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網誌簡介

2008年6月29日星期日

話 語 雜 談 【七】


『怎麼幾乎每次都找名女人訪問,恐怕讀者以為香港只有名女人啊。』一天上司對筆者如是說。對的,香港不只有突出的女人,也有不平凡的男人。



『怎樣才稱上不平凡的男人呢?富豪們也看膩了,還不是今天買了新遊艇去了歐洲風花雪月又投了新地皮又和政要飯局、還未計後宮佳麗天天新款跑車也沒時間看一眼、生活品味像賣廣告,肉麻兼核突!』



我那位女上司當然也是跑港聞的,跑政治出身,身型矮小纖巧的她,苦著臉像吃了大肥燒鵝似的,最不想為大富豪寫稿,也不想我這個不才下屬寫這種稿子。她的抽屜有多達廿多封律師信,都是報導大商家們【不太風光】的新聞而來的,我作為小小小小下屬,還好,我只有四封,論律師信,她不愧為上司,但我也不想以律師信為收藏品。



『找男人去吧!』筆者提議。 上司奇怪望著我,也好奇說:『好啊!由男人去找男人吧,多謝,請便!』於是筆者把心一橫,去【找男人了】。



******** ******** ********



香港著名室內設計師高文安先生,筆者有幸能邀請他一席話,到他的設計樓辦公室,未踏進門口不用看名牌,已經知道是他的作品。



說是作品實不為過,因為很難想象,在一棟工業大廈的某一層,出了電梯,看到的是兩條古羅馬式原裝有花痕古樸典雅的巨型石柱,看見這雙堪稱【古蹟】的雕塑,總要花上三數分鐘,因為照道理這類古典珍藏,要搭飛機往歐洲才可看到。



踏進他的設計樓第一個感覺,是彷佛進了博物館又像是藝術家的作品,並且是一個整體的室內設計。實而不華,藝術色彩但不高深,不會有巨匠古董名畫也不會有珍品瓷器,所有陳設都是很舊的破舊物。



筆者此刻有理由相信,有品味的上流社會人士總會找他設計居所。因為他的設計佈局,是讓用家可以親手觸摸、用眼睛去感受、去想象,也可無須顧慮打破了古董而心痛。一切都是雜項物品,但經過特別安排,成為一幅立體的圖畫。



高文安對女職員的寫字桌也有個人化的設計,燈光是恰到好處,不會見到像醫院手術室的死白大光管,也不會見呆板的檔案夾、更不會用韓國一式一樣的【寫字樓套裝電腦桌椅】。職員用的是古樸深色大木桌,椅子也是舊英式的、電腦器材有相襯的裝飾櫃收好,簡潔而有風味,把古樸整合成與時代結合,像玩魔術一樣。



先生說,很多物品都是他在外地不同的廢墟發掘的,很平價,但請自行包飛機運輸。專機運費是另一回事。



******** ******** ********



筆者與高文安談的,與室內設計無關,一個男人去找另一個男人,當然是談男人。

他練了一身強勁肌肉,他說,男人到了某年紀,想為自己找尋一種承諾。他選擇了一身肌肉作為男人給自己的美學禮物。



他認為,年紀大了不代表老態龍鍾,在踏入中老年的尷尬年歲練得一身肌肉,是挑戰,也是一項證明,證明男人要有男人的氣魄,不要放棄自己,把身體看成美學,是一種個人修為。



高文安說,男人對自己的承諾,他選擇了強身,男人可以用很多方式表達自己對生活、人和事、或對愛侶的承諾,男人處世,總要做一個願意承諾的人。



他也送了他的寫真集給我,這本精美的圖片集盛惠 500 大元。現在想起來,以前的書可以賣得這麼貴,動輒過百元至數百元比目皆是。不計專業工具書,如果一本書今天叫價數百元的話,實在難以置信。



他的圖片集拍得極美,筆者作為男性,從攝影角度看,也拜報攝影師的技藝超群,因為拍美女不太難,大不了穿的性感一點,總會有看頭。但男人則不同,要表現肌肉美感而又不會像健身廣告,便要一番學問。



他的一身肌肉,不會像世界先生非常恐怖的看似不見表皮,他練的恰到好處,強勁中神情帶點深沉,但體態看來有像女士們理想中的柔情,筆者只能形容到這裡,或女士們會描寫得好點。



高文安說男人要有勇氣對自己承諾,或許為人與人的相處之道帶來啟示。



在今天香港,困擾許多人的問題:【港男港女】。當看見許多女士們對男人抱怨,男人也對女士失望。其實男女是否應考慮一下,彼此相處也是一種承諾,把承諾視為身體一樣重要。有了承諾,總會去善待它,無論如何,要盡力做好,不妨這樣理解高先生的語意。



