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網誌簡介

2009年12月19日星期六

【80後新青年】3日2夜苦行式為公義反高鐵宣傳片(重溫)


有關宣述原文:

請珍視我城的果實和未來

我們是一班80後年輕人。我們反對立法會倉卒審批廣深港高速鐵路香港段669億撥款。高鐵濫用公帑,破壞家園,漠視市民的參與權;我們一直以各種方法反對都不被理會,如今撥款在即,我們決定以一項和平而持久的行動再次表明心志。我們將於星期三 (2009年12月16日) 下午四時開始圍繞立法會苦行,直到星期五(2009年12月18日)立法會高鐵撥款議決為止,藉此呼籲市民當日前來包圍立法會,並盡最後努力呼籲支持政府方案的議員懸崖勒 馬。

種子和稻米緊握在我們的手中,盛載果實與未來。

我們專注﹑默想﹑耐久,沿立法會繞圈慢行,時而以前額及前臂(雙腳跪下)伏地舒展。以靜謐的身體點燃立法會本應秉持公義的情志,誠如無聲的抗議。普羅市民一圓一角辛苦積蓄回來的669億公帑,政府必須珍視並用得其所,更應讓在香港紮根了五十年的菜園村及其擁抱自然生活的文化繼續承傳下去。我們用溫柔的雙手保護稻米和種子,不讓其撤落在地,不讓其隨之淡忘,不讓其瞬間消失,是以象徵年輕人對香港的承擔,對未來的想像。

三天兩夜期間,我們只會適量休息和進食,以求維持基本體力。以下是規定的休息和進食時 段:

每天苦行15小時
每天休息六小時(00:00am-6:00am)
早餐時間(6:00am-7:00am)
午(12:00pm-13:00pm)
晚(8:00pm-9:00pm)

年輕人不是因為自己有問題才走出來,而是要為整個社會衝出新的未來;年輕人不是反社會 ,而是太愛這個地方;年輕人不是精力過剩無處發泄,而是在有能力時選擇承擔更多。





伸延閱讀:

1218‧80後新生代反高鐵包圍立法會大行動現場影片

16 則留言:

Quality Alchemist 說...

真不明白80後新青年的行為.
自己都曾青年過(70後中年), 可能是曹sir所說難得少年窮.

陳大文部落 說...

Quality:

其實80 後他們反高鐵,事實上「反高鐵」也不止是這世代的青年,基本上本港大多數市民都對建高鐵存在許多質疑,只是這群 80 後的人站出來,用較為高調的方式去表達不滿而已。

你和我年紀也差不多,的確,我們以前也「少青」過,以前的年代,不滿的可能相比起現在是雞毛蒜皮的事,例如搖滾樂帶來的憤世疾俗、對一些事的追求等等,但相對現在香港的結構性問題,以前的香港確是較為安定。

可以想象一下,現在的青年,在九十年代感受過經濟繁榮,又未到出來謀生,父母容易搵錢,到大學又「信用卡文化」,返學似明星表演,但畢業後就感受到窮、無嘢撈的滋味,縱使傳媒每日吹噓有才俊,但畢竟只佔少數,80 後的世代是迷失的一群。


他們面對很多社會扭曲現象、對很多事不滿,很多事想做但又好像覺得自己有心無力、對政治很失望,又政治無力感、覺得在有事業有地位的第三代人面前,覺得有種莫名的自卑,最要命就是 有很多80後的人真是有就業困難,他們在社會上是這樣的:

1. 我很 young 有活力,但又無乜錢...

2. 但社會很吹捧「年青人消費文化」喎...無錢失禮人...

3. 少數跑出了搵到錢,其餘的變成「跑輸大市」...慘慘慘...

4. 有無錢買樓?無。

5. 有無希望有錢買樓? 好似無乜。

6. 對社會有貢獻嗎?好想有,但工都未搵到,何來貢獻呢又??求職信寄到傻...

7. 文又識少少、武又識少少,面對前輩( 泛指第三代人 )又覺得無可匹敵,唯有在同世代人當中互訴心聲。

某程度上,香港是需要肯面對社會的青年,或者我們第三代人可從中協助,說到底社會變得好,任何一個世代都會得益。

Quality Alchemist 說...

