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網誌簡介

2010年6月5日星期六

土共必須醒覺:十五萬人維園悼六四


21年過去未有令港人忘記, 15萬人昨到維園燃點中國民主之火,高呼平反六四。司徒世華攝


【本報訊】以為六四燭光可以用強權熄滅,曾蔭權,你超錯了。越打壓,越堅定; 21年來,香港的天空越是晦暗,維園的火苗越是光亮。當 13億中國內地人民仍不能公開哀悼六四死難者,同一天空下,香港人更加珍惜自由的星火。 15萬人昨夜再度走在一起,一同點燃中國民主希望之火,一同高呼平反六四。

記者:蔡元貴、莫劍弦

「毋忘六四,繼承英烈志。薪火相傳,接好民主棒。」維園 6月 4日的夜空,平反六四的口號又再響徹雲霄。政府阻撓時代廣場悼念六四活動在先,中文大學禁絕新民主女神像在後,高壓氣氛激起香港人維權自由的決心。六四 21周年燭光集會,前來悼念的群眾逼爆維園六個足球場,逼爆中央草坪。大會估計,昨晚有 15萬人出席集會,連一向嚴重低估示威人數的警方也估計有 11.3萬人參加,人數是歷年之冠。

「在強權前,我們無畏無懼」



維園六個足球場雖滿座,集會開始後仍有大批市民從天后及銅鑼灣港鐵站兩邊的維園入口等候進場。

支聯會主席司徒華說,今年人數之多,出乎他意料之外:「我要多謝政府搶走民主女神像,又要多謝劉遵義唔畀女神像放喺中大,激起咁多人出來。」他又譏笑特首政治智慧太低,意圖打壓六四活動而弄巧反拙。民主黨創黨主席李柱銘也說:「我諗特區政府喺度震緊。」

這是華叔證實患癌後的首次六四燭光集會,大會昨晚特別安排他發表感言。司徒華出場時,全場鼓掌加油。他說:「我雖然已經 79歲,而且患上癌病,但係我亦都只要活着一日,都同大家手牽手、肩並肩走到目的地。」他說,今年紀念六四的活動所受打壓是歷年之最,但無阻支聯會與全港人平反六四的決心。

支聯會副主席蔡耀昌也在悼辭上說:「香港支聯會高呼毋忘六四、平反六四已經整整 21年了,今年,支聯會遇到了前所未有的政治打壓。在強權面前,我們的回應是:無畏無懼,堅持到底,戰鬥到底。」

良知驅使中國人 為民主奮鬥



出席悼念六四活動人士年輕化,拓闊了燭光集會的「基本盤」。區民傑攝

堅持到底的,是數不盡的小人物。商人林先生連續 21年為支聯會當義工,人人都叫他做「大哥」。他說,香港人年年如是聚集維園高呼平反六四,已經不是簡單的要求政府認錯,而是對中共表達不滿,希望中國落實真正民主。大哥說,今年最高興是看見很多年輕人自願當義工,讓他深信中國民主確有希望。

99年出生的 90後小朋友蔣晉賢則是第一次參加六四燭光集會,他和父母、婆婆三代同來。婆婆梁秀嫻由 21年前冒着八號風球上街,到現在湊着孫子坐在維園,都是為了一個心願:民主中國。梁婆婆說,今次帶小孫第一次參加六四集會, 7月 1日就會帶他第一次參加遊行,反對政改爛方案。

集會晚上 8時開始,大會宣言指出:「寧做痛苦的清醒者,不做無憂的夢中人。」良知驅使中國人為民主與自由而奮鬥,「釋放劉曉波,支持《零八憲章》」是支聯會今年六四集會的主題。宣言說:「若堂堂世界強國,連少許的異議聲音尚且不容,叫中國人民怎能抬起頭來?」

《血染的風采》、《為自由》等動人六四主題歌曲逐一奏起,有年輕的中國女兒和着唱,有年邁的老伯垂着淚聽。記者發現,當大會奏起《自由花》時,在足球場邊站崗的幾位警務人員也唱了起來。十多萬人一邊唱一邊搖動蠟燭上的火苗,照亮夜空,照亮香港,照亮中國。