陳大文 部落 2008

陳大文部落【陳大文 作品】© All Right Reserved




2008年6月27日星期五

話 語 雜 談 【六】


『外國記者協會 The Foreign Correspondents’ Club 』在中環下亞厘畢道的會址,到訪聚會可能會有以下經歷:



例如在聚會期間有某重要人物出現,可能包括和李澤楷握握手交換名片,然後 Richard Lee 說【 Oh , thanks!】但一秒鐘之後他已把閣下忘記;又或是法新社路透社新華社中通社各大報界雜誌電子傳媒還有Bloomberg 人員齊集,聚會當中順便邀請一些人物訪訪問,試從口中洞悉最新新聞題材,大人物指點江山,出口極可能成為明日頭條。因此在這奇妙地方的活動,不可小覷。



有一天,筆者因應題材,邀請前香港小姐張瑪莉(Miss Hong Kong 1975),在娛樂和公益範疇以外,與她一席話。地點就是在外國記者會址,會所內只得她和我。



談的笑著,她突然說了一句筆者聽來要定一定神消化一下的說話。【女人,一定要有一股英氣,不一定要裝扮作女強人,強人面孔並非處世之道,但女人心靈上總要有點英氣,要剛強,而不是呈強。】以上已是最原本的節錄。



張瑪莉雖不屬少女之年,但成熟之中充滿女性魅力,是很難以筆墨或普通的形容詞所能描繪。她說話聲調很溫柔,但溫柔也不會令人感到無力,她說話聲線是屬於低沈的,聽得很舒服,低沈但清晰的聲線,配合她的笑容,不多不少,很優雅,樣子很有一種古典美感,她確是一位無須太多華衣美服便能吸引人的時代女性。不論男女,總會覺得她很優美,在此刻,不得不拜服香港小姐的審美標準。



不過,筆者想一提的是,每年的香港小姐是否都如此典雅,每人美學標準不盡相同。



張瑪利在當時已擁有不少事業,身兼多職,但擁有一定的社會地位,談吐卻溫婉謙虛,不會為人們添上壓力,即使筆者只作為一名寫手,她可以有她的氣派,但她很有修養。



張瑪莉出身是一名孤兒,身世是坎坷的,在保良局長大,在 1975 年當上香港小姐冠軍。她和筆者說,女性不論是選美還是街上每一個人,女人總會有她獨特美的地方,可以是言談,可以是外型,可以是內涵,也可以是待人接物,各方面只要好好的培養,多加點注意,女人的天然美態,便能發揮。



對於女強人,她認為是這樣的:女強人充其量應該是別人的稱謂,女人不應太標榜自己是女強人。女強人是不易為的,女強人在強的背後,失落的會更多,一個強字不代表女人的命運。



她也認為,女人不是一個天生的天使,也不是要我見尤憐的悲劇人物,女人在社會上要有點英氣,雖難以具體陳述,但女性擁有一點點男兒英氣,會令女性溫柔與剛毅結合,這是女人魅力之一。



與她一席話的時候,香港還未全面盛行【激瘦纖體美白太陽燈古銅】等等的美容風氣。但當時張瑪莉提出,女人的美態,是來自每個人的天然本質,過份修飾通常適得其反,各人的體態不一定要劃一和規範化,女性注意日常言談舉止和保持開懷心境,反而是最好的美麗素材。



補充:張瑪莉那天是淡妝,一件素色襯衣和半膝裙,簡潔但動人。



陳大文 部落 2008

陳大文部落【陳大文 作品】© All Right Reserved


2008年6月26日星期四

話 語 雜 談 【五】


筆者天資所限,一直不明白同一包(暴暴茶),蔡瀾先生掌握時間和水溫妙極,沖出來真的份外可口,不得不拜服。又因筆者天資所限,到現在仍對蔡先生的大作(暴暴飯蕉)未感太大興趣,個人口味問題。蔡瀾先生很善於把平凡東西變成傳奇,從他許多產品當中,令用家勾起兒時回味。


邀請名作家蔡瀾先生一席話,筆者作為超級小小小晚輩,確是榮幸。


西裝典雅親切笑容的蔡瀾先生,第一件事就是泡製他的暴暴茶。談笑間,從不覺他會擺出名家氣派,像是告訴別人自己是名家,相反,他是一位很親切和謙虛的人。當時與蔡生一席話,是暢談關於產品和寫作,他對發掘產品心得,也是值得思考的處世態度。


他說,很多事物看似平平無奇,看似無奇可能是自己忽略了,也可能是處理方法不佳,把有非凡潛質的東西都浪費掉了。他說例如小時候媽媽常烹調的家庭小吃,不貴價,也不豪華,但啖啖美味,在腦子裡長留不息,就是這種平凡的小手藝,也可樂在其中,人人皆可享受。


