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網誌簡介

2010年6月15日星期二

(完整版) 關於大亞灣核電站機組核燃料棒輻射洩漏事件

有關消息由【自由亞洲電台】獨家報道,隨後本港的明報、商台及其他傳媒的報道,基本上都是引用稿件,內容一樣,所以我只會張貼自由亞洲電台報導原版,及政府保安局透過新聞處發布的回應通告。

注意:事件消息仍待有關部門進一步公布,社會各界不應在現階段所理解的資料上,作出過多缺乏理據的揣測。


( 政府新聞處:特別新聞稿 )

保安局回應廣東核電站事故查詢

  就傳媒查詢有關廣東核電站事故,保安局發言人作以下回覆。

  昨午(六月十四日)保安局接獲自由亞洲電台查詢有關在五月二十三日發生的廣東核電站事故,已即時向中華電力有限公司了解情況。

  中華電力有限公司已就該查詢作出以下回應 :

‧二零一零年五月二十三日,大亞灣核電站二號機組反應堆冷卻水發現放射性碘核素和放射性氣體均有輕微上升。在過去兩星期,這些放射性水平保持穩定,沒有特別變化。

‧經分析初步判斷有一根燃料棒存在微少洩漏,專案小組現正跟進及監測有關情況。

‧而這些放射性核素會被完全隔離,因此不會對公眾有任何影響。

‧上述的放射性上升輕微,所以大亞灣核電站的運行沒有受到影響,而事情亦不列入國際核事件評級之內。

  由於此次事故對核電安全不構成任何影響,根據目前機制無須即時通報。本局會繼續進一步向中華電力有限公司了解情況及跟進。

  香港天文台設有由十個監測站組成的輻射監測網絡,用以監測香港的環境輻射水平。由五月二十三日起至前天並無發現任何異常情况。




2010年6月15日(星期二)
香港時間0時30分

====================

( 自由亞洲電台-粵語 報道 )

深圳大亞灣核電站發生核洩漏事故

2010-06-14

深圳大亞灣核電站發生歷來最嚴重的核洩漏事故,本台獲得獨家消息指,核電廠一個機組在上月23日運作出現異常,檢測發現幅射洩漏超出廠區範圍,至今仍未受到控制,嚴重威脅附近居民性命安全。當局因為擔心引起恐慌及打擊當地房地產,一直封鎖消息,亦未有依據協議向香港方面匯報。國務院總理溫家寶得悉事件後親自致電核電廠,要求如實反映情況。核電廠的安全諮詢委員會成員包括多名香港學者及中電代表,對洩漏事故感到震驚。( 李莉報道 )


核洩漏事故發生在上月23日中午,當時大亞灣核電站內正在運轉的2號機組突然出現異常,工作人員立即採取緊急事故處理程式。本台由香港專家消息人士得悉,電廠的檢測系統發現,當時已有大量放射性碘核素散佈於空氣,空氣中的活性氣體也大量增加,顯示幅射洩漏已超出廠區範圍。電站高層得知事件後要求保密,只作內部處理。直至下午,電站才依據國家要求,向北京有關部門作簡單通報,並稱情況得到控制。

據悉出事的機組已運轉10多年,這次洩漏懷疑與金屬疲勞有關,事實上電站已有老化跡象,單在5月內曾發生4宗異常事故,包括2次停電及1次回水電路故障。

這次洩漏事故發生後,當局採取大事化小處理,消息人士指,核電廠不僅沒有跟據有關協議向香港方面通報,連對國務院亦只是輕描淡寫簡報。原因是深圳大亞灣附近已發展成豪宅及觀光旅遊景區,當局擔心洩漏消息公布,會造成恐慌,嚴重打擊當地房地產。

上周四大亞灣核電站舉行的一年一度安全諮詢委員會,廠方在會議報告中首次向成員匯報洩漏事故,與會包括多名大陸及香港的專家學者,及合作方香港中電的代表。記者透過渠道得到該份會議報告,報告稱核電站今年“上半年發生了幾則異常事件”﹐初步分析有“一根燃料組件存在微小核洩漏”,已採取加強監測及幅射防護措施,及減少堆芯擾動操作等補救措施。

