋書包擺風雅,其實只為掩飾自己的不足。


陳一諤這類手法是不入流的,恕我直言,稍為有多少知識的人,他這種廉價拋書包戲法,口口聲聲說「是其是、非其非」,又陰陽怪氣地稱自己「我嘅立場唔係右,亦唔係左,係向前」,何謂向前,只是不斷美化中共當年的冷血屠城,及以為自己很叻仔,擦擦親中保皇的鞋,但手法之低劣,言論之荒誕,幾乎可以肯定民建聯這個保皇大黨也瞧他不起。


陳一諤應否被罷免?


我認為是不須要,之前說過,陳一諤只是一個回歸後被愛國愛港愛擦鞋洗腦的人辦,從港大學生會會長選舉投票只有內地生踴躍參與而本地「香港仔女」懶得問津,已證明地道的香港新一代青年,對時事政治都很冷感,連順手投票也嫌費事,陳一諤被內地生支持當選,是理所當然的。


陳巧文也說陳一諤有為學生事務出力,例如「成功爭取學生可買平價食物」等等,陳一諤好歹也算肯做事之人,相信他在學生福利事情上,確會有成績。退一步想想,留陳一諤在位,。讓他發發神經說六四淡化偉論,各界人士大可反駁他、痛斥他、努插他、口誅筆伐,各式其式,其實某程度上可從陳一諤的謬論當中,令社會各界時刻警醒六四屠城傷痛,引起輿論界的評論,大家會說多了聽多了,令中國民主進程的思考更上一層樓,這方面,陳一諤作為「反面人辦教材」,何樂而不為。


以上也包括解答了 Bobby網友「何謂曲線」的提問。


關於我舉例:「如果陳一諤不是談六四,而是說港女現象是一個很嚴重的社會問題... 是否又可以用言論不合人意,而公投罷免他」,這就是說明,如果我們有足夠信心去反駁那些企圖醜化六四學運的言論,是應該踴躍去駁斥的,真理越辯越明,在辯論的過程中,不斷的重提史實記載,有人證、照片、文章、媒體報導、新聞片段等等,謬論始終會站不住腳,相反來講,罷免了陳一諤,少了一個陳一諤又如何?還有很多個陳一諤,看看公投罷免的投票率,本地學生也不見得踴躍了,這又說明了現在新一代的青年,漠視社會時事的情況已很嚴重。


如果我們面對言論不合心意的人就要踢走他,其他附和的人心裡也未必屈服,沒有了陳一諤,即使捧了個支持平反六四的同學上台,其他人仍是闊佬懶理,又有什麼意義?

2009年5月26日星期二

南京大屠殺特別專輯:【三】異 域


南京大屠殺,是日本軍國主義結合希特拉的極端變態思想,再由日本邪惡軍政界把所謂「武士道精神」扭曲而成的極端侵略行動。我實在感到詞窮,因為一般的寫作用詞實在無可能比照片更貼切地描述這場奇詭的大屠殺。日軍的屠殺,不是一槍打死你,而是用盡極其變態超乎人類任何常理的行徑進行殺戮。

南京大屠殺,當時的南京,已不是人間現實,在殺戮中已成為異域,一處詭異的異域。我特別以「異域」作為標題,從這些史實記載,我們就一起時空轉移,嘗試進入當年的這個南京異域。







2009年5月25日星期一

兩皇仁書院生的六四荒謬論

繼早前香港大學前學生會會長陳一諤發表其「六四淡化言論」受廣泛非議,最終在噓聲之下,學生會會長一職快速被校內公投擺免,陳期後也接受港大新聞及傳媒研究中心訪問,表白立場,讀者可在本部落網誌聽取陳的訪問,他立場基本上沒變,就是他強調的:「我是支持平反六四,而我的立場不是傾右或親左,而是向前,向前看」云云,至於他的所謂「向前重論」,前文後理來龍去脈,大家也可在陳的「六四論壇」片段中得到了解,我不打算再討論陳一諤。


今天是五月廿五日,距離六四紀念日只有一星期多一點,如果香港大學是傳統香港人家長心目中的最高學府,即所謂「阿媽心目中的最好大學」的話,現在又有「阿爸阿媽發夢都想阿仔入去讀的名牌中學」皇仁書院,兩位十多歲所謂「名校才俊生」,或稱為「皇仁仔」發表了六四觀點,請看以下新聞報導,我會在當中加插回應。