另一段我以前沒在專題稿寫出來但在腦海印象深刻的,是他說自己不是名家,名家只是一個尊稱,沒有好的東西,名家也沒意義。


對於生活情趣,蔡先生的見解是不以價錢為重,而是找尋生活上的小趣味。他會引例在一家簡陋的小店吃平價小餐,一碗雲吞麵也有一些樽裝啤酒,沒有華貴裝修,但小店坐得舒服,人自然開懷了。他似乎很喜歡小店風光,這和他是日本通有關,日本最好吃的東西,不是在六星級大酒店,而是民間小店,各地有自我風采。


享受生活情趣原來無須太多錢的,只要放下自己,開憐些,不要所有事情都與金錢掛帥,一霍千金會令人快樂,但是否等同享有生活情趣,是兩回事。


他的一席話,如果出於一個普通人口中,或許有人認為吃不到的葡萄是酸的,但自蔡老口中,又是一番啟蒙。


言笑間,他自書櫃拿出來與街外買到的暴暴茶沒兩樣,但他控制的沖泡技巧,一包看似雜錦茶葉的香茶,總能散發出一股獨特清香,入口是帶小許甘甜的,滋味難忘。


生活小趣味,人人皆可有,有時候,留意身邊事物多一些,看得近一點,原來無窮滋味是不難找的,就像兒時母親的小小巧手美點,總是叫人難忘。



陳大文 部落 2008

陳大文部落【陳大文 作品】© All Right Reserved


2008年6月25日星期三

話 語 雜 談 【四】


閒時執拾如垃圾崗的書櫃,看見一些特別的書,回味一下,腦子裡想起當年某時,這些書作者所說過的一些話,在今時套用,又有一番體會。


張天愛在某年送給筆者她的處女著作【女身男心】。當年這套書冊售價竟然高達420 元,相對今天這售價當真難以想象,除非是教科書吧。


香港報業長期面對人手不足問題。有時候,跑港聞的同事也要為周末專題苦著稿子,於是會由寫手邀請一些城中名人,嘗試從另一種角度去為他們撰寫特稿,不屬娛樂,但會談談生活點滴。


我很樂意當這份周末差事,因為壓力少些,也可從非娛樂爆料的方向描寫一些人和事。原來名媛和名人在不涉及私人生活層面下,對人生也有獨特見解。


於是,擁有模特兒身段,瓜子臉龐陽光笑容的名媛張天愛,被筆者邀請一席話。


本身是時裝設計師的張天愛,穿上連身超短貼身裙,淡妝難掩美艷,很優雅,與她交談,確是愉快。


她說很多女孩子,自少受父母寵愛,她以女性身份而言,自己感覺上像個時尚娃娃。她形容很多女孩子當自己是個【 Barbie 公仔】。 Barbie 娃娃特點是所有事物都是美麗的,像遙不可及,像夢一樣動人。不論為這娃娃添上什麼時裝, Barbie 總是開心快樂的象徵。父母寵愛女兒,把女兒培養得像個娃娃,那怕娃娃變了大人,心裡還依戀娃娃夢的心態,看來,娃娃公仔就是女孩子的夢。


她認為這是不適當的。她說父親張有興:香港上一代數一數二的工業家;作為女兒的她,自小被無限寵愛,生活所遇都是最好的,所有叔伯大哥哥姊姊無不才俊,她就在最美麗最完美的環境下成長。她認為,【女身男心】就是想說明一個時代女性,除了女性天賦魅力,心境不應該太娃娃,要有點男兒氣的特質,才會激發女性真正的吸引力。


她說,擁有女性美是外表,但心境要有男兒的果斷、勇敢、和生活動力,當時筆者聽在腦裡,很認同,現在仍是我的參考素材。


然而,今天的香港男士,不少說法指男兒氣不足,也有男士認為男人應該無限溫柔。筆者相信,張天愛的女性心底話,或許為男子漢帶來一點啟示。



陳大文 部落 2008

陳大文部落【陳大文 作品】© All Right Reserved


2008年6月24日星期二

話 語 雜 談 【三】


有一天,導演張堅庭與筆者一席話,談的談到一有趣話題:【什麼是 Art Film】。談到 Art Film ,應該是高深莫測,基本上看不明白是應份,看得明是才藝高強,而也可以當自己看得懂,因為它是 Art Film,真是很 Art 、和真是很 Film。


張導演說,電影也是對故事的一種表達方式,會有類別的題材,也因應不同表達手法,來達到電影效果。談了好一陣子,事實上張導演和筆者都仍然對 Art Film 未能產生較大共識。應該說,是我未有天聰去領會何謂 Art Film。


在那年與張導演暢談時,香港電影已出現低潮,可能金股匯市太過熾熱,人們忙得看報價機也不會有閒情去看電影,娛樂活動不是生活課題。當時香港很多藝人,不是炒股投機,就是沒時間理會電影工業,連電影公司大老闆也對這門消耗金錢和人力的事業,不抱很高期望,畢竟金融市場一天一賺錢,不易樂乎,何必再要辛苦命呢?