天安門母親:維園精神激勵着我




屠城慘劇發生多年,在不少人心中仍未能釋懷,感傷地等待平反的一天。美聯社

香港人以白蠟燭遙祭六四死難者,由死難者母親組成的「天安門母親」委託代表張先玲透過錄像向香港人表白心聲:「感謝你們每年六四都來到這裏,悼念在天安門慘案中遇難的人們。 21年來,我們從一群悲憤的人成長為一個堅強的集體。 21年來,維園的燭光溫暖着我們的心,維園的精神激勵着我們。」

劉曉波妻子劉霞及八九學運領袖李海也先後透過錄像致辭, 10時許集會結束,支聯會副主席李卓人說,對於人數眾多深表感動。他認為這反映香港人對平反六四有感情,亦對內地的民主和人權狀況有訴求。李卓人期望,香港市民能夠珍惜現有的自由和民主。

維園的燭光慢慢熄滅,但群情依然洶湧。一輛吊臂車在集會結束後駛入維園,準備將新民主女神像及六四浮雕運走,然後送到中文大學。這時候,在中大港鐵站對開草地,已聚集了近三百人,準備迎接新民主女神像及六四浮雕,一輛一輛旅遊巴士則從維園出發,接載着大群六四集會的參加者,開往中大。

====================



新民主女神像衝開重重打壓首次屹立在燭光集會上,市民紛紛拍照留念。黎樹雄攝

今年六四燭光集會有 15萬市民參加,與 20周年人數相同,大大超出支聯會預計。有支聯會核心分析,集會人數可以保持 20周年的水平,除了因為特區政府沒收民主女神,刺激市民上街外,他們發現今年持續有不少年輕人參加,顯示大批年輕人已成為燭光集會「基本盤」,參加人數之高,也反映市民對當權者打壓香港自由的危機感增加,選擇以參加燭光集會表達不滿。


有支聯會核心成員指出,去年六四事件 20周年,不少年輕人參加燭光悼念集會,當時支聯會認為翌年可能流失部份年輕支持者。他們昨晚卻發現,出席集會年輕人仍然十分多,更有年輕人對在場義工說,去年第一次參加燭光集會受到感動,所以以後每年也會出席。

年輕人成六四集會支持者

該支聯會核心認為,不少 89年六四事件後才出生的年輕人,因受到去年六四事件 20周年洗禮,認識六四事件真相後,已成為支持平反六四活動的基本支持者,大大拓展六四燭光集會的「基本盤」,算是完成了支聯會多年來推動「薪火相傳」的目標,也令北京邊緣化支聯會的陰謀變得更困難,「呢班後生仔相信大部份人以後年年都會嚟,只要有新血,北京要打壓支聯會就更加困難」。

其實,今年六四非 5周年、 10周年這些有特別意義的年份,集會人數創非特別年份人數新高,顯示市民對政府打壓言論和政治自由的危機感增加,「回歸之後幾年,香港人見香港好似冇乜大變,集會人數一直冇升,因為香港人係咁樣,冇危機感係唔會企出嚟」。今次 21周年,竟然有 15萬人參加,「因為市民驚自由被打壓,佢哋先會透過參加六四燭光集會表態」。

支聯會副主席李卓人說,今次六四燭光集會人數,已給予中央和特區政府傳達一個明確訊息,「你越想打壓香港人自由,香港就越多人上街,中央同特區政府要諗清楚香港人畀佢哋嘅訊息」。

本報記者

====================


警方玩嘢 阻人流入維園



警方阻撓市民進入維園,銅鑼灣方向的人潮在晚上 8時後已不能入場。李家皓攝

【本報訊】 15萬人參加六四 21周年燭光集會,維園場內人數平了去年六四 20周年的紀錄,黃昏後銅鑼灣和天后均重演去年逼爆的場面。但今年警方的人流控制措施「有異」,港鐵天后站往維園入口特別要求騰空一條路面作為「緊急通道」,導致市民進入維園的速度十分緩慢,引起鼓譟,有支聯會義工與警方交涉不果,質疑警方「玩嘢」。