消息人士表示,與會者對發生洩漏事故均感到十分震驚,並察覺事態嚴重,雖然再三追問,但廠方仍強調情況得到控制。有專家曾提出停產檢修,但廠方擔心正值大陸用電量高峰期,一旦停產,每天將損失近200萬元的電費收入,因此遲遲未有處理事故,以至洩漏至今仍未受到控制。

據專家介紹,核燃料設有燃料棒、壓力罩及混凝土三重密封式保護,這次發生洩漏的組件正是最內層的保護層燃料棒,原先一直使出法國出產的燃料棒,兩年前開始轉用大陸製的軍用燃料棒,曾被各方質疑其安全性。

消息人士又引述廠方表示,國務院總理溫家寶得知事件後親自致電電站高層,詢問有關情況,並要求如實向中央反映,對事故高度重視,不能掉以輕心。為了求證此事,記者向安諮會主席、港方專家立法會議員何鍾泰查詢,其助理表示他因工務繁忙,拒絕接受訪問。

記者致電大亞灣核電站,一名姓陳的安全技術員對記者表示,沒有聽聞有發生洩漏,電站目前正常運作,亦無特別為員工加強防護裝備。他説:從來沒有聽說有個洩漏,我們在核電站裡也不知道。


記者問:現在電廠都運作正常嗎?

回答:正常的。

記者問:員工沒有什麼特別發生嗎?

回答:沒有發生過什麼事情,都在正常上班。


記者致電大亞灣核電站母公司中國廣東核電合營公司,但大陸正值假期,無法聯絡上公司高層。而佔有一成多股份的中國核電北京總公司,值班人員指大亞灣核電站並非公司管轄,對事件不知情。

大亞灣核電站位於深圳龍崗區大鵬半島,是大陸建成的第二座核電站,也是大陸首座使用國外技術及資金建設的核電廠,其後當局在核電站側建設嶺澳核電站,組成大型核電基地。

====================

當局低調處理核洩漏事故引起港人質疑

2010-06-14

深圳大亞灣核電站上月發生嚴重核洩漏事故後,當局低調處理的做法引來多方人士批評。香港特區政府接受本台查詢時,竟未能即日答覆是否收到核洩漏的通報。反核能組織指事件涉及公眾利益,譴責當局隱瞞事實,監督機制形同虛設。有立法會議員會去信涉及相關政府部門,要求從速交待事件,並設立專家小組徹查事故,以釋除公眾疑慮。(馮日遙報道)

當年大力反對興建大亞灣核電廠的“爭取停建大亞灣核電廠聯席會議”成員之一、長春社理事長黎廣德周一向本台記者指,他對事故表示十分震驚,亦感到很憤怒,他指當年他們花了很大勞力,才能成功爭取該核安全諮詢委會內有港方代表成員,他質疑成員監督不力,監察機制形同虛設。

黎廣德說:他們作為港方的代表應當擔當監督及向香港政府及時匯報的責任,若果他們有匯報港府的話,那為何香港政府沒有向公眾匯報事件呢?事故發生至今相距兩個幾星期,好明顯是有人故意隱瞞向公眾交待。

黎廣德認為,事件涉及重大的公眾利益,當局必須盡快公開交待輻射洩漏的範圍及影響程度。

民主黨立法會議員黃成智同樣對事故感到震驚,他向記者指,會立即去信涉及相關的政府部門,例如環境局、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及商務及經濟發展局等了解,要求公開交待,以釋除疑慮。他說:輻射洩漏肯定是空氣污染的問題,環境局局長邱騰華責任旁貸,他要掌握有關環境污染的數據,例如先前的沙塵暴對香港的影響,輻射洩露多少,他有責任出來交待,林瑞麟在事故通報上亦要負責。