張導演很喜歡談的不是電影,而是【多士】,就是茶餐廳吃的多士,現在回想起來,與一位導演聽他說【如何弄好一份好味多士】,也許弄好多士就是生活情趣,筆者雖不能在當時把他的【多士論】寫進報章特寫,但現在也總可在自由空間裡提一下吧。


他說,一份好吃的多士,不能太厚,小吃多滋味云云,多士要富有特色,要很認真地去弄好多士,最簡單的材料是最難弄出好味道,因此,要學習如何藝高巧弄一份多士,令生活領悟多一點。


張導演的多來士論,聽來也相當 Art Film,因為據他對多士的情懷,弄出美味多士,就已是一種 Art 。


現在香港電影業不能說是死寂,也不能稱上蓬勃,總之不屬好景,是否電影界同人,已忘記了如何弄好一套電影,或許從張導演的多士論當中,能得出一點頭緒。



陳大文 部落 2008

陳大文部落【陳大文 作品】© All Right Reserved


2008年6月23日星期一

話 語 雜 談 【二】


不少香港人說話都很大聲,不成文的認同,中國人嗓門之大,除非聲線可人,否則聲線不佳,但大開嗓門,旁人聽見不舒服,無味至極。


如果幾位聲線上佳的人同桌吃飯,那又大不同。筆者初出茅廬第一份工是在電台報告新聞,老闆不嫌棄,試了咪,滿意了才可上班。自己不覺聲線有何優雅,但有了工作,開咪去也。


樂趣的是,與同事熟落了,少不免時常同桌吃飯。其他同事都是不同組別的新聞報導員,也有財經組的,也有隔鄰英文台的華人,大家的聲線總差不了那裡,同坐一桌,交談也份外舒服。


有時候,會約時段有空檔的電台音樂節目主持,即是 D J 跑跑下午茶,忙裡偷閒,一樂也。遇上合適時間,新聞報導員和 D J 談談笑, D J 聲線開咪入咪,不開咪也教人聽得舒暢,是頗為特別的體驗。


我試過不止一次,聽見 D J 因工作上和人吵起來,原來聲線美,吵架也順耳一點,看來奇趣非常。晚間時段,有時和個別投契的 D J 談談笑,也會請人吃吃糖,電台工作,較電視台少一些壓力,只要順利開咪便成,偷閑一下,吃吃糖,聽 D J 談談開咪以外所喜歡的唱片,感覺是特別的。


陳大文 部落 2008

陳大文部落【陳大文 作品】© All Right Reserved




話 語 雜 談 【一】


與一位女網友一席話,當中她說的一些事情,值得細味。她說,有次帶她的男友去放風箏,那位男友年紀大過她,已過四十,但原來從未試過風箏樂。



女網友樂透地說,看!一個大男人,平日西裝一道,板著臉兒,八股正經的,少去大自然。放風箏是人最接近大自然其中一項活動,也是最不危險的玩樂。她在電話的聲音美極了,雖然她的母語不是廣東話,是國語,而我也不懂普通話,但我被她有點半鹹淡的廣東話,優美的語調吸引著聽下去。 她的大男人男友,拿起風箏,她耐心的教導,放風箏必先要有風,風就是大自然的樂章,大男人看見微笑的風撐起了風箏,飛呀飛的,越飛越高,大男人笑得多燦爛、多歡暢、是多麼的無憂、一切都市愁鎖,也在風箏的舞蹈中一掃而空。大男人笑的像個大孩子,跑的跑著追隨風箏的呼喚,大自然的可愛,大男人的笑靨,和女伴的歡欣,合成了極美的圖畫。



女網友說,生活上很多事情都蠻有趣的,放風箏不用花很多錢,只是一隻風箏,人人皆可樂透,風箏像是會跳舞的小仙子,放風箏的人,就是小仙子的舞伴,雙方合作無間,風箏才可遨翔天際。富有生命力的小風箏,帶著風箏人的心聲,一飛沖天,說給老天爺知道,大自然的奇妙,盡在不言中。



我感謝這位女網友,她精彩的生活,說給我這美麗的點滴。



陳大文 部落 2008

陳大文部落【陳大文 作品】© All Right Reserved

2008年6月21日星期六

2008年6月20日星期五

香港部落文化: 詭 異 病 毒


在某年某時,我選擇了參與當博客寫部落這玩意。在某時段,看見了一些部落文化的瓜葛事件。這些事情,在社會上不能說是大事,我說過,對社會各界、政經外交、甚至今天商店一瓶水賣多少錢,都絲毫無關;關鍵的,是這文化層面的演變。