緊急通道 收窄入口

昨日 6時過後,乘港鐵到來維園參加燭光集會的人流開始如潮水般湧現,分別從銅鑼灣和天后兩邊入口進入維園的足球場。不過,今年警方的安排與去年似乎有所不同,其中天后入口特別劃出一條行人通道作為緊急通道,不讓市民進入,卻導致入口路面變相收窄,只得往年的一半。

由於參加集會的人數不遜去年,入口又被收窄,市民進入維園的速度非常緩慢,甚至不時停滯不前。到晚上 7時許距離集會開始不足一小時,有市民開始不滿,大叫「警方開路」,向支聯會反映入場進度太慢,支聯會義工向警方理論一番,也未獲警方同意放寬入口。

支聯會常委張文光證實,曾呼籲警方開路,因為現場人數實在太多,擔心一旦有人意外跌倒,會發生人踩人慘劇,但警方表示通道留給緊急車輛使用,堅持不能放寬。

到晚上 8時集會開始後,支聯會副主席李卓人在台上宣佈,在銅鑼灣入口,警方已不准市民進入維園,台下即爆出一片噓聲。李卓人要求警方讓所有到來參加集會的市民都可進入維園的足球場或草地,燃點悼念六四死難者的燭光。

集會開始 截斷人龍

昨日所見,警方除了在集會開始截斷人龍,派到維園現場人手亦不少,而且警方嚴格執行禁止工作人員或市民從非指定入口進入維園。有義工表示,這是以往燭光集會少見。
至 6號足球場爆滿後,警方安排市民經其他路線進入中央草坪,有關安排事前已跟主辦單位詳細溝通及協調。

====================

九十後的第一次
認清歷史真相 央求家人「帶我來」



「九十後也來了」,蔣晉賢央求婆婆(左)帶他參加六四集會,右為媽媽蔣太。

【本報訊】「九十後也來了!」這一夜的六四燭光集會,不單止是過去 21年一直堅持爭取平反六四的港人聚會,今年喜見更湧現未足 20歲,八九年六四事件發生時仍未出生的一群年輕人參與。未曾親歷,原來對六四事件一無所知的一群,已逐漸透過父母、老師、長輩、書籍及傳媒渠道,認清歷史真相。九十後的覺醒,告訴我們散播多年的自由種子已逐漸開花,他們已做好準備為爭取民主接棒。

記者:蔡建豪 張文傑

高舉「九十後也來了」這幀標語的蔣晉賢年僅 11歲,清楚道出今年不少新生代出席燭光集會的實況。晉賢與媽媽及婆婆三代一齊來,從未參與六四集會的他,一直懇求婆婆帶他一起前來維園。
晉賢又承認,與很多六四後出生的一代,如身邊的同學對六四欠缺認識,他則是透過長輩的講解,才知悉六四事件是由學生運動,發展到後來中共出動軍隊鎮壓人民的歷史。

資深小妹妹:政府好唔啱



80後、 90後、千禧後,今年維園特別多年輕人,緊接民主棒。成啟聰攝

平反六四、爭取民主的信念,對於年僅 10歲或處於小學階段的兒童,家庭教育佔了重要一環,昨晚大部份出席集會的小孩,也是跟隨父母或長輩前來,由此參與了人生中第一次的六四燭光集會。

年僅 10歲的邱小妹妹,今年已是第三年出席集會了,比起同輩絕對是經驗豐富、資歷深厚;她對六四有基本識認,也對近日香港發生的種種打壓民主手法有個人看法,「政府好唔啱。」
相對年長的中學生,慶幸本港各校園還有很多吳美蘭及翁志明老師,不會吝惜向學生們灌輸民主的正確意識。

蘇浙公學的一班中四同學,昨晚就相約一同步入維園足球場,大部份仍然穿着白色的校服,其中一名黎同學表示,活動是由老師帶領,過去幾天在課堂上,老師向同學們講及六四,大家也願意前來感受集會氣氛,「希望有機會的話,自己都盡一分力」。