為什麼面對前輩( 泛指第三代人 )又覺得無可匹敵呢? 因為我們多了十年經驗! 不是這麼簡單. 如果80後新青年學會欣賞前輩的長處及了解自己的不足, 花十年時間後, 應有小成. 當初不停讀書, 以為畢業後已有足夠實力. 出來工作時(1997), 才發覺不足. 經歷千辛萬苦, 才有今天的小小成. (現在想起我的印度教授說沒有十年以上的經驗是當不上顧問.)

現在看見80後新青年的行為, 我相信他們是為了自己的信念而作. 但如果他們不是行政治的道, 就不能浪費青春. 大家青春有限,要好好善用. 如要成為一個出色的化學家/品質管理專家, 除了基礎訓練, 還要有市場觸覺. 要加入專業學會和到國際會議作交流來建立人脈. 這些長遠投資, 80後新青年好像是沒有興趣.

有一經驗很有趣, 公司請了一個student intern, 不夠兩天, 有一個部門主管就要換人, 因為他遲到又在工作時間內睡覺. 經我了解後, 覺得可以包容(因為他要做大學的會務). 他覺得工作悶, 我只好解釋有部份工作是悶的, 但亦有部份工作是有挑戰. 最後他都能完成了三個月的工作, 再上學去. 以工作態度來說, 一定不合格. 以能力來看, 是可以勝任.

陳大文部落 說...

Quality:

[...當初不停讀書, 以為畢業後已有足夠實力. 出來工作時(1997), 才發覺不足. 經歷千辛萬苦, 才有今天的小小成. (現在想起我的印度教授說沒有十年以上的經驗是當不上顧問.)]..

--其實我當初出嚟做嘢都係一樣,以為自己好似識嘢其實乜都唔識,當然課堂上係有學到嘢,但對比社會洪流只係皮毛,課堂上屬於理想派,一切好似想當然,現實社會就要有好多計算,要「重新調效」自己的。

你係做關於品質管理,我是非常欣賞這個行業,絕非反話,因為香港能在國際上享有盛名,其中一個關鍵,就係香港對品質方面有一定要求,正所謂「信得過」、「點衰都唔會差得去邊嘅!」,雖然我並不是從事你的行業,但從品質方面,又令我想起以下:

1. 現在的年青人,熱血是有,而且很充沛,缺乏社會經濟是人之常情,但他們有一大弊病,就是不願意聽取其他意見,即類似「非友即敵」,他們想做很多社會運動,但部署略嫌不足,但又不肯吸取前輩的策略,雖然有些行動可說是成功,但我相信是可能更上一層樓。

2. 他們好像很開明,但其實很偏向同年紀的族群,並普遍覺得青春就是唯一賣點,無可否認,「青春」是可貴,但單憑青春並不等於事事必勝,例如常聽說年青人遇有不懂的事,就會很自豪說:「我後生嘛咪唔識囉,你地老嘛咪識囉」,頗不知所謂。

還有,他們普遍覺得家中有部新款電腦玩下以為自己已知天下事,常認為其他人都是盲毛,但他們許多「理論」,其實只是 google copy & paste。

雖不是所有人都如此,但比例確不少。

Mr. Chanderson 說...

我是第四代。

如果Quality Alchemist有全程參與今次抗爭的話(一定要參與,因主流媒體不會完整報導我們的論述,youtube、blog等亦不能完全敘述當日的情況),便會知道八十後並非是今天才出來反高鐵的,他們是由天星皇后,囍帖街,藍屋,裕民坊等等本土行動一路走來的。除了保育、雙普選等議題,我們其中最核心的論述,就是嘗試改變香港一路以來一味要賺快錢這個真正的香港「核心價值」。我們不是過客,我們是香港為家。沒錯第四代當中有很多人收入低,但我們絕不會在第三代人面前自卑(不敢說全部第四代,但起碼當日在場的不會),因為我們不會像你們般服從第二代的價值。你們的青春花在累積工作經驗,考取專業(professional),我們則在活出自己的價值,在對抗不公的制度的過程中培養技藝(craftmanship)。技藝可以是政策研究的能力,可以是運用科技將訊息盡量傳遞的技巧,可以是寫文表達想法的文心,可以是利用音樂、視藝等藝術手法去抒發己見的巧思。當你們在建立人脈(或鑽營關係)時,我們在閱讀理論書籍(不只是google,還有很多討論),同時試著用有創意的方法感染更多的人。