在某時遇到的事,細節和博客名稱,我更說過是不重要,重點是事情本身。總之每一個部落,背後都是由有血有肉有家庭不同背景的真人主理,那怕是隱形富豪還是無名小卒,或是貪玩的才子還是一介平民,都可以透過這個部落平台,彼此成為朋友,也有人會因此而衍生愛情,花樣之多,難以言喻。


有一群博客,應該說是部落文化中的一撮人。他們的代表性,基於有一定讀者群,沒人問津的部落,談論也沒意思,對嗎? 他們在網上關系密切,有情同手足,有親如姊妹,也有愛慕甜蜜,更有像患難之交。他們透過留言、或當中有相約會面,但大部份都只看其部落但未見真人。有些會通通電話,較接近真實認識,但大多數只是網上友誼,退一步說,沒通過電話的,可能對方是男是女也不肯定。



******** ******** ********


樂土與王國

王國本來不是一個王國,只是一片空地,人們可自由歌舞、相信自己所相信的信念,無論你是害羞的聆聽者,還是思考細密的積極派,在這片樂土上,每人自有精彩,子民就像一顆顆美鑽寶玉,在自己身上發揮異彩,為樂土添上傳奇。皆因這片樂土,子民無須付出任何金錢、也不必計較是貧是富,只要有興趣,便可進入這片樂土,成為樂土的子民,看來無比吸引。


自從有一種詭異的病毒入侵樂土後,不少在樂土上的人受到感染,病徵包括對一些子民的崇拜,但崇拜可能基於異性的莫名愛慕,也帶有濃重幻想。另一種病徵是發夢,夢裡常把一些子民認定為神聖,但既然是病毒,受感染的人不會知道是造夢,以為夢境當真,把夢境裡被神化的對象,套在現實層面,於是患得患失的虛擬崇拜,也連鎖感染更多子民。


還有第三種病徵,就是對呵護的渴求。受感染者,不論何事,不論前因後果,總對別人對自己的呵護渴求,只要少了呵護,便可能神智不清,並會把之前種下的友愛親情一掃而空,十分詭異。


之前說,既然在夢中會對一些子民產生崇拜,又不知是夢境,這些在夢境被推崇的人,也就成為領袖,有了領袖,王國也形成了。


他們自有一套家族與王國觀念。家族包括深情如胞兄姊妹,有較高地位的像大哥哥姊姊,有幼苗的妹妹後輩,也有像一條古老鄉村裡的德高望重智者,一言九鼎,智慧之源,更有沉默的平民,每當遇見有智慧之言,會誠心附和,虛心聽教。


王國裡也有不同黨派力量,擁有不同將軍官階士兵和支持者。對自己一派的領袖,不論何事,會用盡一切方法護駕;必要時會披甲上陣,與自己派別領袖的對頭人展開生死戰。


王國裡也有分【財富】,財富就是和多少家族成員、與在領袖間的親密關系。我所指的親密,是獲得同系間的喜愛。多一點寵愛,會在【部落中好辦事】,不會有人欺負,人強馬壯,形成一道人事間的城牆。但重申,當中不是每位成員都是在現實生活真人見面認識,只在網上部落格加入成為一員。


王國染病了

這個王國近日看來不斷出現問題,是一種互相間對他們奉行的親情信念出現分歧,之前是情同血脈的,因一些不大不少的事而不爽,也有一派勢力對另一小眾派進行圍剿,而當中又產生了對原有勢力的再分歧,看來有點複雜,但說穿了也不難掌握。


要研究這問題之前,不如先看看這王國成員如何溝通。他們沿用的方式,大多數情況下是互相歌頌,那怕沒何事,總會歌頌,總會拜慕、總會親親問好、也總會表態自己的忠誠。


不過,原來他們的親情,由於不是現實社會裡的真人情感,以致遇到不合意的事,或一些突發事情,便會迷惑,漸漸不知道自己所信奉的一派是對還是錯,也對自己的存在價值質疑。


王國裡的病,病情不大不少,但也令樂土出現污點。當病情到達某程度,部份患者開始產生抗體,開始反思,但有些仍未明白自己已染了這個王國怪病,唯有期望有抗體的子民喚醒他們,王國才得以健康運作。


但弔詭的是,如果王國的病已消失,其實也不再是王國。之前說過,是一片樂土,是人人皆可歌舞的福地。沒有崇拜的領袖,又怎算王國呢?