90後網上號召逾 20同輩



互聯網上的資訊幫助 90後認識六四真相,互聯網上的社交網站也協助 90後籌組一同出席集會。
90 後聯盟召集人鍾曉晴,透過 facebook成功號召 20多名同輩到維園,剛完成會考的她指,認識六四,純粹靠上一代及互聯網,號召同輩目的清晰不過,她說:「冇經歷過呢件事,希望更多人知道呢件事。」首次出席集會的鍾曉晴,感受深刻,「日後我會繼續嚟」。

90後也是心智趨於成熟的階段,大部份已是中七生或已上大學,部份於去年的六四 20周年集會開始了關注中國民主的歷程。對於平反六四,他們的信念更清晰;對中央及特區政府,他們的要求更嚴格。

中七生:因為愛先行出嚟

中七生蘇同學狠批政府起錨是大錯特錯,「平反六四,身為中國人、香港人都要堅持」。
另一名中七生呂同學則認為,香港市民太過被動,平日也應多關心政治,「香港好、中國好,因為愛先行出嚟」

9 則留言:

匿名 說...

差佬今年估計有11.3萬人參加, 舊年佢哋話只有6.28萬, 點解今年多咗接近一倍人參加?

Quality Alchemist 說...

公道自在民心.

匿名 說...

請將以下見解廣傳,讓更多人醒覺吧!

我對曾蔭權推行的政改方案的見解:

假如政改通過,在泛民沒有流失一票的情況下,也有以下結果:

建制, 泛民
功能組別 26, 4
民選 11, 19
新增功能組別 5, 0
區議員間選 5, 0
新得票 47, 23

70 x 2/3 = 46.66

建制派已過 2/3 議席。

2012年之後 什麼都不用談了。香港民主 、自由、公平、正直、就沒有了

中共還用等到2017嗎?

所以曾蔭權推行的不只是爛方案,而是極毒之陷阱。

在此 懇請余若薇議員在辯論會上及任何公開場合用以上簡單算式表達這一重點,

讓任何市民都容易明白曾蔭權的政改是如何狠毒。

對曾蔭權的政改絕不退讓

我們市民不是坐着不動等民主,而是已經爭取 多年要有双普選。

只是中共不放,兼且違法推遲香港市民應有權利。

既然曾蔭權口口聲聲說不要再浪費時間,請馬上歸還我們應有權利 。

我們只要簡單的一人一票普選,人人平等。

我們不要功能組別操勞,讓他們功成身退吧。

請他們安心在家養尊處優吧!

請曾蔭權記住!香港是國際大都會!

他(中共扯線傀儡) - 地區首長公開不投票,被國際恥笑,有辱香港聲譽。

曾蔭權 ------- 留謊百世?

曾蔭權 ------- (被)圍揍萬年?

匿名 說...

2010年6月5日下午12:50匿名君:

這裡早前已有留言指出: "根據政府提出的政改方案, 功能組別及地區議席各增五席, 一共十席. 前者的五席保皇派至少取得四席, 後者的五席亦復如是. 兩年前的立法會選舉, 在五區落敗的候選人中, 得票最高的幾乎全是保皇派候選人, 假若每區增加一個議席, 保皇派至少可取得五席中的三至四席. 如果保皇派配票得宜, 全取五席亦絕不奇怪."

毫無疑問, "曾蔭權推行的不只是爛方案, 而且是極毒之陷阱。" 曾蔭權及保皇派心知肚明, 而我相信, 民主派大部份的領導人都看得出來, 但一般市民則未必瞭解, 被歸邊的傳媒及宣傳誤導下, 不少市民更錯以為方案真的向民主方向走前了一步, 著實很悲哀.

P.S. 閣下指的新增功能組別5席, 其實即是區議員間選的5席. 請更正.

匿名 說...