蘋果日報 2009-05-24

【本報訊】皇仁書院兩名學生昨日在一個六四座談會上,指當年北京學生受外國利用,要推翻中共,又深信當年屠城是因學生先襲擊軍車、軍人,要引起內戰。兩人言論引來全場嘩然,經歷六四洗禮的學生領袖和傳媒人即場「教導」二人,彌補學校不教的失誤。


該座談會由中學生聯盟舉辦, 30多名學生出席。他們先觀看六四屠城片段,再由講者講述當年見聞。至討論時段,皇仁書院應屆會考生李文棋說,六四頗恐怖,屠殺造成生靈塗炭,但反問「如果冇六四會點?中國會更加好?」他又認為當時學生被資本主義國家利用,「美國想透過民主運動,推翻共產黨。」


回應:首先我要提出的是,一個由中學生聯盟舉辦的座談會,竟然只有三十隻小貓同學出席,這代表了什麼? 可能這個座談會是談關於六四和政治,對於目前以金融掛帥又「求學真是求分數」又「港式和諧」的香港教育制度而言,這類座談會是屬於「不能為學生啟智」、「家長覺得對子女成績無乜幫助」、甚至「呢啲係敏感話題,令人感到不安」等等,因此只有小貓三十位同學「咁抵得諗」出席,此其一。


其二,當年北京學生受外國利用,說這話的人可否也詳細列出如何被外國利用?探討歷史事實可涉及多項史實記錄,從事實記載組合出整件事情,我個人而言,不會完全否定有外國勢力和學運領袖有瓜葛的說法,但若果以此為推翻學運的理由,也應該詳細解說來龍去脈,不是「我覺得有外國勢力」憑空說空話。再者,說北京學生要推翻中共,但從大量當年各方新聞媒體的報導、文章記載、真人真事的新聞照片、真真實實的新聞片段,我自問應該屬於智力正常,正如到訪本部落的各界讀者,我也深信閣下智力絕對正常,我很難想象當年學運人士對中央的訴求,只為推翻中央,事實上單憑一眾無錢無權無勢無名氣無後台的小人物大學生,又是否真的想推翻中央就推翻呢?這兩位同學請用腦想一想。



其三,說當年屠城是因學生先襲擊軍車、軍人,要引起內戰;在此我想請問這兩位所謂名校少年才俊未來社會棟樑,他們究竟知道什麼是「內戰」? 我不想用「讀屎片」來形容這所名校教育,可能該校老師已盡力教導,奈何這兩位小才俊聽不入腦?即使簡單有部電腦上上網,看看 Youtube ,也有很多六四屠城的新聞片段,網上也有大量的屠城紀實照片,包括坦克車轆斃大學生,血肉模糊,血腥得真的「令人感到不安」,殘忍得真的要「家長指引」,就算學生對軍隊反抗,老實講,學生只有血肉之軀,但軍隊有槍炮、裝甲車、坦克車,學生們是毫無招架之力的,根本無從反抗。


希望這兩位皇仁書院的同學,是用腦去思想,而非用屁股。


更無稽的是,其中一位應屆會考生李文棋說,當時學生被資本主義國家利用,「美國想透過民主運動,推翻共產黨。」在此我想問李同學幾個簡單問題:


1. 阿李同學,你屋企部電腦、I-Pod、高清電視、你的電腦 Game、漫畫、甚至你 download 的 AV、美女J 圖、你的零用錢等等,是否「資本主義」的產物呢?


2. 李同學,你老豆老母每個月要否出糧呢?資本社會才要出糧呵,共產是出「糧票」呵,甚至你屋企個印傭,每月駛唔駛出糧呢?你去媾女帶條女去玩,駛唔駛俾錢呢?好「資本主義」呀呵!?


2. 李同學,你咁鍾意共產黨,為何你不考慮移民北韓呢?正合你心意吧!