《 註:本文章已是談另一現象,與之前的 Blogger A 與 Blogger B 事件全無關系 》



陳大文 部落 2008

陳大文部落【陳大文 作品】
© All Right Reserved



2008年6月19日星期四

香港部落文化【補充篇】: 政治成本


由於我寫關於【香港部落文化】文章,談關於近日 Blogger A Blogger B 的事,留言人士常公開事件兩名博客身份,這已有違抽離談事情的原意,因此我會認真考慮取消該文章留言功能,以免有人再公開兩位博客身份,這是沒必要。要避免先入為主地解讀事情尤其紏紛,才可冷靜理解,若過度主觀情感,不單沒幫助,更會曲線解讀。


這是談 Blogger A Blogger B 事件的補充短篇,我認為有必要為一些細節提出補充,是關於事件的周邊效應。



從這事上,對小小部落作家有什麼啟示?


Blogger A 的政治立論以至對一些事物的觀點,如果我們相信,在香港回歸後十年的今天,本地是一處開明及多元社會,Blogger A 不論立場如何,透過部落,理應是一項良好和自由的平台,讓任何人、在免除媒體機構或集團控制下,可暢所欲言,這道理不須再解釋。


但事件中, Blogger B 明顯是對 Blogger A 進行挑釁,因 Blogger B 並非明顯指出 Blogger A 立論分歧之處,而是涉及用【邪惡】、 你是否讀 NLP:心理課程 】等說話,來作為挑釁手法,這便很有問題。


這麼一來,怎樣有效地進行言論殺戮?


另一項更嚴重的問題,是理解到 Blogger B 是以自己為女性,曲線營造一種【輸打贏要】的舉動,我強調不想用【輸打贏要】來形容,但實情確有這種意味。


Blogger B Blogger A Blog 後,幾乎以一天一網誌,沒明言是與 Blogger A 的爭論,但可以把別人的封 Blog ,推向曲線的【 男人不成熟】問題。我個人相信 Blogger B 可能曾進修有關心理學的課程,但 Blogger B 的行動,反映其對這課科存在誤解。懂得一門學科,是學問,不是作為挑釁別人的武器,而 Blogger B Blogger A 的【邪惡】論,及拙拙迫人質問對方是否懂得 NLP ,令對方尊嚴受損,這也是關注的重點。


Blogger B 的一連串行為,是屬惡霸行為,並引用自己的性別,來曲線加強自己優勢。在 Blogger B 2006 年以前的文章,我也有詳細翻閱,個人認為質素相當不俗。但到 2006 年至今, Blogger B 的男性支持者增多,留言表現欣勤,可能基於對 Blogger B 存有幻想,這是可理解的。另一方面,Blogger B 的女支持者也見增多,Blogger B 在部落中常表現多愁善感、弱質小女、我見尤憐,男支持者表現也非常肉麻,雖不是全部如是,但為數不少,情況十分奇異,也很虛幻。


Blogger B Blogger A 的挑釁,是部落文化上值得關注的。原因很簡單,當一名博客,尤其女博客,如果以性幻想或其他引子,作為自己的偶像賣點,這沒問題,是個人取態,但若果是作為挑釁的工具,便會很不尋常。


由於絕大部份的部落主人都不是享有盛名的名家,寫部落是一種商業市場以外的寫作階梯。如果 Blogger B 這類惡霸加上【啦啦隊】的集體挑釁行為,成為部落文化風氣的話,即是說,小部落小作家難以發揮,不是閣下文章不濟,而是敵不過這些惡霸,唯一解決方法是自行引退、封 Blog,或選擇搖尾乞憐地向惡霸們【叩頭認錯】,期望惡霸【給予機會,可以卑微地寫下去】。


這類風氣是否寫作之道,是值得深思。


引申一個問題,只要培植多點這類女性偶像部落惡霸,在這種風氣下,言論已是另一種的操控。我說過,在行政上成本其實不高,並且有實質成效。


陳大文 部落 2008

陳大文部落【陳大文 作品】
© All Right Reserved


2008年6月17日星期二

香港部落文化【三】: 叱吒萬人迷


這是談香港部落文化的結尾篇,在文章開始之前,先和大家簡談兩件事,就是【黑社會如何收保護費】和【兩種有錢人】。


先說黑社會。


黑社會在向小商舖收保護費前,不會明目張膽說明要來收錢,會先放一盤桔在小店前,說是為小店主求福,或稱為【來打個招呼】。小店小老闆若果識趣,付了錢,小店總可以繼續經營,但是否有能力不斷支付保護費,則是後話。


如果以為理直氣壯,說小店是自己小生意,與人無尤,拒絕這盤爛桔,黑社會便會表明要你【識做】 。你若肯付錢,黑社員也會罵你一頓,玩弄一下把戲,但都會收錢走人。不過,若閣下仍不識趣,以為和黑社員講道理、或置之不理我行我素,你便慘了,天天雞犬不寧。 黑社員小頭目和你口角,然後一眾爪牙便時刻攪亂,總之你就算肯付錢道歉叩頭認錯,也不成。因為你已【得罪】了黑社員,唯一辦法,就是把小店結業大吉,店也沒有了,雞犬也安寧了。


