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網誌簡介

2010年6月20日星期日

十年前已給鍾祖康看透世事了

※ 早在 2001 年,【來生不做中國人】作者鍾祖康有以下文章評本港的民主派弊病,原來在差不多十年後的今天,他說的問題當真應驗,看看現在我們香港人崇拜的民主黨,為保其與中共溝通的親善大使地位,對方只是給少許甜頭幻想,但民主黨寧願先吃屎也好過什麼沒得吃,似乎世事都給鍾祖康看透了。


《開放》172期 2001 年 4月
政治評論員鍾祖康

香港民主派 / 黨錯在哪裡?

從香港過去二十年的民主發展歷程和結果來看﹐民主派的表現是完全令人失望的﹐ 而當 中又以民主黨為甚。香港民主派或者民主黨今天的處境﹐實在已到了末路窮途的地步。 到今天﹐香港民主派已經墮落為民主大花瓶﹐但這個花瓶由於主要是自發而又不自覺 的﹐因此其花瓶作用遠比中國大陸的八個花瓶民主黨派大﹐對香港特區的一黨專政統治 有特大貢獻。


到底香港的民主黨/派問題出在哪裡呢﹖這個問題到今天還是沒有人可以答得上﹐看來 一個很重要的原因是﹐在香港﹐真正有民主抗爭實戰經驗的行動派﹐十九不擅理論探 討﹐遑論深刻反思﹐比如他們對人類民主發展歷程和目前國外民主發展的情況以至對香 港的民主發展的歷史也都不甚了了﹐也無法比如申述一下國際間民族主義與民主發展間 的關係等等﹔至於平時對香港民主發展雄辨滔滔的學者教授﹐卻又可能為了所謂學術中 立﹐又或為了潔身自愛﹐鮮有投身香港的民主運動﹐因此他們的意見又多是閉門造車之 作﹐這些理論真的是嚇死外行﹐笑死內行的。放眼香港﹐有民主運動實戰經驗而又擅於 理論探討﹑總結經驗的人﹐少得可憐。


「仁慈的獨裁」窒息抗爭意識

香港民主派共有的一個相當致命﹑卻是他們罕會意識得到的先天弱點是﹐他們過去特別 現在大都沒有受過香港政府很強烈的迫害﹐以致當中絕大部份都是政治溫室的小花小 草﹐也有很多是後知後覺半途出家的民主插班生﹐這類民主派每每對政治與權力態度幼 稚﹑抗爭反抗意識薄弱﹑處處為主子設想﹑思想底子單薄﹐信念容易動搖﹐總之﹐就是 缺少了一種源自被壓迫經驗而發自心底的反抗動力。這種深植於個人內心的反抗意識﹐ 並由此引發出來的對公義的追求﹐是一切抗爭運動的靈魂﹐從這個意義上來講﹐香港的 的民主運動從一開始就是一場魂不附體的運動。


回望歷史 ﹐當年香港人由於中共統治遠比殖民地殘暴專制而無可選擇地貼貼服服地接受 殖民統治﹐以致英國無須在香港實行高壓手腕﹔也由於中共統治比任何殖民統治都更殘 暴專制﹐使得香港人對英國人在香港的惡行相當寬容。特別是當中共於加入聯合國後表 明不會接受香港像其他英國殖民地那樣走向獨立後﹐香港往後一切的所謂民主改革都只 可能是積木游戲。香港人先而沒有受過嚴重壓迫的「福份」﹐繼而被完全封殺了練習自 治培養政治領袖的機會﹐就只能呆在政治溫室裡咬著政治奶嘴度日。說得悲觀一點﹐如 此先天背景加上中國漢人歷史悠久的奴才文化﹐香港的民主發展是沒有甚麼希望可言 的。最初誰會想到英國的「仁慈的獨裁」會如此斲喪香港人往後追求人權民主的意識呢 ﹖最講反殖的中共以其殘暴造就了幾乎是人類歷史上最光榮的在香港發生的殖民統治﹐ 獨裁而仁慈的殖民統治竟又糜爛了香港人的抗爭意識﹐歷史的發展何其吊詭。