社會需要品質管理專家等穩定的中產,也需要先進(或激進)的年輕新血注入新思維,所謂「反者道之動」,大家的角色不同而已。「四代香港人」這個框架無疑極有見地,但不宜將所屬年齡層的人完全對號入座。「港女」也不是代表所有香港女性吧,但就是一種普遍的現象,「四代香港人」亦然。其實我們很想令各代人互相了解,但主流的CCTVB、公信第一報等不是將我們消音,就是用「我食鹽多過你食米」般的家長心態來也揶揄我們「唔識世界」,於是我們只能用youtube、facebook或者高登,但又會被標籤為毒男御宅族,有些老一輩又不上網(不懂,或者不學上網),究竟是誰不願意聽取其他意見,「非友即敵」呢?

陳大文部落 說...

2009年12月20日下午10:28 Mr.Chanderson:

基本上我是同意你對第四代人的描述,我有篇前文《第三代的帝國》就是講類似問題。

我是第三代人,但我明白到第三代人看第四代人亦不能太苛刻,因為第四代人的困境其實和第三代人有關,而第三代必須要明白社會整體的情況,現實地說,社會得到多一點公平、公義、民主、發言,就會更開明,莫說哪一代人受惠,其實各世代都有好處。

Quality Alchemist 的立場也並非無道理,他指出年青人的普遍弊病,當然不是人人如此,但就算我所見到遇到,比例也不容少覷。


回說我個人立場,我是欣賞第四代人對社會的熱誠,但我也不會只講好說話,時代變遷,社會變得比以前複雜,現在的年青人在相對以前複雜的環境下成長,弊病也可能增多,但同時,也有另一些優點是 70 年代(即第三代人)所少有的。

其實「第四代人」泛指 1980-1990前出生的人,如果是 1980-1985出生,現在也有25 - 29 歲,已不是「少年」,而是成年大人。以我所理解,保育運動、公民抗命的一群,是20歲出頭至 25 歲佔多數,即是剛大學畢業的人。而越近 1990 年出生者,現在應該正在讀大學,在年紀群組方面我也頗清楚。

坊間有很多文章談及香港幾代人的問題,遺憾的是說實情的並不多,由於寫這類文章的多數是第三代人,難免加插一些利益關系在內,而我就是第三代人但又很不滿自己世代的人,所以我嘗試用抽離角度去談第三代的弊病,也同時探討第四代人的真正困境。


至於你講的 CCTVB和媒體洗腦,我當然很清楚,你看看我的 blog 文章就知了,坊間的「所謂評論」多以爛 gag方式去談世代問題,形成反效果,正如「港女」是一種社會現象,我稱之為「男女矛盾」,港女問題和港男有互動因果關系,我也說過好多次了。


其實坊間常用「毒男」來形容青年人,我可以肯定笑人毒男的人根本不知道此話何解,甚至不知道「電車男」是什麼,以為上上網、玩下電腦、甚至較文靜、或看看動漫的一律是「電車男」,很荒謬。同樣,「卸宅族」本意是指對一些個人興趣很狂熱的人,並非坊間常說的「你少出街 = 御宅族」。


為何一定要人人一式一樣、一定要「經常出街」、「滿街朋友見人 say hi ~」、「不能看動漫、只能看文學鉅著」呢,更可悲的是,很多所謂「時事評論人」都是這樣不斷曲解社會現象。

可參閱:

http://hkgal-today.blogspot.com/2009/10/blog-post_29.html

http://hkgal-today.blogspot.com/2009/12/ii.html

http://hkgal-today.blogspot.com/2009/12/iii.html

http://hkgal-today.blogspot.com/2009/12/blog-post_02.html

http://hkgal-today.blogspot.com/2009/11/blog-post_26.html

Mr. Chanderson 說...