有了這概念,我現在簡談兩種有錢人。


有錢人不一定有謙厚修養,修養和人的性格有直接關系。窮的人不一定是老粗古板,有錢人也不一定知書識禮,甚至言行令人咋舌。


有修養的有錢人,如果問他有否興趣去吃平價小餐,他會說口味不合,謝過。但一個沒修養的有錢人,會說:【 呢啲咁既嘢,我唔食既! 咪攪我 !】。這說法也不能稱錯,因為有錢人沒興趣吃平價小餐,皆因有能力吃的好點。但話說出來,旁人便會酸溜溜,有錢別人也看出,但犯不著藍族血統的高高在上,話語間揶揄窮賤的人只能吃下價食物。


【不喜歡的博客,我通常不會去留言】這類說話,可以詭辯成自己很真、很老實、很坦率,但都是屁話,只是骨子裡的白鴿眼。同樣地,不喜歡自己自知罷了,無須喊叫出來,像表現自己看博客是給人機會,得到【賞識】才到訪。這和上述的無修養的有錢人道理一樣。


人要待人處事,除非活在深山,或富可敵國,待人是一種生活藝術,處事是個人思考,兩者是並存,能帶給我們無限友誼,也帶給我們值得回味的情趣。


******** ******** ********


現在我把話題帶回香港小圈子的部落文化。


智慧告訴我們,滿腹學問的人,學問就是財富,優厚學問,人也心靈上富裕起來,懂看世情,明白處世態度。當看見 Blogger A Blogger B 事件,Blogger B 的情況就像以上談黑社會收保護費及沒修養的有錢人,道理是一樣的。


Blogger A 有某種立論,Blogger B 不認同,先以回應欄用一些說話【打個招呼】,但 Blogger A 【不識趣】,我行我素,於是 Blogger B 的【社員啦啦隊】便一言一語一唱一和,而 Blogger B 也用一些說話,令 Blogger A 【雞犬不寧】,最後 Blogger A 的【小店:部落】以結束為終止。如果 Blogger A 的部落不結束,Blogger B 可能繼續對其千方百計揶揄,那邊廂,【啦啦隊】繼續雞犬不寧,小店要經營不是易事。


我特意在談這事情上不說明兩家博客名稱,因為博客是誰不重要,博客性別也不是唯一重點,關鍵是事件的過程。如果我們每人自己都有一些對事物的觀點,除非閣下的小店部落長久無人問津,否則有讀者群,便極有可能遇到這類遭遇。一些好像【德高望重】的博客,認為閣下的言論不合意,用上任何方法令你改變,如你願意改變,形成言論與他 / 她同步,退一步來說,其實是言論壟斷。


你若果不就範,即所謂【死不認錯、死不低頭】,德高望重的啦啦隊會助興,稍為有學識的博客,其啦啦隊成員總不差到那裡去。一言一語,字字尖酸、刻薄奚落、令人顏面無光,你能撐得住是奇蹟,倒下來是他們期望。


其實,把【德高望重的博客】深層解構一下,並非難事。社會上所有商品都基於市場因素,有怎麼的市場自然衍生什麼產品。有些看來德高望重、萬人迷、或自我營造萬人迷、或以高深莫測模稜兩可的語調,營造一種【感覺上很文化】的金字塔,只要加上一眾支持者,便形成一股看似無形,但實質有影響力的言論方向。


Blogger A 封了 blog 後,Blogger B 很戲劇性地幾乎每天一網誌,但不是直接談這件事,而是很曲線、很借助於女性的先天無力感來反映這事。例如不直接談文章的政治取向但會談關於男人的不成熟弊病;又例如不會談對方的政見但會談自己心情很不爽、很無力;潛台詞就是營造一種氣氛:【我好失落、我好慘,我好想哭哭哭,請錫錫我吧 】。除了少數她的讀者提出反思意見外,大部份都屬之前的啦啦隊齊來呵哄,就有如一位婦女剛被丈夫打了一頓,現在要社工醫護人員來照料。 異常的情感,也產生了奇詭的局面。


******** ******** ********


如果我們的社會擂台是這樣,會好辦事嗎?


若果把上述事件,同樣邏輯推向社會政見擂台,又若果是行得通的話,那就簡單了。


只要先營造一些偏向某一政治取向的意見領袖,例如博客也可以在今世代成為一股極有潛力的媒介。當一些博客,在透過特定的安排下,形成一道意見的防火牆,然後針對性地培養一群【粉絲】,那些【粉絲】也是隨意見領袖的水平而衍生,差不了那裡。領袖對於某些與他相違背的立論,以任何方式,使之難以存在,當然,我所指的違背言論,是具質素者,並非一般討論區的粗言嬉笑。在處理政見取向調整上,這是成本相當低並有效的方法,只在乎培植的領袖多少和辦事能力高低而已。


或許看倌有疑問:這麼多博客怎麼找著有質素的相反意見的對頭家呢?