另一皇仁生溫駿瑋持類似觀點,「當時有人話,要趕走共產黨,迎接國民黨返嚟。」他不相信軍隊先開槍殺人,「上網睇到學生攞刀去劈裝甲車,啲人仲可以燒死埋(軍人),做埋燃燒彈去襲擊。」他堅信民主不適合中國,「仲有好多文盲。」



回應:不知溫駿瑋同學平日是上什麼網??? 說上網看到學生拿刀劈裝甲車,還燒死軍人,如果是看六四記錄片的話,相信溫同學又是現時很多人喜歡的「睇啲唔睇啲」、「求其抽小部份來睇」、「有唔明寧願問 MSN 啲 friend」、「只看標題,不理詳細內容」的壞習慣,難以想象貴校皇仁書院的老師有無教學生如何理解事物。


至於「要趕走共產黨,迎接國民黨返嚟」和「堅信民主不適合中國,仲有好多文盲。」這兩句說話很滑稽。


這位皇仁高材青年溫同學,你知道什麼是國民黨嗎?你知道台灣政情嗎?你知道國民黨、民進黨、中國共產黨的瓜葛嗎?你知道什麼是「文化大革命」嗎?知道什麼是中國「大躍進」和「大飢荒」嗎?知道什麼是「三反五反」嗎?你又知不知道為何中國這麼多文盲嗎?文盲就要問問毛澤東了。


現在中國的發展,包括「具有中國特色的資本主義」路向,和「改革開放的綱領調整」、台灣國民黨馬英九上場與中國開始嘗試建立「特色友好」關系、中國自改革開放以來逐步推行的「日本侵華去恨、淡化」,及中國長期存在並隨著經濟起飛不斷加劇的貪官問題,同學你知道這些嗎?不是口口聲聲「國民黨乜乜乜」這樣的。


民主制度是什麼,同學請不要輕言說「民主不適合中國」,請先去圖書館或大型書局閱覽關於民主制度發展的書籍。竟然是應屆會考生,真是祝香港好運。不要以為今時今日作為大學生或會考生覺得自己高人一等,天下知識何其多,但不是這樣輕言。


出席座談會的支聯會副主席蔡耀昌叫二人拿出證據支持論點,「有啲市民擲吓石,你知唔知係乜時間呀?係解放軍開槍殺緊人呀!」應屆會考生黃綺婷說:「坦克車一碌過就死,我揸把刀啫,可以做得乜?」社民連立法會議員黃毓民不屑溫駿瑋所說,「你講嘅都係流,今時今日冇人再咁講,好佩服你!」當年目擊六四屠城的記協新聞自由小組成員麥燕庭教導二人,切勿道聽途說,「你唔明嘅問題,趙紫陽已有答案畀你。」


兩名皇仁生會後表示,他們有修讀中史,李文棋說:「因為考試冇考,老師冇乜點教(六四)。」溫駿瑋稱,他是從網上得到有關資訊,強調真相沒人知,「話柴玲係第一個走佬,好多都咁講;話解放軍殺好多人,睇嗰啲片段無殺人,佢哋對住人民紀念碑頂開槍。」



回應:還好兩位名校少青才俊說出了一個很大的問題,就是「考試無考、老師無教」,但也請不要推向「網上得知有關資訊」,網上關於六四的資訊已很足夠,至於「好多人話柴玲第一個走佬;睇果啲片解放軍無殺人...」,這是閣下去的網站質素問題,不要任何事都推向「網上乜乜乜、好多人咁講乜乜乜」,看多點資料,自己思考吧。

2009年5月24日星期日

香港新希望:兩皇仁生錯解六四惹嘩然






指北京學生先襲擊軍人 要引起內戰


兩皇仁生錯解六四惹嘩然


蘋果日報 2009-05-24 報導


【本報訊】
皇仁書院兩名學生昨日在一個六四座談會上,指當年北京學生受外國利用,要推翻中共,又深信當年屠城是因學生先襲擊軍車、軍人,要引起內戰。兩人言論引來全場嘩然,經歷六四洗禮的學生領袖和傳媒人即場「教導」二人,彌補學校不教的失誤。


該座談會由中學生聯盟舉辦, 30多名學生出席。他們先觀看六四屠城片段,再由講者講述當年見聞。至討論時段,皇仁書院應屆會考生李文棋說,六四頗恐怖,屠殺造成生靈塗炭,但反問「如果冇六四會點?中國會更加好?」他又認為當時學生被資本主義國家利用,「美國想透過民主運動,推翻共產黨。」