黃成智說,會視乎部門的回覆後再決定下一步行動,若有需要時會去信立法會環境事務委員會,要求政府派官員接受議員質詢,並成立獨立的專家小組徹查事故。

大亞灣核電站核安全諮詢委員會其中一名港方成員,代表醫療界的李家仁醫生向本台記者指,上周會議上有大陸的專家披露了5月23日核電廠曾發生核洩露事故。他指專家正在調查,並表示事故已得到處理,他拒絕向記者透露事故詳情。他說:你既然都知道該宗事故,我所知的亦與你所知的差不多,這個諮詢委員會無實質的責任,委員並非香港政府委任,我們祇是盡義務及道德上責任而已,事故的詳情,你問主席何鍾泰罷,他知的較我多。

大亞灣核電站合營公司香港中華電力發言人雷先生,周一向本台記者承認,大亞灣核電站在5月份曾發生數宗安全事故,他強調是個別事件。他說:其中三宗是個別事件,並已經處理了,但無論如何,我們先要了解,特別是5月23日那宗事故,因為都過了幾日,我稍後會將最新情況告訴你。

中電於晚上再向本台發出書面的聲明,指5月23日大亞灣核電站二号機組反應堆冷卻水發現放射性碘核素和放射性氣體均有輕微上升,在過去两星期,這些放射性水平保持穩定,沒有特別變化。聲明又指,這些放射性核素會被完全隔離,因此不會對公眾有任何影響。

中電又指大亞灣核電站的運行沒有受到影響,而事情亦不列入國際核事件評級之內。惟電站主動向國家核安全局及大亞灣核電站核安全諮詢委員會滙報。經分析初步判斷有一根燃料棒存在微小泄漏,專案小組現正跟進及監測有關情況。

香港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和商務及經濟發展局新聞組發言人,回應本台記者查詢時指出,事件並非他們管轄範圍,已將記者的提問轉往保安局,而保安局指需要時間了解,指周二才能回覆,而環境局指負責的同事外出開會未返,要記者周二再致電查問。
====================

大鵬鎮居民對核電站事故毫不知情
2010-06-14

深圳大亞灣核電站位於龍崗區大鵬鎮,籌備興建時曾引起爭議及反對,區內居民更擔心當局會隱瞞輻射洩漏事故。有生化學專家警告,洩漏輻射會對居民及環境造成嚴重的影響。(姬勵思報道)

大亞灣核電站位於大鵬鎮嶺澳村,鎮內一名居民對本台粵語組表示,未聽聞上月底核電站發生洩漏輻射事件,亦未察覺區內出現異常情況。居民已習慣與核電站並存,大部份人都已不太關心安全的問題。她說:我在這裡這麼久,未聽說過發生事故,一般而言,無太多人關心這方面的問題,很少有人討論。

但另一名村民擔心,核電廠一但發生嚴重事故,當局會隱瞞。但作為普通市民,她亦感到很無奈,因為他們沒有任何途徑可了解到核電站的情況。她說:我們只是能偶爾在網上簡單的看一下,其他就無甚麼途徑讓我們了解這方面的事情。

由於香港鄰近深圳,香港天文台因應香港社會對大亞灣核電站安全問題的關注,設立了一個環境輻射水平的監察系統。天文台發言人馬偉民表示,該系統有十個監察站,24小時檢測區內的環境輻射水平,一但到達危險的標準,就會發出警報。他說,最近一個監察系統距離大亞灣核電站約20公里。他說:香港有十個監察站,量度香港的輻射水平,系統24小時運作,我們會密切留意該水平,有事時警報會響。

馬偉民說, 自大亞灣核電站開始運作至今,他們未有檢測到有洩漏輻射的問題。

中國政府於上世紀八十年代決定興建大亞灣核電廠時,引起香港社會廣泛的關注,擔心核電廠發生事故時,會波及香港。隨著核電廠建成並開始運作後,香港社會對核電廠的安全問題似乎續漸遺忘。

不過,香港中文大學生化系系主任邵鵬柱表示,核電廠的安全問題不容忽視,一但發生輻射洩漏事故,對居民的健康有嚴重影響,甚至禍延下一代。他說:嚴重的話,居民會短時間內死亡,長遠而言,對他們的身體如患癌症等,對他們的後代亦有影響,會產生變異,例如無手無腳,或智力受損。