我是陳大文兄的忠實讀者,希望有多點像陳兄般有料有心之人繼續支持,一起對抗真正的人民公敵!

Quality Alchemist 說...

Mr. Chanderson 提到"希望有多點像陳兄般有料有心之人繼續支持,一起對抗真正的人民公敵!"

我從來都沒有想到"人民公敵" (好像回到了大陸). 最多把老闆看成假想敵, 增強自己實力去打敗他.

記得黎明有句話"要贏人,先要贏自己". 其實自己才是最大的敵人.

Mr. Chanderson 說...

我說人民公敵是指任何漠視民意,以法西斯手段操控社會、奴役人民的極權主義者。

我夠膽講,當日的第四代非常清楚自己的訴求,亦明白自身與社會的限制,所以我們做的,成本低,無違法亦無違憲。

今次成功拖延議案,我們深知只是小勝一仗,明年一月八日有更艱難的挑戰,但我們會繼續,因我們不沉醉贏,亦不怕輸。沉醉勝利,則會飄飄然自我陶醉;怕失敗,就會放棄。抗爭對我們來說,是快樂的活動,就像跑馬拉松,不為贏輸,只為挑戰困難(社會不義),發掘和實踐更多的可能性,不論對社會還是個人而言。

閣下所謂「贏自己」是甚麼意思?期望打敗頤指氣使的老闆,坐上他的位,然後用你老闆一樣的手段對待下屬,打壓他們以免重蹈老闆覆轍,或者等待自己被打敗?

「夫為不爭,故天下莫之能與爭」,除了競爭贏輸,世界還有另一片風光。

vvip 說...

記得黎明有句話"要贏人,先要贏自己".
佢可以代表 咩?
點解唔話 邱吉爾 有句話.......

Quality Alchemist 說...

To vvip,
因為黎明是我們(70後)的時代歌手.
我覺得他的一句說話有道理, 就引用來討論.
不一定要什麼權威人士來確定簡單道理.
除非要寫學術論文.

匿名 說...

Quality Alchemist:

政治和個人利益豈有掛勾?
有冇錢途同幫唔幫手參與政治抗爭完全冇必然關係, 就算你做返多日工可以升總經理又如何?
只是一個選擇, 你可以揀去或唔去

"年輕人不是因為自己有問題才走出來,而是要為整個社會衝出新的未來;年輕人不是反社會 ,而是太愛這個地方;年輕人不是精力過剩無處發泄,而是在有能力時選擇承擔更多。"

很明顯你只是在自說自話

要嬴人先要嬴自己? 不說只是區區一名藝人之言, 斷章取義亦實屬可笑
凡事靠自己, 要制度組織何用?
品質管理可唔可以規定只能用單手去處理?
努力, 用一生既努力, 去學習單手做QC?

Quality Alchemist 說...

To:匿名
"要嬴人先要嬴自己? 不說只是區區一名藝人之言, 斷章取義亦實屬可笑" 此言差矣.
這是一種做人態度.
在品質管理的演釋是:要他人把品質做好,先要自己做得更好. 這就是我們做品質管理的基本.
如果80後新青年在「反高鐵」上和工作上有一樣的堅持, 這樣就不會出現兩代人的分歧.

匿名 說...

Quality Alchemist:

"在品質管理的演釋是:要他人把品質做好,先要自己做得更好. 這就是我們做品質管理的基本."
冇人話現世代人冇工作之基本態度, 但你既要求係將"基本"同"全部"混淆, 全心全意去做好基本而不論所謂"基本"是對是錯, 亦不求甚解亦不求"全部"上的改進, 雖未至於捨本逐末, 但實在不敢荀同

"要嬴人先要嬴自己"當然是一種做人態度
且不論態度是否正確, 閣下的斷章取義只係表現出一種見樹而不見林的態度, 可謂放之四海皆準

之前講單手做品質管理好似唔係幾好, 不如用蒙住眼唻做比喻
就算全部員工蒙住眼一樣可以做QC, 亦一樣可以有進步, 係咪? 咁好簡單, 所有高官特首以至國家都可以全部炒哂佢, 要唻做乜? 冇人指揮我地一樣會進步

水能載舟, 亦能覆舟

陳大文部落 說...