民族主義誤人不淺

香港的民主派特別是民主黨之民族主義狂熱﹐已明顯到了損害民主理想特別是基本自由 原則的地步。比如由於民族主義狂熱﹐香港民主派竟然大都對台灣的民主政治劃時代的 突破不是態度曖昧﹐就是意興索然﹐甚至一派蔑視﹐他們絕對沒有強力呼應台灣的民主 起飛﹐因為他們始終對台灣隨著落實「主權在民」逐步擺脫中共暴政走向獨立﹐感到耿 耿於懷。他們會把台灣民主發展瑣碎化為李登輝的台獨陰謀或獨台私心﹐或以「黑金政 治」一言蔽之。也由於民族主義狂熱﹐即便新疆或西藏等地的獨立抗爭人士多年來受到 中共殘暴對待﹐基本人權蕩然﹐香港的民主派也視若無睹﹐充耳不聞。也由於民族主義 狂熱﹐香港民主派對香港於九七年被中共暴政收回一事竟然毫無異議的擁護﹗他們堅決 不理﹐當時所有的民意調查都顯示﹐擁護中共收回香港的香港人從來最多也只是四成左右。


香港民主派特別是民主黨由於很介意中共指其反華﹑ 不愛國﹐因此長期努力跟中共爭奪 代表正統中國的的地位﹐借此堵住中共嚴重失禁的嘴巴。所以他們要不斷跟中共較量﹕ 我比你更中國﹗我比你更愛國﹗但這樣的爭奪和較量的後果﹐正如上面所分析﹐是很嚴 重的﹐最終只會損害了非常基本的自由原則。不僅如此﹐還會顯得胡鬧。比如李柱銘在 「六四大屠殺」後為了證明民主黨(或當時的港同盟) 並不反華﹐年復一年的到美國游 說美國政府不要制裁中共﹐跟全球許多因人權理由要求制裁中共的人大唱對台﹐就顯得 很造作很無聊﹐而其所持理由是中共受制裁將會拖累香港經濟。當全世界的被壓迫者都 不論甚麼理由也不會出來為壓迫自己的獨裁者辯護﹐甚至如前南非或目前緬甸等無數異 見人士均視制裁自己的獨裁祖國為天經地義之時﹐李柱銘為了洗脫「反華」的指控﹐四 出為中共向國際求情使之免於經濟制裁之舉﹐在國際反壓迫運動中實在顯得不倫不類﹐ 變得面面不是人。


香港民主派由於絕大部份都沉溺於民族主義﹐也可能為了買個政治保險﹐因此寧棄已經 民主起飛的台灣﹐而與殘暴的中共在民族主義問題上耳鬢斯磨﹐結下孽緣。


嚴重錯估九七後形勢

連民主黨的領導層都已承認﹐他們嚴重錯估了香港九七後的形勢。他們在就九七前都以 為﹐九七後中共會鎮壓他們﹐起碼會對付當時的領導層﹐因此他們當時都煞有介事的培 育第二第三梯隊接棒﹐司徒華也特意在回歸前到歐洲痛快一遊﹐說擔憂他若在回歸後一 離開香港中共就不會再讓他入境。我當時早就對人說﹐由於他們在中共最看重的領土問 題上完全聲氣相投﹐而且最多只是很罕見的在言論上說說推翻中共﹐整體上對中共根本 毫無威脅﹔熟悉中國漢人政治行為和中共政治傳統的人﹐是決不會有他們那樣的政治評 估的。當時我說﹐即便中共九七後有鎮壓﹐受害者也只會是一些行動上絕對比他們激進 但又沒有高知名度保護的無名英雄﹐這些小人物即使人間蒸發了也不會有人知道的。但 為甚麼他們的評估會錯得那麼厲害呢﹖原因看來又和他們來自政治溫室閉門造車有很大 關係﹐而他們普遍不讀書﹑讀錯書或讀而不通則令問題惡化。