另一皇仁生溫駿瑋持類似觀點,「當時有人話,要趕走共產黨,迎接國民黨返嚟。」他不相信軍隊先開槍殺人,「上網睇到學生攞刀去劈裝甲車,啲人仲可以燒死埋(軍人),做埋燃燒彈去襲擊。」他堅信民主不適合中國,「仲有好多文盲。」


出席座談會的支聯會副主席蔡耀昌叫二人拿出證據支持論點,「有啲市民擲吓石,你知唔知係乜時間呀?係解放軍開槍殺緊人呀!」應屆會考生黃綺婷說:「坦克車一碌過就死,我揸把刀啫,可以做得乜?」
社民連立法會議員黃毓民不屑溫駿瑋所說,「你講嘅都係流,今時今日冇人再咁講,好佩服你!」當年目擊六四屠城的記協新聞自由小組成員麥燕庭教導二人,切勿道聽途說,「你唔明嘅問題,趙紫陽已有答案畀你。」


兩名皇仁生會後表示,他們有修讀中史,李文棋說:「因為考試冇考,老師冇乜點教(六四)。」溫駿瑋稱,他是從網上得到有關資訊,強調真相沒人知,「話柴玲係第一個走佬,好多都咁講;話解放軍殺好多人,睇嗰啲片段無殺人,佢哋對住人民紀念碑頂開槍。」



註:本部落首先非常、萬分、極度、好很感謝香港著名名校中學皇仁書院兩位少年才俊的言論,關於兩位同學的觀點,本部落將會樂於回應。不日撰寫。即將推出。


( 真係開心到難以形容,我真係好鍾意聽見呢啲咁嘅言論! )

南京大屠殺特別專輯:【二】政治不正確

電影《南京!南京》可稱為之「政治正確」的電影,因為觀眾如果在少有閱覽真實歷史記錄的情況下,或對於現時十多歲正接受「回歸後特區政府政治正確教育」的青少年,這套電影會給人「頗為看得舒服」和「不會感到不安」的感覺。

本網誌現在挑選一些南京大屠殺紀實資料,由於資料非常多,在前一篇網誌《【一】美麗時光》也說過,我不打算把全部資料搬上網誌,因為一定貼不完。




2009年5月23日星期六

南京大屠殺特別專輯:【一】美麗時光



我們常見在坊間的歷史見證書籍,所記載的一九三七年中國被日本侵害的《南京大屠殺》慘痛史實,都是記載中國人當年受日軍獸性屠殺,資料史實之多,難以盡錄,本部落也不打算把龐大的史實資料全部搬上網誌,因為要張貼所有記載,是貼不完的,而且讀者也可在網絡上細閱各式關於大屠殺的記載,因此,本部落特別以坊間少有採用的角度,從另一層次去描述《南京大屠殺》。


近期中國有一大型製作電影『南京!南京!』,看倌不知看過此片有何感想?是史實記載還是有刻意為日本人獸行美化,我不會為此作出任何意見,包括讚美或是批評這電影,我都不會,因為理由很簡單,既然人們已可隨意方便地使用網絡甚至在坊間的書店也可得到大屠殺的史實資料,對於智力正常甚至無須智慧高超的人來說,稍為識字或視力無大問題者,都應該對大屠殺有所理解。


至於閱過史實資料後有什麼理解,我也不會追問,因我認為沒此必要。


同樣地,電影「南京!南京!」有人看後認為「音響勁畫面靚日本軍男主角很型慰安婦看來也很索」、或「睇落日本軍都其實唔係咁衰」、「日本軍好似都有佢地嘅道理喎」、甚至乎「件事都過左咁耐,當係睇下戲咁囉無咩嘅其實 ~」;相反,有人會覺得此片是美化日本軍美化日本獸行,繼而怒火中燒,恨不得有生之年不吃日本壽司不去日本旅行甚至「即時中斷 BT 日本 AV」等等,我也是不會逐一研究。