2009年12月24日下午9:25 匿名:

或者我就自己的理解去闡釋「要贏人先要贏自己」這句話的意義。

先剔除是哪位藝人之言,這不重要,因為人人也可引用這說話。

我雖並非從事品質管理行業,但品質管理是一種制度,屬於「監控品質」、「改善品質」、「從生產技術方面尋求品質水平與成本控制的平衡」,當然還包括其他內容,這是一般對「品質管理」的探討。

舉些很簡單的例子,例如我們買了包飲品,很好渴,又不貴,很衛生,又包含對人有益的營養,我們會稱為「優質產品」。在生產過程中,既要控制成本,又要做到有限成本之內有好的品質,並且要消費者輕易得到享受,在這其中,更包括企業營運者對業務的專業知識和領袖才能,才會有我們見到的優質產品。

「香港品牌、make in hk」是香港人引以自豪的品質基礎,為何我們會對大陸貨質疑呢?就是因為大陸對「品質」的概念很鬆懈,可以有大量毒食品、危險不合格的電器、假貨等等,都是全無品質保證,優質貨是有,但劣貨更多。

「要贏人先要贏自己」的意思,就是要求別人有水準之同時,首先自己要先有一定水平,例如一個劣質生產商,又何來有資格去批評別人造劣貨呢?正如寫篇文章九屁不通,連作者自己也一頭霧水,就不應批評別人的寫作是否劣質了。

要令自己有水平,是一種做人態度,的確如此,「水平」的定義,未必指發達搵很多錢,在香港,「港式的發達定義」建基於快速投機搵銀,這只是其中一種演譯,並不是「做人態度」的全體。

品質管理也不是要贏過全世界,而是要有一定水平,正如也不是要求年青人個個做「Top of HK」,邏輯上,如果人人都在頂尖,其實即是沒人優勝。我個人而言,雖不認同對年青人有過度苛刻的要求,但「不苛刻」不等同「無要求」,這觀念要分清楚。


「年輕人不是因為自己有問題才走出來,而是要為整個社會衝出新的未來;年輕人不是反社會 ,而是太愛這個地方;年輕人不是精力過剩無處發泄,而是在有能力時選擇承擔更多。」<---這是朱凱迪 2009-12-19 論壇文章《久而不聞其臭》的節錄,基本上我都頗認同他的論點,但他似乎把年青人的承擔能力過度估高了。

至於「無人指揮我地一樣會進步」這話,你覺得是否如此呢?相信可能你自己也會有質疑。

匿名 說...

我質疑的是Quality Alchemist把"要嬴人先要嬴自己"的概念簡略化, 混淆了

無論是品質管理, 其他行業也好
要做得好除左要有好既員工, 仲要有正確既方向同健全既方向等等, 先至真係叫做好一件事

我覺得佢混淆左既野係
1) 不斷努力去將品質管理做得比人地好
定係
2) 不斷努力去將自己份品質管理既工做得比人地好

第2樣我覺得就叫斷章取義了
當然站在管理者立場上並無分別, 但基層上就有, 而80後青年至少現在明顯屬於後者?

其實我既主題係針對QA:
"現在看見80後新青年的行為, 我相信他們是為了自己的信念而作. 但如果他們不是行政治的道, 就不能浪費青春. 大家青春有限,要好好善用. 如要成為一個出色的化學家/品質管理專家, 除了基礎訓練, 還要有市場觸覺. 要加入專業學會和到國際會議作交流來建立人脈. 這些長遠投資, 80後新青年好像是沒有興趣." 這段說話 (的前半段?)

我不同意不專精進修政治之道是浪費光陰
不參與反對現有腐敗制度繼續努力比錢政府財團洗先係浪費光陰

另外我當然不認為"無人指揮我地一樣會進步", 最好不是聰明的做法
所以更見制度的重要, 更見反抗不平制度的重要, 更見民主的重要
亦即係我唔同意QA觀點既理由

p.s. 我講得好亂? (一路以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