21年 . . . 1989-2010

1. 鄧麗君的風骨 --一代天王巨星鄧麗君因六四屠殺,堅拒往大陸演出的風骨。
http://www.youtube.com/watch?v=2JhslOwgglA&feature=related

2. 鄧麗君 民主歌聲獻中華 演唱 : "我的家在山的那一邊"一曲
http://www.youtube.com/watch?v=P49M1VJlt74&feature=related
1989年北京發生天安門事件。為了支持大陸的學生,人在香港的鄧麗君不顧周圍人的反對,作為歌手參加了抗議集會。

1989年5月 27日,在香港跑馬地有30萬人的《民主歌聲獻中華》的活動中,她頭頸上挂了一塊牌子,上面手書「反對軍管」,演唱了名為我的家在山 的那一邊的歌曲。

據説當時負責轉播的無綫電視為免惹怒北京,多次刻意在鏡頭上遷就,避免她的衣服在鏡頭前出現。

由于天安門事件,鄧麗君説過: 「我回大陸演唱的那一天,就是三民主義統一中國的那一天」。

堅持在大陸實現民主之前,將永不踏入大陸。失去了作為歌手的夢想和期望的 鄧麗君,離開香港去了法國,開始了巴黎的生活。

當時大陸的很多民主運動人士也到了巴黎,鄧麗君也熱情的支持鼓勵他們 . . .

3. 鄧麗君 / テレサテン / 東京成田空港 /1989.10.20 / 記者會 / Teresa Teng
http://www.youtube.com/watch?v=CGlk29S_9ds&feature=related

Quality Alchemist 說...

"根據政府提出的政改方案, 功能組別及地區議席各增五席, 一共十席. 前者的五席保皇派至少取得四席, 後者的五席亦復如是."

這樣說法, 像是輸打贏要.

陳大文部落 說...

2010年6月5日下午12:50 匿名:

其實在目前形勢下,即使還未推出什麼政改方案,建制派的票( 包括保皇的功能組別票),已足夠釘死泛民票,簡單以任何一事例也可證明:高鐵、平日的乜乜動議等等,只要建制派全數動用鐵票,泛民的動議即使如何動聽,都不被通過。

政改爛方案如無意外,必定獲得通過,理由上述已說明。

而爛方案更加是為建制派度身訂造的金鐘罩,建制派早已計好數,新增議席在最壞情況下仍可奪得多少;泛民在最佳情況下又最多可奪得多少,方案由政府(即中聯辦 + 中央 + 財團既得利益者 )構思出來,老實講,無可能是照顧泛民,當然是建制優先。

陳大文部落 說...

2010年6月5日下午10:40 匿名:

香港還有一個非常弔詭的問題,就是一個這麼小的地區,政治結構可以這樣繁複,當然,對平日很留意政圈新聞、政黨動態及有看政治工具書的人來說,會了解本港政治結構,包括現在的政改爛方案,但問題是:


對一般市民來說,有幾多人真的了解本港政治局勢,包括發現在的所謂「政改向前走起頭方案」呢?


相信是不多的,大方向很多人會明白要多點民主,多點公義、多點投票權之類,但爛方案就正正是滿足了市民的「基本喜好」,即是投票權看似多多多,議席多多多、表決機會又多多多,但未必理解箇中的來龍去脈,包括新增的議席的底縕。

所以這個爛方案基本上是可以呃到人,從政改宣傳廣告看來,政府明顯請了較佳的分析人士度橋,剔除網上的惡搞版本,看這些廣告的意識,包括向家長洗腦打溫情牌( 阿媽阿女造裙 );青年才俊營造魅力 ( 新聞之花黃德茹 + 運動健將 + 青年發明家 ),對一般市民來說,尤其家長,可起洗腦作用,因為大部份家長輩都是電視迷 ( cctvb fan屎 ),這種洗腦模式不容小覷,而家長可直接影響子女的思考形態,後果非常嚴重。

匿名 說...

" 這種洗腦模式不容小覷,而家長可直接影響子女的思考形態,後果非常嚴重。"
Agreed. Our next generation will be brainwashed as the mainland Chinese students.

Full Moive : 大陸禁片 《 請為我投票 》(1/5)
http://www.youtube.com/watch?v=SJ705iw-sR8&feature=related


大陸禁片 《 請為我投票 》(2/5)
http://www.youtube.com/watch?v=oy7cvoVRDjo&feature=rela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