本網誌共分為一系列三輯,這是第一輯。


本輯主要介紹日本人的歷史教科書美化《南京大屠殺》的手法,日本把《南京大屠殺》稱為《南京事件》,令當地年青人「感覺良好一些」。


我在整理這輯網誌時,腦海忽然閃過很詭異的情景,中國四川汶州在 2008 年發生的大地震,死傷者眾,在大地震當中不堪一擊的「豆腐渣危房」是致人於死的主要原因,但事隔一年,我們看見中國政府發表聲明,說「沒有危房導致人命傷亡」,即是說中國是沒有豆腐渣危房的,危房是因為貪官而來,也即是說沒有貪官而出現豆腐渣危房的。


近日,更詭異得令人心寒的,有我們「自稱政治家、我要做好呢份工」的八百人財團巨富「選出來」的特首曾蔭權,說「六四事件已事隔多年,香港人都認同中國驕人發展,已為香港帶來繁榮,相信香港人會對國家發展作出客觀評價!」,曾蔭權還說:「我嘅意見係代表香港人嘅意見,香港人嘅意見也會影響我嘅意見...」。


是否很詭異?我個人認為真是很詭異,但這種詭異,又是否如曾蔭權所言,真是很大程度上就是香港人的意見?


正如日本教育部纂改歷史教科書美化《南京大屠殺》,也是詭異得難以形容,這種詭異,似乎和曾特首的「六四淡化論」,中國的「沒有豆腐渣危房論」,甚至如無名小卒「香港大學所謂學生會會長」陳一諤的「六四向前看論」,都很類似,充滿了詭異。


電影「南京!南京!」在我看來,也是很詭異,但當然,香港好像要信奉「和諧」,如特區政府口號「隱金融、撐企業、保就業」,香港是「所謂國際金融都會」和市民都是要看「恆生指數」來做人的。詭異之處,就像我竟然用「美麗時光」來作為此網誌的標題一樣。


請各位詭異地觀看。








《星期日檔案》Peter 仔與袁彌明真情對話被遺忘片段




《星期日檔案》Peter 仔與袁彌明真情對話





《星期日檔案》Peter 仔 公開求愛


2009年5月22日星期五

2009 大學生最新就業市況



節目裡那位從事人力資源的嘉賓,雖然她說的可能未必代表所有情況,但就我所理解,她已說出了目前本港大學生和中學畢業生的就業市況,值得一聽。



2009年5月21日星期四

極度不安片段:疑似遭受威迫旺角街頭露出 2009-05-20






有三名男子在旺角登打士街頭向另一肥胖男子威嚇,具體原因未明,可能涉及黑社會瓜葛,肥胖男脫光衣服後,其中紅衣威嚇男子怒喝肥胖男步行前面馬路來回。

問題是,這是在旺角人流多的街頭,片段中看見不少路人見肥胖男被威迫裸露行走,但似乎若無其事,全無愕然,另一個問題,是當時威迫行為全程,三名威迫者可以毫不忌諱,目無法紀,也沒見有警員在街巡邏,這種肆意的威迫舉動,竟在今時今日的香港當街看到,是否意味著香港已漸漸地「大陸化」?

2009年5月19日星期二

通識教育試題

近日作家陶傑所做的「香港通識教育」試卷樣本,讀者可先下載,並可自行試做。

如果有時間的話,我也可能會試答。


請點擊以下連結下載:


通 識 試 題 下 載

2009年5月17日星期日

Carol Babe 楊梓瑤乳錄


香港網民最新原創歌曲:那夜發生的事--毋忘六四


作曲相當有水準,而且唱歌者歌藝也不俗,網絡世界果然臥虎藏龍, 絕對值得一聽!





那夜 發生嘅事 我以為記不起 忘記傷悲 早已收乾眼淚

那夜 那些勇士 已被埋葬土壤 薔薇已生長 轉化另一賣相

二十年的光境 四周不再一樣 二十年的繁盛 似洗脫了罪名

今天你告訴我 應該放下 記住有用嗎? 面對現實吧!

