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網誌簡介

2010年6月18日星期五

香港人「弔詭中的愚蠢」

「弔詭」意思類同灰色地帶,在黑和白極端當中,產生一道半黑非白好像沒有正反的地帶,灰色地帶隱藏的意思甚廣,既非贊成又不致於反對,好像不認同但又某程度上的附和,這就是弔詭的奇異之處。我們看事物,除了一些大是大非的實證外,很多時候,事物都存在弔詭,在弔詭裡頭的灰色地帶上,可能深層次地潛伏了某些思緒。大家無須害怕了弔詭,事實上,我們處身社會,無時無刻都面對很多弔詭現象,一如政治,政治可以是妥協,也可以是抗爭,或抗爭中尋求某些妥協,再在這些特定的妥協上互相角力。


香港人是亞洲區內具有特色的人:自認醒目、懂走精面、廣東人俗語說「識走位、識撈世界」、自視過高、喜拋浪頭,市井有云:「大你!」;但另一方面,香港人也具備中國人特色,龍的智慧底下普遍是「鱷魚頭老襯底」,我知道此文章對時下八、九十後青年人來說,有些字眼看不明,「鱷魚頭老襯底」意指表面強橫,但內裡怯弱,正如表面精靈但思考笨拙一樣。


香港人太自認醒目,在一世紀的英國殖民管治下,由於英式政治家深明中國人思緒,也管理得香港很安定,所以香港人自祖父輩至今,都無須太憂心社會事,加上香港人自命不凡,自譽醒目,漸漸地,真的會覺得自己才華橫溢,不可一世,好比站在高山目視環宇,覺得智慧超然,但忘記了自己其實是老襯,即使被識穿了是老襯,也會覺得自己是「與別不同的老襯」,並指識穿者用心不良,最常用的說法就是:「你妒忌我咁醒目至話我老襯之嘛!超!」這樣的。


此文弔詭之處,並非談港人的老襯特性,而是昨日舉行的特首曾蔭權和公民黨余若薇的「余曾辯」。更鬼馬之處,此文又並非談「余曾辯」誰勝誰負,而此文在弔詭中的灰色地帶,又不是談政改爛方案,讀者們看到這裡,是否感到很弔詭中的弔詭?


弔詭中的愚昧

看見傳媒今天像執到金似的大唱曾蔭權辯論輸的徹底,輿論幾乎是一面倒的,曾特首表現閃縮、口窒窒、看貓紙、理據缺乏說服力等等,差在未有傳媒嘲笑他個子矮小。事實上,他在辯論中的確輸了,但我也說過,這場多餘的政改辯論,真的十分多餘,拿爛方案去作正反辯論,是給港喱們看的,港喱喜歡包拗頸,明知眼前是一堆垃圾,好歹也要自認醒目去辯個飽,於是順應市民所求,就來個多餘又愚蠢的辯論了。


港喱弔詭之處,還包括「忽然正義」,簡單例子包括平日喜歡霸位子不讓座;看見社會上這麼多窮人但莫不關心,還冷嘲窮人的窮皆因無能,但白鴿眼背後,在街上看見乞丐,或電視機上播放「 乜乜振災 」籌款活動,港喱會忽然熱血,忙不及掏腰包捐錢相助,但平日卻不願意去理解貧窮問題,也不敢批評財團權貴瘋狂剝削是導致本港貧窮不均的主因,因為港喱沒膽色,看見有人為公義發聲只會斥罵「不理性」,既看不起窮人,寧願在施舍的過程中,自我感覺良好,一刻間會覺得自己高人一等,這就是港喱。


港喱的特殊化學作用

曾蔭權輸了辯論,輿論過度嘲笑他,很難說在港喱的特殊思維下會產生奇異的化學作用,「忽然扶弱」起來,港喱還是喜歡包頂頸的,也崇尚「冷靜理性持平客觀和諧」的,更身體力行去自認醒目、眾人皆醉我獨醒的,所以我不排除在理解的普遍香港人質地水平來說,港喱看見曾蔭權被公開嘲諷,會來個包拗頸上腦,不是去理解爛方案如何爛,而是死拗「這個方案是否真的很爛」,從而得出結論:「方案未必講到咁差喎!」這樣的。


當然,在包拗頸之前,港喱們朝拜的民主黨(只是名字叫民主的黨) 對爛方案抱馬屁式幻想,該黨自以為有無上體面,連中共中央也給面子讓步,所以港喱們又怎不會越來越蠢,又怎不會「鱷魚頭老襯底」呢?


伸延閱讀:

余曾辯:高低立見‧余若薇表現出色

吃糞樂逍遙

4 則留言:

冥王 說...

Good!

陳大文部落 說...

冥王:

好耐無見你留言喎 ~~

Sam 說...

一針見血,社民連的行動被人討厭,因為香港太多愚民了

這是很多人都不敢說的事實,但社會需要有人勇於講真話 加油!

Oliver Hood 說...

至於在民主的意識上,葛量洪認為香港人要的,只是「穩定的環境」、「合宜的稅率」和「公正的司法」,認為香港人只重工作和賺錢,而且不會真正的了解民主,因此由一班「專家」治理香港更顯合適[36]。

葛量洪原本對「楊慕琦計劃」計劃已不太支持,而國共內戰的爆發與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成立,更成為了「楊慕琦計劃」流產的致命一擊。由於上述的事件使大量難民湧入香港,以及使香港陷於不明朗的前景,葛量洪更惶恐「楊慕琦計劃」所構思的民主選舉會被共產黨控制,成為宣傳「反帝反殖」的工具,加上他一直不相信港人會忠於英國,所以葛量洪後來甚而認為計劃最終只會讓香港人以投票的方法結束英國的管治,然後「投回祖國的懷抱」

葛量洪總督最了解香港人!!!

God Save the Queen, Long live the Queen and bless United Kingd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