由於民主黨嚴重錯估了九七後政治形勢﹐這令許多領導層方寸大亂﹐重心頓失﹐對意料 之外的局面無法回應﹐這不但令市民覺得民主派有「唱衰」特區政府之嫌﹐也給黨內的 權力鬥爭埋下多一條火藥線﹐也令黨魁李柱銘竟而一再發出九七後政治局面遠比他預期 的好那樣有利於特區一黨專政的驚嘆。


跟世界任何發展水平相近的地區相比﹐香港民主派在過去二十年是交了白卷的﹐儘管他 們死也不會承認這點﹐堅決閉門造車自戀下去。民主派在過去二十年在政治上連陪跑的 位置也作不到﹐到今天還對草紙也不如的基本法畢恭畢敬﹐對絕大部份香港人被剝奪了 選舉特首的基本人權愛理不理﹐但他們對北京邪政極盡屈辱的遷就﹐並沒有感動了奴隸 主﹐苦盡甘來﹔而在民生方面則繼續要面對由全中國民脂民膏無限量支持的左派。

民主派﹐民主黨﹐救救自己吧!

7 則留言:

nightingale 說...

如果大家有睇過the terminator的話,就會明白一個道理。

審判日係必然的,人為的努力只會將審判日延遲。

中共邪黨殺左個好人。其實佢地會上天堂,而且佢地遲早都會在審判中國前後受好多苦。中共虐殺佢地,只係將佢一生人所受的苦難濃縮在數天之內。

陳大文部落 說...

nightingale:

其實大陸現在也潛在巨大危機,由於中央一味要面子工程、要「強國」,但國民人均收入根本跟不上物價,難以想象的是,連地大脈搏的中國也興起玩炒樓炒地皮,這是不歸路,炒賣搵快錢,嘗過甜頭後,不會再願意實務實幹,而一般平民,卻要在不可能的情況下捱貴樓。

現在「蝸居」竟然成為大陸熱談,非常恐怖,國內出現大動亂可能指日可待。

目前已爆發連鎖擺工潮,所以我說大陸會動亂也並非危言聳聽....

Quality Alchemist 說...

我的觀察如下:
支持政改區議會方案:
民主黨 – 李柱銘作對沖
反對政改區議會方案:
公民黨 – 湯家驊作對沖

只有社民連孤注一擲. (個人覺得社民連走火入魔了. 踩場踩到普選聯及民主黨台上去. 加上陶君行說不信會員大會的一套, 究竟他們黨內有沒有民主?)

陳大文部落 說...

Quality:

其實公民黨湯家驊就無乜能力再作對衝喇,因為公投一役,湯已同公民黨成陌路人,不過表面上仍是公民黨人咁嗟。


社民連孤注一擲?唔明,點樣孤注一擲??成個政改係民主黨整個「改良方案」咋喎阿 Sir,唔係社民連喎,應該係民主黨孤注一擲喎,你諗下?


社民連黨內有無民主,相信一定有,如果無的話,點會咁有團隊精神呢,但民主黨黨內就好肯定無乜民主氣氛喇,改良方案而家出現民主黨內分裂再分裂,你話死未?

冥王 說...

大陸即使發生動亂, 也不會"亂", 因為坦克車是絕不會手軟的. 結局可能係, 死剩唔識郁既平民, 軍隊和它的主人吧? 到時無晒生產力, 剩底既平民死於自然災害, 或者大飢荒之類, 總之唔會係共慘黨既錯啦

陳大文部落 說...

冥王:

哈哈哈...駛用到坦克咁大陣仗?淨係強迫啲人食毒食品已經死梗啦,嗱!每人每日隊三包蒙牛鮮奶,包你瓜得,仲要加埋「高科技像真塑膠珍珠奶茶」,仲唔死?

如果都唔死,得,無問題,每人分配一部國產電視機,爆都爆死你啦!

中國的會爆架!!!

Oliver Hood 說...

我堅持做英國人都係拜中共同中國人所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