現在我才曉得 我並沒有遺忘 淚早流乾 心卻仍然熱燙

繁華現 蓋不住我的渴望 對自由 和正義的寄望

現在我才曉得 我並沒有遺忘 淚早流乾 心卻仍然熱燙

繁華現 蓋不住我的渴望 對自由 對正義的寄望

那夜發生事 我以為記不起忘記傷悲 無忘六四

2009年5月16日星期六

陳一諤罷免後向HKU傳媒研究中心表白立場完整錄音


以下一套完整無修改的錄音,是陳一諤於被罷免香港大學學生會會長一職後,接受院校的新聞及傳媒研究中心的訪問,據理解,這個訪問應該是沒有在公眾媒體發布過,而前一篇網誌《陳一諤罷免後深情剖白 @ BuzzHKU.com》,是英語版本的訪問,當中陳一諤主要談個人生活,包括他有一位自中四結識拍拖五年的女友,他女友沒有上大學而投身社會做事等等。陳一諤也提及平日頗少去「氹女友」,都是他一些日常生活軼事。


但 陳一諤的 BuzzHKU Youtube 片段已被帳戶設為「私人影片」,不能再觀看,但也不要緊,反正陳一諤只是談個人生活鎖事。


但現在這個訪問完全不同,除了是廣東話訪問令陳一諤更流暢發言,是專訪陳一諤對「是否支持平反六四」、「六四歷史的真實性」、及「八九天安門一眾學運領袖」等等的觀點。他在訪問中很清楚和有足夠時間去完整剖白個人意見。


注意:為免事先影響讀者鈴聽有關錄音,本部落不會事先簡述陳一諤該錄音片段內容,要讀者自己細心聆聽。


至於我 ( 即陳大文部落 ) 認為要在網誌發布此錄音,其實重點不是「陳一諤被罷免」和「陳一諤是否衰人」,因為訪問中,陳一諤對《六四事件》的睇法,某程度上甚至很大程度上,可能已反映時下二十至三十歲前,即「第五代香港人」這個新 generation 的年青人對歷史事情的看法。


我只能說到這裡。請聆聽。


點 擊 收 聽





深層精細角度看曾蔭權六四言論



曾蔭權一向在立法會的表現,雖不能說好,但過往起碼他似乎對自己的演說頗為清楚,面對議員提問尤其社民連和泛民主派的對質,曾蔭權好歹也保持淡定。但 2009-05-14 的行政長官答問大會上,曾蔭權的表現很異常。


我所指的異常,包括他的六四言論,他說六四已長了一段長時間,香港人都看到祖國發展迅速,並因此為香港帶來經濟繁榮,而他更表示港人都會認同祖國發展,並會對六四事件作出客觀的評論。






問題就在此處,即是曾蔭權的潛台詞就是說明:「六四已是陳年舊事,看祖國現在多麼發達,你們香港人也搵到不少著數,是誰給你們的?是祖國,香港的繁榮都是祖國給予的,你們香港人應要醒醒定定,要小心發表六四事件的評價。」


曾蔭權在議事堂當然沒有明言以上的說話,但從他的言論中,這個潛台詞相信已非常明顯,不得不指出的是,看倌請細心看他發表言論時的神情,我特別指出以下異常之處:


1. 曾蔭權在說六四言論時,他的神態是很緊張,反映他知道這言論會引來駁斥;而他今次的言論似乎是他自己想出來,並非由特首一眾智囊設計,這一點,留意曾蔭權說話時曾鈺成即時表現「皺眉頭」,並且「黑面、無奈」的神情,這在一路以來特首的「預先設計」的演說比較,作為保皇的曾鈺成是不會有如此反應的。


2. 當曾蔭權的六四言論被觀眾席市民高呼痛罵時,說細心看曾蔭權在兩秒鐘內的表情,他聽見有市民罵他,他即時擺出很挑釁和非常輕挑的妖笑,是「斜斜眼嘴 Miu Miu」的那種奇詭奸笑,顯示他對這番言論充滿信心,胸有成竹,好像說明:「我就係咁講喇,你吹得我脹咩」這樣。這可能反映該言論是有中方註港重要人物事先為曾蔭權派了定心丸,講了也不怕,有了膽子,於是曾蔭權就狗噏了。


3. 我想以陰謀論但又似乎很有根據的推理指出,曾蔭權近日說過,在未來一個月左右會推出一連串利民舒困的措施,這代表了什麼?