這問題一點不難,垃圾行文的不會有具質素的讀者,但高質的博客,讀者群自然不少,要留意這類博客,就像在滿佈五呎高行人的街上找六呎高的人,很難嗎?


正如引申一下,要發現有 Blogger A 這類博客,又有多難呢?


當然,這只是引申例子,不是把 Blogger A Blogger B 的事加上枝節。



陳大文 部落 2008

陳大文部落【陳大文 作品】
© All Right Reserved


2008年6月16日星期一

香港部落文化【二】: 活在天砰上


我從 Blogger A 的部落,有時候我也會看他的文章,他的文字很有條理,我未必認同他的所有文章,但我也不是那種【 哈哈,十卜 you、你今日個蛋糕好味嗎 ~~ Yeah】的人,我喜歡聽新的思維。


我不評論有些人立場,例如 Blogger B 說的:【 不喜歡的博客,我通常不會去留言。】。


我們都要活在天砰上嗎?


為何要在時代前端,如果懂得以文章來抒發自己的真正思維的話,為何還要像天砰的計算【看!我有多少留言!】【看!我來你處留言了,是我給你、你、妳機會!我給你面子,你可以寫東西了!】。


潛台詞好像就是這樣,對嗎?


退一百步說,沒問題,若果逐個字連標點計算,只付現金撰稿的,可以有這要求。


不然的話,寫部落,請做回自己,不要做哈哈笑公仔。


******** ******** ********


部落文化還有一種森林淘汰現象,就是對部落的籂選。


關於部落籂選,筆者想談談以下情況。


觀察到的奇怪之處,就像有網上打手,期望捧一些人為皇帝或女皇、然後由一些帶有幻想的網上追捧者,像充當打手一樣,以最快的速度去【煮死】一些人。但被煮死的人,可能根本沒幹什麼事,只是說了一些可能與被追捧者不合意的說話,而引發聖旨:【我唔高興,你地去做嘢!】。於是一眾虛幻的打手,便有如黑道家族的集體圍剿。


整幅圖像看來就是這樣,生態奇觀至極點。


以同樣的邏輯觀察,也會看見一些博客,會成為一撮網民(其他博客) 的集體攻擊對象。例如本港有一位曾參選香港小姐選美的女博客,但弔詭之處,是她與本地唯一獨大的電視台有不愉快瓜葛,於是有可能令她成為網上被攻擊對象。


她的情況是這樣的,只有很少數人像她親自主理自己的博客,所有文章都是她自己張貼,即是說,這部落套用我在文字機構工作的術語,就是【真的部落,不是 Agent 和經理人、Marketting 造出來的】。


她有時會寫一些關於男女問題的文章,都是報章雜誌專欄,她期後會貼在自己博客。她每次被網上痛罵或冷嘲熱諷的情況幾乎是一樣的,就是痛罵的內容,很有條理,不乏手筆,並非留下一兩句粗口那麼粗劣。不過,這位前參選佳麗和本文章之前談的 Blogger A 不同的是,她不太理會網上的辱罵,較為我行我素。罵的人繼續罵,博客運作正常。


******** ******** ********


那麼 Blogger A 的情況,就是他選擇封 Blog ,而日前 Blogger A 也在自己博客發表簡短啟示 (他有數個部落,封了其中一個,但其他是沒有新文章 ),他會重新開 Blog 。他在啟示中說,因所有文章及有關留言都有存檔,但需要時間才能重開博客,估計需時一個月。


他決定重開部落,是好事,因為不同意見、政見、不同的價值觀,不應為某些網上言論而放棄。當我們冷靜地想一想,若果社會上是奉行【 有人看你不順眼,你收聲,還有啦啦隊,你雞犬不寧】,這就非常有問題。 Blogger A Blogger B 的事件,就正是這類局面。


直至 2008 6 16 日觀察為止,Blogger B 的博客有其他網民對她批評。據理解,Blogger B 的博客到訪者是很小圈子,而 Blogger B 過往也不太喜歡她認為看不上眼的人到訪,這從她的文章取態不難看出。至於 Blogger B 的支持者,之前在 Blogger A 博客的留言,現在不能詳細翻閱,但看 Blogger B 的長期訪客,文字水平比一般網民為高,相反來說,如要市井點說【腰心腰肺】的揶揄別人,會很有效果。


陳大文 部落 2008

陳大文部落【陳大文 作品】
© All Right Reserved