邵鵬柱又說,對生態環境的影響更是難以彌補。地區將長時間無法居住,因為這些放射性物質很久都不會消退,殘留在泥土,水裡,可能長達幾千年。

建設大亞灣核電站的目的之一是為了向香港供電。上世紀八十年代初,籌備興建期間,受到香港市民強烈反對,但核電站終於1987年動工,兩台機組分別於1994及 1995年發電。在興建期間,一度被發現漏掉三百多條鋼筋的建築事故。大亞灣核電站建成後,中國政府於1997年在該站東北約一千米處,動工興建另一座核電站,名為嶺澳核電站,首期工程已於2002年完成並運作,二期工程亦將於今明年間投入生產。核電站所在的大鵬鎮的常住人口近一萬人,但暫住人口超過六萬人。

====================

居民擔憂發展核電事故危險

2010-06-14

中國近年積極發展核能供電,未來15年每年平均興建4座核電站,成為全球之冠,令國際原子能總署也深表關注。對於這次大亞灣核電站核漏事故,有民眾表示不清楚,他們明白核漏發生的重大後果,但認為基層民眾亦沒有選擇的餘地。(林靜報道)

目前中國有四個地區的核電站共11台機組在運作,包括江蘇田灣核電站、浙江秦山核電站以及這次涉嫌核漏的深圳大亞灣核電站及嶺澳核電站。對於這次大亞灣核漏事件,對居住在其他核電站附近的民眾,會不會造成恐慌。

居住在浙江省秦山核電站附近的李先生認為,這次只是個別事件,相信政府會作出適當處理,即使當地有大型核電廠亦表示不擔心。他說:那邊離我們有點遠,我們沒有聽說過的。我知道放射性這東西,但我想沒事吧,政府會處理好的了。

早前有報道指,中國未來十年將以超乎尋常的速度發展核電,消息指新建核電廠數量將是世界其他國家總和的三倍。中國核電廠數量猛增,令外界對其安全問題產生顧慮,特別是中國很多核電設施建造在大城市附近,一旦發生事故,可能會使千百萬人暴露在輻射之下。

報章引述指,國際原子能總署(IAEA)核設施安全部部長賈梅表示,人才短缺是中國擴大發展核電的一大隱憂,中國是否有足夠訓練的工作人員來滿足核設施迅速增加的需要成一大疑問。

中國現時興建中核電站的選址,包括遼寧省紅沿河、福建省寧德及福清、廣東嶺澳二期、廣東陽江及浙江省三門等。

當中在廣東省江門市的台山核電廠,將會在2013年年底初步投入服務,當地居民趙先生表示,不少當地民眾對項目仍然不甚瞭解,大家都擔心核能發電會釋放有害物質。如今大亞灣核電站發生核漏事故正好提醒大眾,核能發展所產生的重大後果,但他表示即使問題發生,基層民眾亦沒有選擇的餘地。他說:我沒有聽過這事情,這興建的事情我們那有權提出反對不反對,有錢人也不擔心的話,我們貧窮的人更加不用說擔心的了。

另外,廣東河源亦正規劃興建核電站,有當地民眾表示曾經反對興建核電廠,但政府卻決意興建,對於大亞灣核電站發生核漏事件,他表示非常訝異,但認為即使日後當地核電廠興建後發生同樣問題,政府亦會隱瞞事件。他說:也沒有辦法了住在這裡不到你想不想,我們老百姓有有何能力阻止政府呢,我們也想搬走但政府不肯。即使知道知道后果,但也沒有辦法。沒有地方安置所有受影響的人。

根據中國《核電中長期發展規劃(2005—2020年)》,表示鑒於煤碳資源的緊缺和環境保護的需要,中國將大力發展核能供電,對核電站的開發和建設加大力度,未來15年內,將以平均每年興建2至4座核電站。據瞭解,中國目前的核電僅佔總電力的1.8%,到 2020年將上升到4%以上。這意味著在未來15年中,中國新增核發電量將達4000萬千瓦。扣除已建成和在建的870萬千瓦,還將興建31台百萬千瓦級核電機組。

按照中國政府的計劃,在2020年之前,核能和可再生能源如水以及風力發電將覆蓋中國四分之一的能源供應市場。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