即是說,現在金融海嘯仍令香港人受經濟衰退之苦,市民普遍渴望當局有救市方案,即使不能全面救市,也總得給市民一些好處,即所謂「派糖」。現在他竟然推出明知會惹來強烈非議的惹火言論,加上他胸有成竹的奸笑,連保皇派的曾鈺成、甚至民建聯的譚耀宗也感到意外,我個人推算,極有可能曾蔭權以「派糖」作籌碼,如果他受到輿論強烈反擊,他的殺手柬就是「你們反對我,我派少些糖,睇下你地點死!?」的意味。


讀者可以認為我的推想是陰謀論,甚至可認為我是瘋人瘋語,無所謂,在下的推算並非無厘頭胡扯一通,看倌不妨細心看當日的立法會議片段,也許會有一番思考。只要細心看看前因後果,比較過往特首發言的表現、以至其智囊,雖然仍是不知所謂,但我總覺得那班智囊應不會痴線到為特首設計這套六四言論,因為一定死梗,曾蔭權以前在電台受訪時,也因「臨場爆肚」作過荒謬的「文革論」,足以證明這個曾蔭權本身是沒有周密思維,只是他自以為很聰明,情況類似國王的新衣,只是他自己看高自己而已。





2009年5月15日星期五

2009年5月14日星期四

曾蔭權:香港人都認同國家發展尤重於六四傷痛





特首曾蔭權在立法會回答是否支持平反六四時指,「時間過了,港人對國家的發展有其評價,國家發展為香港帶來繁榮穩定」,他更進一步稱這個說法「代表整體香港人的意見」,立時引起泛民議員強烈不滿,拉隊離場。他們批評,曾蔭權的說法是「埋沒良知」及「強姦民意」...








明報:新聞節錄

泛民離場抗議特首六四言論 (15:37)
2009年5月14日



特首曾蔭權在立法會答問大會回答是否支持平反六四問題時,引起多名泛民主派員不滿,離場抗議。

在立法會答問大會上,公民黨議員吳靄儀提問,曾蔭權當年擔任政務官員也曾為六四事件的學生動容,現時他是否支持平反六四事件。


曾蔭權表示,他明白港人對六四的感受及看法,事件發生之後,國家發展有驕人成就,為香港帶來繁榮穩定,相信香港人對國家的發展有客觀的評價。

吳靄儀質問曾蔭權,沒回應她的問題,她指是否經濟繁榮就可以殺人。曾蔭權表示,時間過了,港人對國家的發展有其評價,國家發展為香港帶來繁榮穩定,期間在旁聽席一名市民高呼「無恥」,被保安人員帶離。


曾蔭權表示,他的意見是代表香港人的意見,香港人的意見亦會影響到他,他感覺到香港人是有這樣看法。曾蔭權的說法隨即引起李卓人、張文光等議員要求澄清,他的意見不是代表他們。


曾蔭權澄清,他的意見只是代表一般香港人,不是全部香港人,他的言論惹來全場「噓聲」,公民黨等泛民議員更離場抗議,而社民連梁國雄更高呼口號憤然離場。




特首認六四言論用辭有問題 (17:21)
2009年5月14日


特首曾蔭權表示,他在立法會答問大會上的六四言論用辭有問題,又表示如造成誤解,願意致歉。

曾蔭權重申,他在會上所說的意思,是香港人對六四事件發展多年後,可作客觀評價。他承認,自稱說話代表香港人的想法「用辭有問題」,說話並非他心內的意思。




特首六四言論被誤解感抱歉 (16:25)
2009年5月14日


立法會答問大會中斷後恢復,特首曾蔭權對有關六四的說話被誤解表示抱歉。

會議恢復後,不滿曾蔭權言論而中途離場的多名泛民議員,並無返回議事廳,其後更聯合召開記者會,表示曾蔭權的言論不能代表所有人的意見。

曾蔭權在復會後重申,他認為六四事件已過去多時,他評估港人會對事件有客觀評價,對於言論引起部分議員激動,引起誤解,表示抱歉,又說並非不尊重個別議員對事件所持的不同態度。

( 有 seed 放心 ) TVB 培育港女不遺餘力

2009-05-04 TVB 《畢打自己人》,講「港男港女」,一定要睇。

有 Seed,放心。


Seed <------click to downlo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